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笑傲江湖

作者:刘文禄
三十多年前,童年的我生活在一个山村中。
童年记忆中最愉快的事是观看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
那时,村里经济落后,村里50多户人家,仅有一台9英寸大的国产黑白电视机。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台电视机就成了全村人的精神食粮,上百号成年人拥挤在狭窄的屋内津津有味观看,何况有尚武天性的我们呢。感觉那个阶段,生命属于电视机,时间属于《射雕英雄传》,经常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干农活的时间,常把下午放牛三个小时的事减至半个小时做完。在郭靖成长的日子里,我们童年的武侠迷情愫在生长。
当《射雕英雄传》播完后,剧中的人物便落到了童年伙伴的身上:自封黄药师、欧阳锋、洪七公、欧阳克、郭靖、黄蓉等,降龙十八掌、蛤蟆功、九阴白骨爪等功夫,一招一式模仿甚至偷偷苦练,不久就模仿电视剧里的场景过招,结果不是伤手就是伤脚,轻则自己疗,重则伙伴们帮助疗,不敢告诉家人,一旦家人发现,就会引发家庭口角,最后伙伴们散了场。
童年时,对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的作者是谁不感兴趣,压根本不知道谁是金庸先生,更不知道他原名查良镛。但《射雕英雄传》已在我童年的精神世界里开始领舞,当警察的梦想开始萌芽。
伴随着进入小学、初中、高中阶段的学习,忙碌的学习将武侠迷的情结收藏在心中,直到上了大学,紧张的学习放慢了脚步,有了阅读其他书籍的时间,更何况我上的大学还是师范类,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那时学校图书馆有规定,一个人一次只能借五本书,其中中文专业的可一次借三本小说。借学习之名,借同班同学之名,多次越规借书,将金庸先生著的十五部小说借回饱读,在小说天地间认识和阅读世界、丰富精神世界。后来,据宿舍的同学说,在图书馆还闹过一次笑话,他去借金庸先生武侠小说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告诉他,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全部被借走了,听他这一说,我偷偷地笑了,因为都是我借走的。
后来,我借金庸先生著的十五部小说,在全班男同学中流转,几位女同学获悉后,也曾从我手中借书,可惜当年情商低,未把握住男女同学之间借书的缘机,友谊永远只成了友谊,但武侠迷的情愫与日俱增。
转眼之间,大学修完了学业,在大学毕业这个人生重要分水岭处,同学们纷纷想尽办法留在省城或者其他城市发展时,我却毅然选择到大山深处的一所监狱当监狱警察。当时那所监狱地处环境类似“思过崖”,令许多同学惊讶,甚至连班主任也大吃一惊。我也曾经犹豫过,真的是去思过崖面壁吗?郭靖在思过崖遇贵人高人相助,终成为一代武林骄子。我没有犯错,是主动去思过崖的,会遇上贵人高人吗?然而,小说归小说,生活归生活,毕竟为了童年的警察梦,横下心来就去了。
十年磨一剑,这一去真是十年!
十年时间,角色的转变,从童年的《射雕英雄传》武侠迷,转变成青年的《笑傲江湖》武侠迷,从武侠版转变成教育感化罪犯的真实版。在教育罪犯的天地中笑傲江湖,曾经用发散思维将武侠小说里的精神运用到工作中,如借鉴一灯大师感化裘千仞的剧情来教育感化罪犯。然而,人心中的恶念并不是瞬间的“顿悟”所能消除掉的。数十年里,一灯大师和裘千仞之间亦师之友,可裘千仞常常因内心汹涌而起的恶念而无法抑制,每当此时,他便用一副铁铐将自己双手双脚铐起来,以免滥杀无辜,他内心善与恶相斗之激烈不下于高手之以命相搏,一旦恶念无法控制,极有可能造成重大损伤。同样,在教育感化罪犯的过程中,如同裘千仞式的罪犯有过类似的经历,在教育感化的长途爬涉中,也经历过教育感化的痛苦,但我们如同一灯大师一样坚持不放弃,不抛弃的信念,继续教育感化浪子,终于修得正果。
每当看到经过自己耐心教育,久久为功,迷惘的浪子重新做人,出狱后亲切的笑脸,向我鞠躬致谢时,如同武侠小说中师傅望着徒弟学成归去时的心情,倍感欣慰。
同样,在方寸写作的世界里笑傲江湖。在方寸写作的天地,涉猎各类题材的勤学苦练,终于在行业内小有名气,不久,真有贵人相助,将我从“思过崖”带到了城市,继续纵情于这方世界的写作。
工作近二十年,虽未有何功与名,也不能从身体上笑傲江湖,更谈不上从物质上笑傲江湖。但经过岁月洗礼,特别是摊上过许多工作上的江湖事,经历过类似郭靖、令狐冲重重磨砺,让我悟出了金庸先生心中有江湖,笔端有灵魂的真谛: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江湖,能否笑傲江湖是悟性,更是修行修心的境界,仅此而已。
我将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一路走得稳,活得充实真实,继续笑傲于自己的江湖!
(作者刘文禄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监狱管理局民警)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笑傲江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