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太宰治《维庸之妻》读后感

原创 雨桐茶居 秋水無塵

夜晚到了可以躺床上看书的时候,房间里又已经关了灯,只好用手机电筒照明,把书竖起来,既可以看清书上的字,又可以把灯光挡住,不至于照亮太多的空间。这样读书别有一种悄悄的乐趣,不打搅人,又不分散视线,更容易投入到所读的故事里。

读的是《维庸之妻》,太宰治的另一篇。以大谷的妻子作为第一人称。大谷被描述为诗人、酒鬼、穷困潦倒的无赖,作为其后来在酒馆里化名为小佐的妻子则美丽贤淑,镇定、机智、坚忍,为了帮“又搞女人又欠债”的丈夫还债,她到债主酒馆工作。

读太宰治的小说,总觉得他每一篇说的都是同一个故事,只是换了名字,换了角度,那每一个被丑化的男主角大概都是他所痛恨的自己。一个多情的、懦弱的、自私的、却并不至于十恶不赦的诗人、作家、编辑,才华横溢,却酗酒、滥情、喜怒无常。

大谷的妻子对她的丈夫应该是再了解不过,因此夜半酒馆老板夫妇来追债并声称其丈夫盗窃了店里的营业款时她丝毫没有惊讶和惊慌,她也敏感地感觉到酒馆老板娘与她丈夫曾经有染,让当她的丈夫持刀逃跑,她承诺酒馆老板她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为了让酒馆老板不报警并维护丈夫的声誉,大谷的妻子第二天背着孩子到酒馆去帮忙,告知老板这两天会有人把钱送来,并把自己和孩子当人质。当大谷带着一位贵夫人来还钱,小佐笑脸相迎,并哀求酒馆老板顾全大谷面子不要透露她在店里的原因。

太宰治在小说里仿佛是把自己作为人性标本进行血淋淋的解剖,又像是被解剖的结果惊骇到了,对那个被解剖的客体充满嫌恶。他在小佐面前曾有如此言论:女人无所谓幸与不幸;男人只有不幸,男人时时刻刻都在与恐惧作战。这是他对女性的误解。

(作者:秋水无尘)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太宰治《维庸之妻》读后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