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一瓢饮(散文)

邹仁龙||一瓢饮(散文)

作者简介:邹仁龙,男,汉族,1964年5月生,江苏兴化人。入过职,下过岗,上过山,下过乡,经过商,务过工,却至今未得高等学府入门之证。曾有作品发表于《作家》微刊,《海外文摘》《芙蓉国文汇》《品诗》等。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其寓意是什么?这其中还牵扯到两个典故!

一瓢饮(散文)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乃源起佛经中的一则故事,寓意人在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不要贪心不足蛇吞象。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除了在中国的正史上出现过,《山海经》中也有所描述,其在佛教故事里面也出现过。说的是佛祖于菩提树下。教化一个非常富有,有钱有势的男人,让他收敛贪心,磨灭野性的故事。至于《红楼梦》中贾宝玉对林黛玉所表述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之句,那已经升华为一个爱情的表白。金钗粉黛,乃我自钟情于(林)您之意……
汉语中的“弱”:又通假‘溺’,溺,有溺水,溺爱,沉溺,溺毙…之意。我今之小文,就是寓三千弱水之中,投下一枚稻草,亦或能造七级浮屠之效……
苏轼曾言;“寄蜉蝣于天地,渺苍海之一粟。”在万物自然中,我们真的犹如一粟,若不能正视自我,妄自尊大,视旁物如草芥,为了享臭嘴之口福而滥杀无辜,猎奇食肆。病又怎会从口入?祸又安能从口出?十多年前的“非典”,没能改变忘性,今之“新冠”再露劣根。背锅者依然是老生常谈的蝙蝠,果子狸,穿山甲之类的宿主?难道就不能少些贪欲?闭上臭嘴?只取一瓢饮?只食一粒粟?

暴殄野物,血腥杀戮,表面上是炫耀一种贪婪无度,其实骨子里彰显的是一种人性掩饰下兽性的丑恶。我曾于上一篇《野味,已然将我们吃成了野人……》中描述过一个美女网红在外国的某个餐厅中炫耀她血腥残食蝙蝠的画面,其人面兽心,已一目了然……
《朱子家训》中说:“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想想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炫食野味者呕心到犹如白骨精在血噬唐僧肉……但愿陋象俱往矣,法条不只禁君食。狂人贪念不泯灭,犹似更增炫资源。
普通百姓以后肯定是不会再食野味了,一是吃不起,二是不能吃。能吃者就是故宫的大门槛也挡不住其昂贵的车轮,而黎民只能望其兴叹……
至少我是不会吃了,因为我正在凿磨怎样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去挖野菜解馋。
野菜也归纳于野味,只是肉食者不屑一顾。而在那个树皮都啃的岁月,能食野菜,已属福分。
过去为了裹腹,经常去“挑”野菜,这里所说的“挑”,不是肩挑的“挑”,其义就与北方人所说的“挖”是一个意思。其区别可能在于北方的土壤坚硬,须挖。而南方的土质松软,只须“挑”便可。挑野菜时,只须一只竹篮,一把尖铲,在满目的杂草中,只要发现野菜,蹲下身,将尖铲从野菜的根部边上插入土中轻轻一拨,拨开隆起的土层会裂开缝隙,此时只须拎住野菜的茎干一拔,便可连根拔起……
以前老家的荒地里有许多种野菜可挑,只要不挑肥拣瘦,不一会儿就能挑到一篮。
野菜,也就是非人工所育的生于自然长于自然的野生草菜,它是大自然赐于人类的最好绿色礼物,其品种繁多,五花八门,形形色色,信手捡来。常见的有,荠菜,(鸡菜子)。马齿苋,(蚂蚁菜)。马兰头,(歪歪菜)。水芹菜,又叫做水芹。香椿芽,椿树的嫩头。蕨菜,又叫龙头菜。还有诸如“地衣”,花草,兔子苗,豌豆头,粥粥边,藜蒿草,虎仗棍(野旱菜,可作旱菜囟)等等,数不胜数。
荠菜,“鸡菜子”,是野菜之中的常见的品种,同时也是野菜中味道和营养最出色的一个,这种菜品可以在洗净后直接做甩凉拌菜,也可以制成包子和饺子的馅料,更可以炒制或者作汤,是春季人们最适合食用野菜。但在我们水乡人家,一般多是做成馅,包春卷,包水饺居多。
马齿苋,(蚂蚁菜)。这种野菜是自然界中的常见野菜,特别是在中学的西操场边,这种蚂蚁菜遍地都是,采不绝,挑不完。
这种野菜性质寒凉,具有清热解毒的出色作用,人们食用以后可以快速消除水肿以及身体中的尘毒。这种野菜的食用方法也有很多,除了在新鲜时直接凉拌或者炒制以外,但食前一定要先“抄”水。以去其粘涩。还可以在春天时收取晒干到冬天再当作馅料或者炖制后当咸菜食用。
水芹菜,也就是‘水芹’,是生活中常见野菜之一,常见于河边,或水溏边。这种野菜中的维生素与矿物质含量都特别高,人们食用时以食用它的嫩茎和叶柄为主,水芹菜香气十分浓郁,口感也以清爽为主,常见的食用方法就是凉拌或者炒食。
香椿头,贵州人特别喜爱,有一次有个朋友请我吃饭特别点了一盘,其闻起来有一种特别扑鼻的香味儿,吃起来也可以尝到这种香味儿,但我还是不习惯此香,其过于浓烈,所以贵州有人利用这种香味儿将其当做香菜吃,就像他们吃鱼香草一般,食其腥味。或者作为辅料用来增香。
虎仗棍还是不错的品种,野旱菜,可作“旱菜囟”,旱菜囟这道美味,不用口尝,想想我都能流口水……

除了这些陆地的野菜不算,水乡的人们还可以靠水吃水地采撷另外两种水生野菜,一种叫“菱茎”,就是老菱的“菱蓬头”下的嫩茎。老菱除却它的果实菱角好吃之外,夏季的“菱茎”也是一道时令凉菜。菱茎吃起来非常爽口,不管是凉拌还是热炒,都要先在开水里“抄”一下,以去其涩。等微微变颜色后就捞起,时间不能久,久了则烂,半分钟差为宜。待抄过开水的菱茎沥干水,自然冷却后,切成小段或小丁,既可像马兰头一样地凉拌,也可热炒。吃辣的可放入辣椒丝、姜蒜末、黄酱,放少许油快速翻炒几下出锅,吃甜的可以加糖入味。这道时令美味就可以上桌了。
另一种则是狗鸡头子的茎也可食之。“狗鸡头子”,也称“鸡头米”,学名“芡实”,又名“鸡头肉”,“鸡头”,它之所以叫“芡实”,是因为以前的人们将鸡头米可以加工成淀粉,这种淀粉是人们烧菜勾芡时最早使用的芡粉,所以冠以此名至今。
老家八月半敬月光时常见到它的真容。呈尖圆状,多刺,易扎手。其本是一种水生睡莲科被子植物,根茎泛红,叶阔如盆,蛙喜于上。果实呈圆球形,尖端突起,状如鸡头,用刀割开后,现粒粒鸡米于其中。此物有健脾益气,固肾涩精等作用。这种水生植物,苏州也很多见,属于水八仙的一种,其实我们老家水乡兴化也可以打出个‘水九仙,水十仙’之类的噱头,与同为水乡的江南一比高低。
鸡头米在苏州为葑门南塘特产,每年中秋前后上市,在苏州有“南塘鸡头大塘藕”的美誉。清沈朝初《忆江南》云:“苏州好,葑水种鸡头,莹润每疑珠十斛,柔香偏爱乳盈瓯,细剥小庭幽。”其实我之食来,与我兴化水乡的‘狗鸡头子’别无二致,反而少了一丝乡思与乡愁……
鸡头米的方法很多,最大众的吃法就是鸡头米羹。性味甘平,无毒。与莲子的功能相似,它是一种补中益气,滋养强壮性的食物,但芡实的收敛镇静作用比莲子强。这里就不一一多说了,我们还是说说它的茎是怎样一个吃法。
狗鸡头子的根茎怎么个吃法?先小心地采摘其茎的最嫩部分,剥皮去丝,切断入盆,用温水泡去其粘质。然后做菜时可切片切丝,凉拌热炒均可。切好的狗鸡头莲茎一碟,切好辣椒,蒜蓉,小葱备用,热锅加油,炒香辣椒,蒜蓉,然后下狗鸡头莲茎于热锅中翻炒,炒至出水,加人盐,鸡精,料酒继续翻炒入味即可,最后加入小葱拌匀装盘。一盘上好的水生野菜即可上桌。
狗鸡头子茎不单是一道美味,食之还有药膳之效。它对
心,脾,胃有益。清虚热;生津液。主,虚热烦渴;口干咽燥,是一道不可多得的上好佳肴。
细细想来,大自然恩赐于我们的野味已经够多的了,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贪得无厌?“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渴了,取一瓢饮,饥了,尝一箪食。今已居华堂,何不足哉?
三千弱水,取之不尽。弱水非弱,覆之必溺……
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而无待于外之谓德。一瓢饮,一粟食,足矣……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一瓢饮(散文)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