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宅家的日子,读读东坡的诗

那年,词人进了监狱,被押送黄州,人生跌落低谷。什么云淡风轻,什么一笑而过,说起来轻飘飘很简单,真的做起来,谈何容易。一个人,来到连住的地方仅是破庙的黄州,对往日狂放的大词人,这岂止是侮辱,简直是悲凉而孤独的笑话。
有过风雨,有过泥泞,也曾狂傲,也曾难耐,人生之路上,携一蓑烟雨,还有很多想法,却终究要走过。
贬斥黄州后的第三个春天,词人去沙湖道走走,不期而遇的风雨也来欺负这个落魄的文豪。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词人反而挺起背脊,徐徐而行,吟啸声里,穿林打叶的风雨声被十万分地鄙视。风雨算什么,总会穿过,苦,算什么,搭把手,就过去了。
谁怕!让人生的风雨来得再猛烈些吧,也不过是一蓑烟雨的事。词人再一次长啸怼天,高声吟诵“大江东去浪淘尽。。。”,给自己壮胆。
长啸声渐渐远去,五十岁的词人再次踏上了泥泞坎坷路,被贬惠州。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墙内是家,墙外是路。墙内有欢快的生活,年轻而富有朝气的生命,墙外是赶路的词人。在这个朝气蓬勃的春天了,词人的心里有失落,被冷落,觉寂寞。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春意阑珊,如此豁达的词人也不免感伤。他感伤的并不是春景,而是逝去的青春、多舛的命运。
此处花谢,自有他处桃花灼灼,碧草茵茵,绿遍天涯路。华年不再的词人,还有多少时日可以看这青青芳草,踏这天涯路。词人多情,岁月无情,普天之下,哪里没有青青芳草,哪里还有属于词人的青青芳草呢。
词人伤心地吟唱起那天写的词:“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
闲暇时词人的小妾王朝云吟唱这首词。每次唱到“天涯何处无芳草”都泣不成声。朝云是苏轼的知己,她懂词人的苦闷,词人的无奈,知道这首词暗含词人这些年宦海沉浮、天涯漂泊的感伤。
花谢花飞,春去秋来,万物自有其道。佳人年轻单纯、无忧无虑,还没有伤春感时,还没有人际烦恼。词人来到万里之遥的岭南,惠州“瘴疫横流,僵仆者不可胜计”,词人年事已高,面对蛮风雨,说不苦,那是脑残,词人是努力不想失去生活的热情!
朝云病逝,苏轼深感再也遇不到如此懂自己的红颜,从此再也不许别人在词人面前吟唱这首《蝶恋花》。
红颜会薄命,词人会感伤。但词人还是告诉我们“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告诉我们生活的热情永远不要流失,生活的勇气永远不要放弃;告诉我们只要坚守,相濡以沫的日子就会春暖花开,凄风苦雨的岁月也会芳草青青。
我们都知道了,朝云当年哭着唱不下去的那句词,千古传颂,苏轼颠沛流离写下的词,流芳百世。命运待朝云不薄,岁月见证了苏轼的天涯何处无芳草。
宅家不出的日子,读苏子的词,读词人一成不变的生活热情。
【作者简介】:殷建中,中国红学会会员,嘉兴市作协会员。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宅家的日子,读读东坡的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