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穿越岁月的灵魂相遇——读陈威的《班婕妤传》

刘媛媛(读后感)| 穿越岁月的灵魂相遇——读陈威的《班婕妤传》

时光倒退回20世纪80年代中期,那时候新时期文学的大幕正徐徐拉开,文学成了闪闪发光的黄金城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彼时我刚刚迈入青春门槛,来不及辨别东南西北就一头扑将过去成了狂热的朝圣者。刚好我的一位老师从学校调入报社,成了一位报纸编辑,那可比当老师风光多了,头上好像一下子冒出了光环。我沾老师的光,得以到报社见习。第一次走进报社,推开对我来说神圣又神秘的编辑部大门,激动得心都快爆炸了。我偷偷地打量在这里上班的人,悄悄地把常在报纸上出现的名字与真人对号,充满了无限羡慕。有一天中午,编辑部的其他人都去吃午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去。忽然从外面呼啦啦进来一大群人,是编辑部一位年轻老师领来的,他们拿着一个大西瓜,看样子是吃完饭了。我一个毛丫头显然被视为空气,他们大声地谈笑着,说着有趣的事情,慢慢地话题集中到当时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在水一方》,我当时还住集体宿舍,看不上电视,自然也不大懂他们说的什么。只记得一个戴着遮阳帽很有气质的年轻女士成了这群人的中心,她漂亮优雅,说起话来也是头头是道,有人说她像杜小双,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陈威。没过两天,报纸的副刊上登了一篇署名陈威的文章,评论电视剧《在水一方》,我被作者优美的文笔打动,暗暗想文章还可以这样写啊!短暂的见习很快结束了,我最终也没有进入向往的报社。但是那个炎热的中午,陈威这个名字和形象,成为一种具有标志性的符号,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我不会想到,当时光的河流流到新世纪第二个十年,我会和陈威再次相遇,她这时候成了亲切的山西省女作协秘书长陈威姐,我打酱油做了她的副手,而我最终也没有当成作家,却成了一个写评论的人,好歹也还算文学范畴。

陈威姐做记者编辑多年,文字功夫早已领教,却不期然地出版了一本《班婕妤传》,这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传记写作和文学虚构不一样,需要大量的资料还需要实地的考察。班婕妤距现在有多遥远?她是西汉成帝刘骜的妃子,东汉史学家班彪的姑母,《汉书》作者班固的祖姑母,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以才德流传于世的女性。钟嵘的《诗品》,将班婕妤列入上品诗人十八位之列。西晋博玄诗赞她:“斌斌婕妤,履正修文。进辞同辇,以礼臣君。纳侍显得,谠对解份。退身避害,云邈浮云。”三国时期大诗人曹植评价她“有德有言,实惟班婕。盈冲其骄,穷悦其厌。在夷贞坚,在晋正接。临飒端干,冲霜振叶。”从这些评价来看,班婕妤的人品和作品对后世影响很大,可惜的是大部分已佚失,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只有《怨歌行》《自悼赋》《捣素赋》。而关于她的确切史料,只有历史学家也是她的侄孙班固,在《汉书·外戚传》中一段不足千字的文字,有关班婕妤的民间传说和遗址留存也不太多,由此可以想象,完成这部三十多万字的传记,其难度有多大。

陈威在《班婕妤传·后记》中开篇这样写道:“如果喜欢一个人,能为其做一件事,那一定是:心狂喜,全情投入,寻觅,取舍,犹豫不决,烦躁,停滞,想放弃,执着,沉醉……当经历过这种种,事情就办成了。我为班婕妤写传,大抵如此。”古往今来,才女的心性是相通的吧,因为爱慕和懂得,陈威选择了这样一个颇具挑战性的题材。四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子,陈威找遍所有相关的材料,拜访了多位研究学者,走遍了每一处传说中史料里记载的传主活动轨迹,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还有那些穿越时空留下来的文字,在她心里交错融合,由模糊到清晰,从遥远得无法想象变得触手可及,那个消失在历史时空里的班婕妤一点点复原,立体,向她慢慢靠近,有了呼吸有了温度有了容颜,在她的文字里重新复活,一代旷世才女的风姿秀妍在娓娓的描述里,盈盈而立。

著名评论家杨占平对这部传记给与了高度评价,他认为“《班婕妤传》就不是一部历史著作,而一部文学作品,多样的史料是全书的基础。创作过程中,陈威将班婕妤大起大落的一生,作为一种现象,提出了一些与社会、文化、道德、伦理、婚姻有关的问题供读者思考;塑造出鲜活而有个性的班婕妤人物形象,并且设置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语言则是富有明显的艺术性和创造性。” 我认为这是非常中肯的评价,十分准确地抓住了这部书的特点,在立足于史料的基础上,以丰富的想象和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将一个历史人物再现。

传记本来就大体分两大类:一类是以记述翔实史事为主的史传或一般纪传文字;另一类属文学范围,传记作者在记述传主事迹过程中,可能会渗透自己的某些情感、想象或者推断,但又与完全虚构的小说不同,纪实性是传记的基本要求。鲁迅先生说《故事新编》的创作方法,是“拾取古代传说之类”, “只取一点因由,随意点染,铺成一篇”,如果单从趣味性来说,《故事新编》大概是先生最有意思的作品。在这些篇目里,鲁迅先生并没有改变传说故事原有的基本框架。例如《理水》中的大禹,面对滔天大洪水,从父亲治水失败中汲取教训,改“堵”为“导”,成功控制了洪水,塑造了大禹不顾个人利益安危、带领百姓与自然灾害进行不屈不挠斗争的大智大勇形象,与传说相符,又如《出关》,也保留了老子骑青牛西出函谷关“莫知其所终”的基本故事框架。但在一些细节心理等方面加入了作者的想象和情感,使得这些远古的传说,变得趣味盎然。

这种写法当然也可以运用到传记中。因为历史漫长,加上当时的客观条件限制,流传下来的神话传说也好,典籍史料也好,都失之于简略,叙事简单,人物面目模糊,给后来的研究者带来很多阻力。这就需要研究者发挥想象力,将这些大面积“留白”进行必要的补充,对重要细节进行合理的想象,使得故事更符合现代人的逻辑,人物性格丰满形象鲜明,栩栩如生宛在目前,达到鲁迅说的:“没有将古人写得更死。”而将“留白”进行填充的过程,其实是作者学识修养语言表达的展示,这才是至关重要的。毫无疑问陈威为我们奉献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她的才情审美,多年编辑记者生涯锻造的严谨文风,让这部传记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班婕妤传》共八章,从班婕妤的家世溯源到她去世后的影响,每一章开篇都有一句引诗,或是班婕妤自己的,或是与之相关的,既是全章的点睛之处又与传主的身份性格相呼应,在行文上也给人一种诗意之美。文中很多细节比如服饰、颜色、气味等等的描写,增强了画面感,让人物变得鲜活生动。

最后,还是引用杨占平老师的评价:“作为‘三晋百位历史文化名人传记丛书’之一、近三十万字的长篇历史文化人物文学传记《班婕妤传》,是凝结着作家陈威四年心血的力作,也是迄今为止关于班婕妤题材唯一的长篇传记文学作品,可以说是一部填补中国历史上一位重要文化人物长篇传记文学的空白之作。”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穿越岁月的灵魂相遇——读陈威的《班婕妤传》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