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这些人,曾经改变了戛纳

戛纳,以卢米埃尔的名义
1939年,法国为了对抗当时受意大利法西斯政权控制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决定创办法国自己的国际电影节。为了能够夺过威尼斯的风头,举办人希望可以邀请到“世界电影之父”卢米埃尔前来揭幕,这无疑会给“戛纳”这一字眼带来无限的荣耀—1939年7月,把电影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路易·卢米埃尔65岁,他携着衣着整洁的妻子,带着流行一时的白色宽沿太阳草帽,挺着他那著名的肚子乘坐火车从电影节原定于1939年9月1日举办,只可惜德国的坦克军团选择在巴黎来到戛纳。

同一天进入了波兰边界。直到1946年9月20日,历时7年的戛纳电影节才正式拉开帷幕。不过卢米埃尔再也没有来过戛纳,他病卧在床,并于2年后告别人世。

让·考克多只颁发一个奖
从1946年到1953年,戛纳停办了2次,电影质量也是优劣参半。
1953年4月,考克多接了一个电话,让他去戛纳开个会,在会上,这个乐于资助艺术家的人被“意味深长”地选为评委会的主席,可没想到,让·考克多的这次到来改变了戛纳历史。

前几届戛纳电影不是过于抽象晦涩,就是国际电影大亨的沙龙。为了吸引更多有影响力的制片公司和电影人,1953的年参赛电影非常杂乱,良莠不齐,共有35部之多。有美国迪斯尼公司的《彼得·潘》和布努艾尔的超现实主义作品《痛苦》,还有希区柯克的惊悚片《忏情记》。考克多做事一向我行我素,直露坦白。

考克多决心改变这个面貌,他认为戛纳应该属于那些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导演,而不应该为了筹划赞助和开拓影响而变得日益庸俗。

他毫无忌讳地在放映厅里抽着烟,皱着眉头,表达自己的态度。5月1日的闭幕式上,令人惊讶的只发了一个大奖(电影节太奖给了法国人亨利一乔治·克鲁佐的《恐惧的酬劳》),是戛纳史上奖项最少的届,如此结果令很多人震惊,很多人沉默,很多人脸上无光。考克多在颁奖项时对着麦克风说:“我希望戛纳电影节能获得真正的意义一个心灵与精神的约会!

特吕弗掀起“新浪潮
1959年5月4日青年节,戛纳放映最后一部参赛片,当天晚上就将进行颁奖仪式。那年,让·考克多第四次来到戛纳,可既不是评委,也不是参赛片导演,他来给这最后一部放映的法国电影加油助阵,这部影片的导演是一个28岁的年轻小伙子,男主演是个14岁的小男孩。晚上,评委会宣布获奖名单,这部电影获得了最佳导演奖,现场的法国人激动不已,获得的是导演奖,热烈的人们把小男孩抛向了空中。这部电影就是感人至深的《400下》,导演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弗朗索瓦·特吕弗,小男孩则是后来一直在特吕弗“安东尼奥”系列中任男主角的让一皮埃尔·雷奥。其实,特吕弗的《400下》得的不是什么大奖,而阿兰·雷乃的《广岛之恋》也只是获得了电影电视作家协会奖。许多年以后,人们把1959年的戛纳称为法国电影的复兴年,或者“新浪潮年”,把《400击》在戛纳的成功视为“新浪潮”运动的标志。戛纳把一个小光环套在了特吕弗头上,但特吕弗用它打开了一个世界。

广岛之恋

作秀,从希区柯克开始
1963年,英国人希区柯克带着一部美国悬念电影《鸟》第四次来到戛纳,前三次希区柯克的参赛电影都无功而返。这个世界上被谈论得最多的悬念电影大师,一生也没有在戛纳拿过任何奖。那一年,只有两部电影撑起了“非竞赛单元”,希区柯克的《鸟》和意大利大师费里尼著名的《81/2》,两个传奇人物,两部传奇电影,以“不竞赛”的姿态来到戛纳,引起的反响远远超过了任何部参赛片。

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希区柯克与女主演金发女郎苏珊娜·普莱切特在戛纳装修一新的标志性建筑电影宫正门前,在数千记者和观众面前放飞了200只鸽子,然后他还在沙滩上的新闻发布会上,准备了自己最喜欢的世界上体积最小的“蜂鸟”。在戛纳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用如此“现代”的手法宣传电影。结果,1963年的《鸟》在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和英国收到了前所未有的票房成绩。

戛纳电影节自从1947年设立“非竞赛单元”以来,每年这个单元都似乎可有可无,格外冷清。希区柯克的到来启发了组委会,娱乐工业的春天已经到来。1963年起,戛纳组委会精简参赛片,提高竞赛质量,同时拓展“非竞赛单元”,向世界展示最新的主流电影和商业电影。在参赛电影浓郁的学院风格和严肃主题氛围之外,戛纳也要制造人气,上演美女加香槟的时尚,在豪华游艇上开彻夜狂欢的Pary,和在电影宫门前搞花样百出的电影宣传活动。

瓦依达、伯格曼、布莱松、费里尼戛纳十岁

虽然我们说了这么多关于戛纳的现在与过去,但似乎仍难以明确定义戛纳到底对于世界电影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其实我们都明白之所以在今天回顾历史,更多的是为了要唤醒人们对于未来的期待让我们不妨做一个小小的游戏,把时间推回1957,那一年的戛纳刚刚迎来新生的第一次“满十”。站上领奖席的导演并不算多,但是以下几位甚至并没有获得金棕榈的获得者,或许已经用他们自己的传奇说明了戛纳的意义。

第十届戛纳,安德烈·瓦依达和英格玛·伯格曼分别获得评委会特别奖;罗贝尔·布莱松获得了最佳导演奖;而国际天主教事物奖则颁给了费里尼。

40届过去了,这些名字已然成为电影殿堂中最神圣的图腾那么再过40年,等到戛纳迎来自己的百岁生日,本届戛纳的获奖者是否同样会登上神坛?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这些人,曾经改变了戛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