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苏醒的种子—-我的语文小调

苏醒的种子—-我的语文小调//林夕

一个好的教师,是一个懂得心理学的人。
—-苏霍姆林斯基

刚接这个班时,班里第一排一个男生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很特别。
第一节课时,我宣布课堂纪律,他满不在乎地操着当地的方言接话:凑四得!我看了一眼他,他缩着头,两只胳膊一前一后的斜搭在他的课桌和后边同学的课桌上,半侧着身子坐在板凳上,上衣没扣扣子,两只脚踩在板凳的腿撑子上,样子里有一种痞气。
看见我看他,他似笑非笑的斜目向上的迎接我的目光。那笑里,有不屑,有试探,有不适合年龄的成熟和世故。我有些诧异,这么小的孩子,哪来的这种世俗气?
第一次面批作业,当翻到一本书写凌乱、本子薄而皱褶的作业时,我看了下名字:潘明明。
我问他,为什么没有要求的包封皮?为什么作业本那么薄?为什么不一笔一画写字?他讪笑着说,他在小饭桌吃饭,没回家,所以没法买;本子薄是因为写错了就撕掉了所以变薄。至于书写,他没解释,一边从我手里拉本子一边满不在乎的应付说,那我重写。
我料定不会有多大改变,果如其然,书写力透敷衍。再喊他来办公室时,情况如昨,他貌似知错要改,结果是依然如归。这种“圆滑”让人无从下手,不知道该怎么去纠正。几周过去了,他的作业本还是一直是没有封皮,书写也是没有起色,可是,当你要“发作”去纠正他时,他会很“识时务”的说:老师,我重写,老师,我下周带封皮。
真没辙!
我开始上课时多关注他。强调他坐姿要端正,发言要举手;写课堂作业时,我常常“无意”的停留在他旁边,看着他书写。这时候,他老实多了,只能一笔一划的写,但他那偷偷瞄你的目光泄露了他的狡黠:看你能盯多久。果然,你只要在教室巡视一周过来,你就发现他已经仓促匆忙的乱抹了大多半了,以此来竭力摆脱你的“监控”。
看着他双黑漆漆的小爪子,在你目光还远时奋笔疾书的样子,你有些哭笑不得。忙碌半天的成果,只要你说书写不过关,他二话不说,淡定的看着你,英勇就义一般当着你的面撕掉。这种貌似很听话配合的做法令你无话可说,也无计可施,更起不到任何效果。这个孩子的内心,仿佛被这一种不合时宜的成熟与世故的厚皮裹挟着,你触摸不到他真实而鲜活的内心。
他的作业本,几天就得换,因为纸页很快就被撕完了。
那天,有当堂作业,他无所事事,我走过去,问他,怎么不行动?他理直气壮又有些乐不可支的说:我作业本写完了!我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问了班里的其他学生有没多余的新本子,他们都没有多余的新本子。我说,那你先写在练习本上,放学后买了新本子补上吧。
他说,老师,我晚上在小饭桌住,周五我爷才来接我。
“那么说周五你才有新本子”我问。
“是的。”他笑嘻嘻的摆出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回答。
“一个本子多钱?”我问。
“一块钱!”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回答。那回答里有揭露潘明明不可能连一块钱都没有,进而让我批评他的意思。 他显然听出来了,然而他没有被落井下石后气愤和羞愧,反而目光里立即蒙上了一层穿不透的漠然。
其他孩子们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看他,然后看向我。教室突然安静下来了。
稍作思考后,我从兜里掏出一元钱,边递给潘明明边关切的说:“没想到你那么小就整整一周都要离开家,住小饭桌,这个算老师给你啦,你拿着,下午赶快去买一本新本子把作业补上上吧。”
霎时,教室发出了一声声不可思议的愕然声,倏忽间,我看见潘明明满眼的不可思议及惶恐,接着一脸羞涩,他的脸有些泛红,拘谨的一只手藏后,一只手摆着说:“老师,不……用!不用!不用!我 可以借小饭桌阿姨的……”
他最终没有接受我的帮助,但是却在第二天交来了作业。是个崭新干净的作业本,上面还按我们作业的要求包了封皮,最主要的是,书写认真多了。
事后,我问班主任潘明明的家庭情况,想知道家长为什么把孩子在小饭桌一周的原因。班主任告诉我,这个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还债,家里有一个生病的奶奶还需要爷爷照顾,只能把他放在小饭桌…….
我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衣服总是那么脏,脸和是手为什么总是那么黑;他为什么要用那种貌似成熟的不屑和淡定去包裹自己,因为,家庭的情况使得他常常不得不得像大人一样自己去应对一切啊,包括别人的轻视,甚至漠视。这种情况下,老师的过分严格和苛刻的严厉只能将他已困窘的的灵魂越推越远,又怎么能指望他精力充沛的跟着你思维的节拍呢?
法国作家拉封丹有篇寓言《南风和北风》,讲的是北风和南风比谁威力大,于是他们比赛谁能把路上一个行人的大衣吹掉。北风使劲浑身的解数,使出最大的力气,想把路人的大衣吹掉,谁知路人却把大衣裹的更紧了。当南风上场后,它徐徐吹拂,那温热的气息使得行人解开了扣子,南风继续吹拂,路人继而脱下了大衣。
这个寓言的道理用在教育上,则要求教师要像南风一样,用温暖和耐心唤醒孩子的心灵,唤醒孩子的善良、自尊和自爱,进而唤醒孩子的求知欲望。亲其师方能信其道,孩子愿意亲近你,尊敬你,又何愁他不能跟着你的指导来呢?
现在,潘明明的进步还没有凸显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孩子底子薄,语文课又是厚积薄发的一门学科,更是因为改变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工的,特别是对教育而言。但我看到了这个孩子愈来愈清澈的眸子,看到了他努力的坚持认真的样子,看到他错题时不好意思的微笑,看到他在课堂上越来越频频举手的情况……我清楚的知道,这颗种子在慢慢苏醒…..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苏醒的种子—-我的语文小调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