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关于乌青,关于“废话体”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乌青诗选》,第一感觉是封面不错,尝试读几首,赵丽华的梨花体我很熟悉,梨花体被网友疯狂恶搞之后怎么乌青怎么又来了个废话体?

现代诗的问题争议太多,我还没有认真考虑过,有很多人说现代诗不该存在,这是之前的一个热题。但是我看过的好诗确实不少,有一首好现代诗存在就证明现代诗不是无救的。

诗人周亚平说:“我觉得挺好的,乌同学坚持改变人们对既定诗歌的界定,长期以来,诗歌跟着文学混,都混傻了,乌青让诗回到渺小中来,让我们自己也回到渺小中来,没什么不好”。
诗人渔舟说:“现代诗歌分三派,一派是大家都熟悉的学院派,他们写的诗很工整,内容比较严肃;一派诗人属于激进派,他们的诗歌不工整,但情绪比较强烈;一派则是娱乐派,他们的诗歌既不工整情绪也不高,但叙述的都是生活里的小事,信手拈来就写成了诗歌。乌青属于最后这派。虽然大家都说他讲废话,但能把废话写出感情,而且诗人本人认为他在写诗,那么这就是诗了”。

我觉得是不是诗歌格式不是主要的,不是把任何文字换行就是诗,而且不换行也可以是诗,比如老衲这个人本身也是诗歌。
“把废话写出感情”就能算是诗吗?这样说的话,鄙人刚开始刷的九千多条微博都是诗,没有诗性不能称之为诗歌。鄙人刚开始受到毒害,热衷于废话,并且想百分之百还原真实生活。

关于文体,鄙人最推崇小说,因为小说里什么都有。生活琐事确实也充满各种味道,比如曹寇的小说,把无聊写出了诗意。

鄙人也热爱诗歌,但没写过一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春眠不觉晓,睡醒搞淘宝。夜来风雨声,眼泪知多少。”这是鄙人某天起床后的即兴吟咏。渔舟说的诗歌第三派(娱乐派),玩玩而已,还是不要这是诗吧。

2014-5-9 7:17:40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关于乌青,关于“废话体”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