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何县令上不去的原因

何县令上不去的原因

文 | 刘新焕
据《新唐书·循吏传》载:唐武宗时,中书舍人孙樵到基层走访,来到四川益昌,老百姓听说他是朝廷来的,就围上来,反映问题,其中为自己的县令讨说法的多。原来,四川益昌县有一县令叫何易于,在任上治理有方,处处保护百姓利益,做了许多让老百姓称赞的事情。

譬如收成好时,完粮纳税不催逼老百姓贱价卖粮;譬如农民没有准时缴税时,何县令就向上面打报告,申请放宽期限;譬如遇上级拨款兴修工程、服役,要向老百姓摊派,贫困户没钱时,何县令就用自己的薪俸代交或雇人。何县令经常不在县衙呆,而是整日跑下去,钻在百姓堆里,“召高年坐以问政得失”;遇矛盾纠纷,何县令在处理时实行“有情操作”,不乱抓人,不乱上刑,也不随便交给吏役处理,多是告诫开导规劝后,就让其回家,因而“狱三年无囚”。多少年来没出一个盗贼,使地方治理的和谐,民众和睦。

有一年,刺史崔朴带着宾客乘船路过益昌,让百姓去拉纤,当时正逢春季,地里农活多,农民要春耕春种,还要养蚕采茶,劳动力少,何县令深知农业的繁重,农时的紧迫,农民的不易,不愿征民工去,而是脱掉官服,亲自到江边充当纤夫挽纤拉船,崔朴见状,问明情况,很是惭愧,连忙骑马离去。百姓知道后,称何县令为“拉纤县官”。当时,唐皇上考察各级官员,实行三年一考核,考核标准主要是催征赋税、征发各种劳工、捉拿盗贼,得上等者可升官,得下等者可能丢官。而何县令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爱民如子、深受老百姓爱戴的父母官都做到了,却在年末干部考核中,连前三名都进不去,这不能不引起老百姓为其鸣不平。

我们在为何县令惋惜时,不得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拉纤县官”为何上不去?细分析,不难发现,何大人在做官时为官之道有问题:

一是人太老实。你看现在一些地方大小官员,开会走访,摄像的的照像的搞文字的前拥后跟,报上有文,广播里有声,电视里有影,谁像你何县令,只忙自己管辖下的一亩三分地建设,又不请电视台新闻单位宣传宣传,勤勤恳恳干得再好,谁知道?

二是工作走偏。整天只知埋头往下面跑,往百姓里钻,忙着下面,不顾上面,只知密切联系群众,不知密切联系领导,工作不请示,不汇报,干再好领导不掌握。经常不让领导去指导,那要领导干啥?表面看脱离组织,脱离领导,实质是目无组织,心无领导,这样的人提上来有何用?

三是不利团结。所有官员考核,或多或少有点问题,唯你没有,你自己做的太好,看不到错误,找不到问题,显著的成绩背后,隐藏着官场的危机,这就是你太能了,显得别的官员的无能,容易把别的官员比掉,让别的官员受到伤害,这易发生内部内讧,影响干部队伍团结。

四是不会做官。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各有其招其道。当官也有当官之道,官场上谁都清楚“仕途窍门”,这就是“黝险之权在上台不在百姓”。谁像你,当官不像官,一个小小的船运事情都办不好,且上面坐着中央大员,在别人眼里,这是向上攀登难得的机遇,想巴结都来不及,可何县令你太实诚了,脑子就是转不过弯来,左思量,右考虑,顾虑来,顾虑去,只想不让老百姓吃亏,把一切揽过来,当起“拉纤县官”,亲自的结果,给领导难看。你话说的实在,心里也是无意,但领导脸上掉血,让领导无地自容,不得不落荒而逃。这样碎碎的事都搞不好,办砸了,让上面看好你难。所以说,你何县令把百姓照顾得再好,也照顾不出任途的好来,这就是你上不去的真正原因。

历史到了今天,这种现象还在继续,“何县令”式的干部仍然存在。据闻,有一县新调来一位副县长,上级年终考评时,不少干部对他意见大,打分低,还有的联名反映他在班子里搞不团结,提出坚决把他调走。上面派人调查,获悉他到任后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一上班就往下跑,经常出现在田头、工厂、农贸市场,他不仅自己跑,还让县府机关人员不要坐办公室,每天抽半天到对口单位走走。发现问题让分管部门领导到现场,督促解决,对一名喝得脸红醉醺醺局长和一名迟到局长不给面子,当场训斥后,不依不饶,又在县委班子会上提出摆免意见,搞的其他领导神筋紧绷,在办公室坐不住,在岗不敢乱跑,人人自危。第二件事,过节拒收礼卡,不但自己不收,还在大会上讲,谁收谁倒霉,查出一个,公布一个。第三件事,基层有一家效益好的企业单位年底分红,觉上级领导辛苦,也为单位跑项目、跑资金说了不少话,帮了不少忙,出了不少力,所以每年给县委班子成员都考虑着一份红包,多年已成惯例。他来的晚,也给留一份,谁想他坚决不要,还把办事人员轰出办公室,他这一叫板,让其他领导也不敢去拿。而在年终考评打分时,参加打分的人员是县上反复挑选的人员,自然不会给他打高分。不查不知道,一查方知这位副县长与何县令一样,还是个好官。谁想,几年过去,县委班子里成员走马灯似的升的升,调的调,这位副县长却一直在原来的官位上干着,一点没动。

在干部选用上,尽管历朝历代都提出许多好的管理制度和办法,但在具体执行时往往走了样。历史上,何易于在评议时没列入优秀榜,不仅没升迁,而且不久还被调到另一个县去继续干他的县令。孙樵听了何易于的故事,在当时宦官专权、政治腐败的社会情况下,也无能为力,只是在惋惜后写了一篇名为《书何易于》的文章,被欧阳修看见,编入《新唐书》,才使何县令名垂青史、万古流芳。

时下,我们在干部培养上一再强调,不能让老实人吃亏。但说归说,现实中“拉纤县官”上不去的情况仍然存在,尤其在腐败和贿赂成风的一些组织和单位中,这种现象频频发生。如何去做,才能让政绩突出、真正实干的干部不寒心,这就要求我们各级组织杜绝走马灯式的考查,青蜒点水式的调查,要深入下去,到群众中走访,了解真实情况,给干部量好身,画好像,摆免胡吹冒撂的,让真正干实事的干部得到重用。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何县令上不去的原因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