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小说”令狐冲之出场 - 再读《笑傲江湖》

原创 万飞 北雁楠飞

再读《笑傲江湖》,深深折服于金庸先生对于主角儿令狐冲出场的巧妙安排。
金老先生仅凭侧面描写,就把令狐冲这一活泼可爱的角色酝酿得有血有肉,人见人爱。
先是通过华山派六师弟陆猴儿的两句玩笑,给读者交代了小师妹岳灵珊和大师哥令狐冲非同一般的暧昧关系。
然后,借陆猴儿之口生动地描述了令狐冲的“顽童”形象。令狐冲向叫花子讨要“猴儿酒”喝,说好一两银子喝一口,结果却用师父所授的气功一仰脖把叫花子大半葫芦酒喝得滴酒不剩。就在叫花子急得要哭之际,令狐冲又主动邀请人家去酒楼喝酒,后来叫花子醉到桌子底下,他兀自自斟自饮喝个不停。
如此,一个率性洒脱贪酒的令狐冲便跃然纸上。他顽皮归顽皮,却也慷慨;他不但好酒,而且有“一直喝”的好酒量。这一点,也许是金庸武侠小说特意塑造的江湖豪侠的特征。如《天龙八部》之乔峰,也是千杯不醉的英雄人物;如《射雕英雄传》之洪七公嗜酒如命,越喝酒降龙十八掌的威力越惊人。
接下来金庸先生笔锋一转,正当华山派众师兄弟谈笑风生之际,恒山派定逸师太突然闯进,大骂令狐冲“淫贼”。证据是,听说泰山派天松道长亲眼见到令狐冲和仪琳在回雁楼饮酒,最要命的是同桌饮酒的还有田伯光那个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于是,仪琳失踪自然赖到“淫贼”令狐冲头上。
然而,正当“案件”扑朔迷离,定逸师太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仪琳恰到好处地出现。作者安排这一当事人来当目击证人再合适不过。
这个冰清玉洁的清纯少女一出场,就“俘获”了在场几位武学宗师(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衡山派准备金盆洗手的刘正风和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的眼球,当看到仪琳“秀色照人,恰似明珠美玉,纯洁无瑕”,并亲见她双掌合十,对观音菩萨发誓绝无半句虚言之时,连阴险狡诈的余沧海也想:“看来这小尼姑不会说谎。”
事实上,仪琳非但不会说谎,也单纯得可爱可笑。她一五一十地用温润的小嘴再现了自己虎口逃生的全过程。笔者发现,这个仪琳小师妹真的很会讲故事。
她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扣人心弦。令狐冲山洞舍命掩护恒山派小师妹逃走,自己却在快刀田伯光面前命悬一线。我想,令狐冲“英雄救美”不只是因他记得师父的教导“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更可贵的是,他天生一副侠义胸怀。这种感觉是讲故事如说“评书”一样的仪琳带给我们读者的。

仪琳讲的第二段故事更加精彩。那便是她再次被田伯光捉住,被胁迫再进回雁楼饮酒那段。
小说回目“坐斗”,借仪琳之口,不单写了令狐冲与田伯光坐着斗剑,更叫人暗暗喝彩的是令狐冲与田伯光的“斗嘴”。涉世未深老实巴交的仪琳一字不漏地转述令狐冲煞有介事的胡说八道,尤其是有辱恒山派尼姑的“瞎话”,好几次都把定逸师太气得暴跳如雷。
其实,金庸先生这样描绘定逸师太(定逸是直脾气,生气也自然而然),也是巧妙的侧面描写,定逸师太越是气得厉害,越是能从侧面衬托令狐冲“以假乱真”的编瞎话本领。
什么“天下三毒‘尼姑砒霜金线蛇’”,无非是要骗田伯光趁早远离仪琳这“天下第一毒品”;什么“我坐着打天下第二”,无非是在诱导田伯光自愿参与赌局,并掩护仪琳师妹远逃。什么“谁的屁股先离开凳子就算输”的规则,实则已抱定了“以死相搏”的决心。
仪琳虽反复强调“令狐大哥是个好人”,但她能够顺利地讲完令狐冲的故事,还有一个人的功劳。那就是刘正风。
江湖阅历丰富的他自然理解令狐冲胡说八道的真正用意,若非他再三解释,就算令狐冲拼死救了仪琳,定逸师太也不会领情。这么看,小说写刘正风也属侧面描写——这是正衬,这是金庸借刘正风之口还原一个大写的令狐冲。
其实,与令狐冲仗义搭救仪琳相比,他这么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乃至有一点污言秽语,真的都可视作瑕不掩瑜。读者能理解,定逸师太也终究能释然。
最终,仪琳讲,令狐冲被田伯光打趴下爬不起来,双手却还死死地按住砸在屁股上的椅子,大家都明白了。好在田伯光愿赌服输,气急败坏地走了。而此时的令狐冲,全身有十三处刀伤,这是仪琳用“天香断续胶”为令狐大哥敷伤时数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仪琳又讲,正当她为行走困难的令狐大哥倒酒端酒之际,又反被青城派弟子罗人杰取笑他俩“孤男寡女”。以令狐冲的性子自然反唇相讥,最终被罗人杰一剑刺中小腹。
机智的令狐冲在临死前以“辟邪剑谱”骗罗人杰上前,报了一剑之仇。此时,一直听仪琳讲故事的众人唏嘘不已,并对令狐冲肃然起敬(余沧海除外)——令狐冲分明是一位侠肝义胆的少年英侠。
故事由此又转入令狐冲“起死回生”的下一章节——主角儿当然不会这么快死去。
好的小说就是这样,永远让读者吊着一颗心。预知后事如何,读下去即知。后面更精彩!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小说”令狐冲之出场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