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私人传说》读后感:女杀手

娥眉 在词语里诞生

她天生就是做杀手的。只是,从无主顾,杀谁和怎么杀,完全看火候。

真正的高手,都是大隐于市的,她也不例外。而且比那些真正的市民隐得还像,这使得她经常会在开会或买菜时,恍惚间忘记了自己真正的杀手身份。尤其,在逛到那个菜市场门前的烧饼铺时,她会望一会儿高炉内一明一暗的火,然后买下在她眼中由一疙瘩面团刚变身的那个热得烫手的烧饼,趁烫吃掉。

大隐于市的她才华横溢,潇洒风流,天真率直,恃才傲物,而且酒量惊人,简直如李太白转世。这种性格适合写诗,开会就委屈了。只得折中,做杀手。偶尔,会有江湖闲人怀疑她的性别,那高耸的发髻,锃亮的额头,中性的服装,无论正面还是侧面,都更像是一位手执折扇的儒雅书生。但闲人嗫嚅的打量,一旦与她凌厉的眼神接上火,即刻败北。真正的高手总是自带剑气的,并且,雌雄莫辩。比如默克尔那类政客的微笑,比如川端康成的耽美,卡夫卡的阴郁,还比如足以使玻璃碎裂的维塔斯的高音,法拉内利那难度极高的诸如十度音程的跳进,都是世间只此一门。

(杀手的杀气,常常隐而不发)

杀手的名号可不易得,必须经过严格训练。那种庖丁解牛的专业素养,没有多年如一日单调枯燥训练,根本不可能。同时,智商必须高,如果不是她这种高考数学满分考上复旦中文系的文理兼修的特殊人种,趁早别受这罪。

杀手有洁癖,做事深思熟虑,必胜乃思考加认真的结果,绝非乱中险胜。那种激情杀人的小把戏,那种蘸着血在墙上写“杀人者,武松也”的愤青,都被杀手鄙视。杀手的职业准则是胜利后的全身而退,不能重复的胜利,不能称为胜利。杀手更需要天赋。这指的不是手艺上的天赋,而是精神上的孤绝。那种半生不熟的、动辄一惊一乍的性格,无论怎样刻苦,都做不成杀手。

当然,杀手的本性是嗜血的。由于兴奋点低,必须依赖痛苦才能调动起来全部的神经,才能像黑暗丛林中等待猎物的豹子一样,用舌头舔一下嘴角。对于豹子而言,那,便是微笑了。杀手都喜欢强悍的物种,比如孟加拉虎,或者史前猛犸。她尤爱豹子,她在一本《情意很轻、身体很重》的日记中,一直在对着一个虚拟的豹子倾诉。

她对豹子说:“我对我们存在的这种状态,对这种模棱两可、这种孱弱不堪,对这种存在的理由和意义,有着致命的怀疑。”她对豹子说:“谋杀的细节,有时候竟会发生惊人的雷同。所有被绕过的细节,都是含有羞耻的。” 她还对豹子说:“她不能信,更不能不信,她必须善于建树和安慰,也必须善于质疑和拆毁。”她还经常对自己说:“唯有碎到底,碎到不可能再碎,才能够体察生命的真相;那种破釜沉舟的坚决和骁勇,才会强韧地滋生出来。”

我忽然发现,杀手的目标都是自找的,杀手的痛苦也是自我创作的,甚至那痛苦都是一剂上瘾的安慰剂。只有在痛苦中,才能保持清醒。只有在孤独的煎熬中,才能明晰觉察到自我的存在。而且,剂量需要的越来越凶猛。所以,她这个杀手,最擅长的就是杀自己,一次一次不厌其烦地变换着并创新着各种杀法,其他的人,不过是她杀自己的背景。

人,每个人,都是这个宇宙中的自然之物,也是自然之神。每个人,把自己解剖明白了,也就等于把神弄明白了。但在这个信息爆炸到混乱,稍不留神就会被感动、被激怒、被吓唬、被诱导、被愚弄、被强迫……的当下,每个人连找到自己都是极其困难的,遑论杀乎?难道每个人的心里没有住过一个杀手吗——那个最真实的自己?只不过,在那个杀手偶尔伸头出来张望的时候,被无数双手用力按了回去。

所以,这个杀手从不寻找,她明白,比守身如玉更重要的是,是守心如玉。她只是静坐在自己的坐标系中央,耐心地等,如同一头狩猎的豹子,文字找上门了,就写下来。

观古代雕像,发现有个奇怪的现象,成精者,瘦,成佛者,胖。

曾经消瘦得不超过一百斤的她,终于变成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微胖的她,这,是进化。对于写作的女人,这,也是工伤。

顺便说一句,这个杀手在江湖上名叫鱼禾。她写了本武林秘籍,《私人传说》。看杀手是怎样炼成的,一定很过瘾。

(注:如果你喜欢此文,并对这本叫《私人传说》的杀手秘籍感兴趣,欢迎转发并在后台联系我们。我们将选取两人赠送此书。)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私人传说》读后感:女杀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