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最美不过诗经,与君共赏风景

最唯美的语言是诗,最富有思想的是经。穿行岁月长河,你依旧在今天韵味十足。一诗之美,可以超脱时间的束缚,超脱空间的桎梏,赐予你灵魂上的飘逸。当你在沧海桑田中穿行的过程中,是否知道,你与周围的空气的摩擦,已经形成了巨大的电光雷火,照耀人间每个角角落落,驱走了多少童真里的魑魅魍魉。你好比游子笔下寄托思念的明月,夜深人静,谁来抹去细雨兼落叶的忧伤?你宛如船员眼中引航归家的灯塔,在海河之畔汇聚成爱的守候堡垒。

《诗经》是我们文化、情感、审美的“圣经”,是一种生命基因,一种灵魂酵母。菲菲雨雪,带着悠悠千年静好的不灭记忆,从那个遥远却不陌生的天空飘来,遇莘莘学子之水凝结为智慧之冰,落青春警院之府幻化为报国之志,访锦绣华夏之国汇聚为富强之梦。

我奉着一颗无比虔诚的心,轻轻的抚摸着这千年记忆的沉淀,感知她低声吟唱的高歌。一股春风从窗台偷偷地渗入,调皮的掀开了你的面纱,任由思绪随着你的气息游走,去感受古今碰撞出的火花的温度。

从你的时空穿越到我的世界,数不尽的朝代更迭讲述人民的进步斗争旅程,看不见的繁华落寞演绎阡陌世界的悲欢离合。永远都是人与自然的较量,人与人的较量,较量出了这个诗情画意的大千世界,较量出了我们心中斑驳陆离的风景。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弥漫的水雾扑面而来,模糊了我的双眼。这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河,却比任何有名字的河流要美。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是个怎样的女子?应该不是瘦削见骨,蛇腰瓜子脸吧?想必是那乌黑如泉的长发,盘成发髻,簪起玉钗,插上金步摇,待字闺中的娇羞模样。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眸含春水清波流盼。两千多年前的爱情浪花肆意溅湿我的裙摆。《诗经》时代的爱情,以蒹葭作为标本。蒹葭之岸的伊人与君子,在祖先的吟唱与后辈的倾听中,融合时光与记忆。《诗经》本身就是一条河流,一条文字之河,在《诗经》里的掌纹里游动。那苍老的浮云与涛声,遗传在我们的血管里——我们的血管业已形成那条河的支流。我们感受其芬芳,接受其哺养。这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河,在地图上无法查证,可河边的植物却是极其著名的,它叫做蒹葭。我无法忘记它。

我无法回到《诗经》男耕女织的时代,但是我会一直追求古人的那份单纯与天真。那才是人类的童年,银铃般灿烂的童音,在充斥着欲望、高音喇叭的现实中变为天籁。古人以纠缠的音乐的旋律结绳记事,那粗糙的双手搓出来的牧歌,鞭挞着我们世故的灵魂:该往何处去放牧自己失落的童心呢?我们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丧失了原始的浪漫与激情。《诗经》里的那条河,已经流淌两千多年了,并会一直流淌非宁静无以致远。你是否是奔波在路上无暇抬头看天空云卷云舒的大军中的一员?为何不放慢脚步,看看你身边可爱的人,点头换一个微笑。想比你早已忘记身后遍地开花的样子,你只记得自己要在何时何地见什么人,做什么事,逐渐如机器一般去执行一堆日复一日的工作。生活在这快节奏的都市,形形色色的人们总是停不下匆忙的脚步,为了那份仅有的生存,为了那颗不甘平庸的心,奔赴在这一场未知的旅途中,遗失了太多憧憬的美好。匆忙赶路的你,溅起洼地的积水在空中打滚,你是否会回眸一笑?当孩童哼起一首童年的儿歌,你是否会打开尘封的记忆,驻足一会?蓦然回首,去看那一路走过的足迹,却发现,忙碌中的我们早已遗失了昨天。缓缓吧,给内心开辟一方净土。最是诗无邪,去除世俗的聒噪,净化心灵。人生好似一盘棋,学下棋的人,不是在学规格而是在学布局,真正有本事的人不一定能坚强的走向成功,支配人行动的是一颗心,“神于天,圣与地”心是大于天与地之间距离,人心有大小之分它在不停成长。与古人促膝谈心,澄澈心灵,看清人心,让心灵飞扬,心中有一片天空才能建立一个天高地阔的空间。人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能决定宽度。人生的宽度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世界有多大,心就有多大,目标就有多么高远。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人不可孤群而立,一旦与外物失去联系,追求错误的静心生存,仿佛风筝断线,随风而逝,没有方向,没有能力决定自己的路。以诗会友,以歌论情。与诗经面对面,增添精神的食粮,改造我们不经意间被世俗束缚的灵魂,启发我们的心智,衍生智慧去添加生活的趣味。擦亮我们的双眼,去发现身边的美,去聆听周围的歌曲。今夜读诗,想与君秉烛同游。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现如今,我周身寻遍,少有此美好河景。似乎是很久远了,搜素记忆中的各个角落,只在幼小的童年里见过。那时的田地四季风景迷人,收获的喜悦在叔伯脸上绽放,淳朴的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一条白毛巾挂在脖颈上,时不时地迎接辛勤的汗水。那时的狂风在咆哮,雷鸣电闪刺破长空,倾盆大雨猛烈地敲打窗户,世界像是发怒的狮子,吓得孩童蜷缩在门后,或是紧紧抱住父母,可越是害怕,越是想探索这奇妙的世界,纷纷透过门缝,趴在窗口偷看,瞪大眼睛看着外面的世界。然而,就是这样才会让记忆深刻在脑海。大自然毫无保留的展示自己的力量,让人类钦佩。人与自然应该和平共处,甚者我认为应该以自然为主。“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然后有男女。”我们反倒在某方面成了霸主。薄言采苤苢,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纯粹迷人,其中蕴含的哲理值得世人深思。

中国历史渊源悠久,文化底蕴雄厚。继承先人优良传统,完成中华民族繁荣富强之梦。你是中国文化的方阵,声音铿锵,掷地有声。当汉字在电脑文化面前大有退缩,为只有语言符号功能的砖头,诗意被用来嘲笑不懂事故的疯子。那位伊人在哪里?还有没有蒹葭之岸?那种蕴藉绵长的情致哪里去了?

品读诗经,有时对一个情节乃至细节,可以乐至沉醉,或转生悲凉;有时对一个故事及结局,可以忧郁入深,或反为旷达。每一次与经典相遇都是与人性照面。不读诗,只能徒劳地追忆某种遥远的生活和已逝的风景。月色柔光,月色入窗,窗外的小桥与流水,洋溢着诗意的芳香。

一个人可清贫度日、可困顿生存、也可低微行事,但是不可以缺乏诗意茫然其生。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诗与远方,也有眼前的苟且。尊贵如东方的诗经,记录着农业文明最古老的光荣。我羡慕在这部边缘泛黄的籍典里呼吸的人,原野、山峦、岩石,最原始的自然作品都在他们那里,而我仅仅依靠着尚存的余温。采诗官奔走于阡陌之上,聆听着大自然苍老的声音和人类年轻的声音,记录着人类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的时代。我也羡慕目睹造物主青年模样的人民,在平凡的劳动、情爱、游猎中获得神秘的智慧,从此便成了第一代诗人,我多想自己回到从前,做第一个自然的诗人。如今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我很难发现上帝的手迹——灵感的花朵,因为贫血而枯萎,而失去了天真。

走在校园的跑道上,寻着古往今来的道路,我抬头仰望灿烂的星空,去寻找诗的尾巴。青春将我们集结在这里,我愿用诗去润色容易干枯的生命,寻找自己的专属风景,与星星凝视时被拉长的身影,努力奔跑着,与时间赛跑,享受着汗水刺激神经的快感,一往无前地去追寻自己的猎物,粒粒尘埃扬起你的壮志雄心,世界正寻路向你走来。走在自己选择的风景路上,嘴里哼着贝多芬的圆舞曲,欣赏梦中期待良久的风景,如果遇到让你惊愕的小插曲,请你用微笑化之为生活的惊喜,让北国的雨水冲刷殆尽一路的疲倦。徜徉在晚霞的余晖中,幻想着红色黄昏的沙漠,也会有属于你的风景,如若你突然迷茫失去了方向,就让你的心回到梦开始的地方,放松身心好好睡一觉,再启程时,天高海阔都随你。让我们每次启航时用胸怀天地的壮志凌云拥抱梦想,用虚怀若谷的情怀书写现实中人生华美的篇章吧!

【作者简介】:黄会兰,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中国人民警察大学。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最美不过诗经,与君共赏风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