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流泪的石头

胡彦江 | 流泪的石头

土耳其、埃及18日游,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硬一软”的自然风光之间奔走迂回。硬的是石头:方圆扁碎、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石头,神庙、墓地、古城堡遗址的石头,被抬举到埃及金字塔尖上、雕塑成土耳其法老头像高尚尊贵的石头,散逸在地中海沿岸、滚落到太阳神神庙附近沟壑里卑微低贱的石头……软的是水,是浪花:地中海、红海、黑海、爱琴海,霍尔木兹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达达尼尔海峡,尼罗河……
石头是时间的记录者,历史的见证者。即使粉身碎骨也有棱有角,一幅桀骜不驯的模样。在与石头默默对话和脉脉抚摸的细节中,我感受到了石头坚硬、顽劣、冷僻的另一面,即它的温软与柔情。素有世界古七大奇迹之一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奥斯曼时期土耳其的代表性建筑蓝色清真寺,那里的石头都被先祖匠人雕琢得规规矩矩、各司其职,极少出头露面、彰扬个性,且都蒙上了一层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神圣面纱。而特洛伊古城遗址的石头就大相径庭:赤裸、恣肆、破碎、放荡,横七竖八,惨不忍睹。
相传公元前12或13世纪,特洛伊城王子帕里斯去希腊斯巴达王麦尼劳斯宫做客,受到麦尼劳斯的盛情款待。谁料帕里斯王子竟与麦尼劳斯的妻子海伦一见钟情。缠绵悱恻,归期一拖再拖。千般流涟万般不舍,最后美丽妖娆、风情万种的海伦被爱所困,不能自持,竟然悄悄跟随帕里斯逃到了特洛伊。麦尼劳斯闻讯勃然大怒,动员全城并联合希腊各城邦组成联军,渡海征讨到特洛伊城下。

据《荷马史诗》记载,这场战争延续十年之久,最后被希腊人用“木马计”攻破。即联军几次佯败之后,遗弃大木马一只,特洛伊人喜不胜收,当战利品缴获回城。夜深人静,大木马中匿藏的20多名勇士一跃而出,放烟火,斩哨兵,开城门……曾经繁华壮丽的特洛伊城被刀砍、斧斫、火焚成一片废墟。这段凄美传说,被美国华纳兄弟影视公司改编成电影《木马屠城》公映后,盛况空前。
咀嚼着这样浪漫、奇异、刺激后来演变成恐怖、血腥的爱情故事,早春阳光下一堆堆残损的门楣、倾斜的廊柱、坍塌的屋顶,这些斑驳横陈的石头。似乎都幻化成了一座座坟冢,一片片残肢断臂,一抔抔无辜冤魂的栖息——石头有情,仔细察看,缝隙里都满浸着爱与情、血与泪、灵与肉呢!
古人云:“女人是祸水”。但勾引女人的男人又当如何定论?人心向善,想象总是美好的:王子与海伦为了爱情,真爱,才不得不冒险私奔!所以他们并没有遭到太多的质疑与谴责。但因此招致屠城,祸灭了九族,却……战争是残酷的,教训是沉重的,就像遗址上高低俯仰默默垂泪的石头。
有人赞美爱情的魅力,有人惊叹建筑之恢弘,也有人扼腕城毁人亡的惨痛。我则对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心存芥蒂:偷了人家妻子已是违逆不道,且要窃为己有,挟带回城。岂有此理?难怪希腊各城邦一呼而应,十年不舍血刃复仇!

透过一块块冥顽的石头,一颗颗硕大的思想者的头颅,一个个有血有肉会流泪的历史公诉者,我依稀看见近万公里以西这片黄土上女神与法老们开创的奇迹与制造的悲剧,听到古老先贤深沉的教诲与奴隶们刻骨铭心的呐喊!我就想,如果你对石头有兴趣,想倾听历史的回声,探究由一众石头造就的千古之谜,就来埃及、土耳其吧!这里果真神奇、神秘、神圣,神圣得只有主耶稣的教堂与伊斯兰人的清真寺——那些着长袍戴阿拉伯小圆帽的男人和裹住全身及脸面的伊斯兰女人,信仰坚定,诚笃不移,倒头便拜——直拜得我的心俨然埃及金字塔顶起的天空一般苍黄而混沌起来了……
在举世瞩目的埃及吉萨金字塔群,我看到三座雄伟的金字塔拔地而起,几条层次分明的棱线把眼前昏茫的天空切割成了几块。我有些震撼,也感到了惊悚与悲凉:这是胡夫法老及其妻子、儿子的藏尸之地,是世界上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墓穴。撒哈拉大沙漠黄沙漫漫,怪石嶙峋,金字塔仿佛当年的法老高高在上,元始天尊神一般统治着这片棕黄的大地。三四千年过去了,风剥雨蚀,雷劈日烤,光阴也曾失色,而这些金字塔却昂然屹立,铿锵不倒。难怪阿拉伯有谚语云:“人类怕时间,时间怕金字塔”!
法老是那个时代最高权力的象征,是某个区域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他们一攫升(或继位)至法老宝座,就要为死后肉身不朽、灵魂不散做准备,即不惜一切代价修建大规模的金字塔或神庙,作为死后彰显尊贵、坐享荣华富贵的“天堂”。伫立吉萨金字塔群中,我渺小得如一粒黄沙齑粉,似乎一阵古老的遗风就会吹走,迷失在神秘莫测的撒哈拉大沙漠深处。
几乎所有人都曾经问:眼前这些巨大的石头是从哪里、怎么运来的呢?又是怎样设计、吊装上去、尤其是塔尖上那几块?缝隙之间用的是什么粘合剂?它比现实生活里钢筋水泥的浇铸更坚实牢固,几千年傲立中东,巍巍然笑对风云变幻,朝代更迭,世事沧桑。联想我们动辄楼倒桥塌的豆腐渣工程,在几千年近乎刀耕火种、原始作业的先祖面前,我真地感到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吉萨金字塔群也许汇集了世界最多的“不解之谜”。因为“不解”,堪称“奇迹”。这些奇迹的创造者,绝非风干成了“木乃伊”的法老,而是默默无闻的工匠与奴隶。他们被法老的皮鞭或棍棒驱使着,用汗水泪水、鲜血乃至生命铸成了金字塔等浩大工程与人间奇迹。所以当一阵风吹来的时候,我依稀看见了金字塔在流泪、流血——金字塔里法老的木乃伊早已移除到博物馆里陈列去了,塔里奔走呼号的都是这些被打死、饿死、累死的普通劳动者的亡灵。
类似这样的世界奇迹中国也有:秦始皇倾举国之力修筑的万里长城,就巨龙般横亘或蜿蜒在燕山山脉。据说,还是在太空唯一能看到的地球物件呢。长城主体也是石头,坚固着呢!怎么孟姜女一哭,它就倒了?所以我说:石头通人性,会流泪的。
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份资料,说秦统一天下后异常强大,根本无外敌可侵可御。秦始皇修万里长城,完全是受了术士的蛊惑——哦,有点跑题。
——人世间,让石头流泪的痛,还少吗?
石头以其特质造就、成全了奇迹,石头也以其另一面背叛了奇迹!
所以,本文通篇没有用一个“文明”的字眼,因为“文明”的起源是多元的,是文明的。“文明”不是石头泪的流淌,也不是累累白骨的堆积,更不该发散着血腥的味道——遗臭万年的味道……

胡彦江,黑龙江阿城人。1968年参加教育工作,1989年转做新闻宣传工作。现已退休。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流泪的石头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