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我由暗至明的一段路

【 张歆曼】
我由暗至明的一段路

余华曾在他的小说《兄弟》中写过这么一段话“走过路灯时,忽明忽暗,她低着头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幽幽地走来,像是从生里走出来,走到了死,又从死里走出来,走到了生。”

尽管在这世上只存在了十八年,经验不足的十八年,总有某一段路途前被立起了“危险勿入”的标志,这段路终日阴雨绵绵,现在是时候该让它重新被阳光所照耀,做一项从暗到明的施工了。

黯淡无光

01

那晚跟朋友聊好一阵子,像电影里那种妙龄少女的私房话,其难过又搞笑。曾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总是在回忆的人活得像是个拾荒者。”过去的一切太美好,继而导致现在拥有的都不值一提。虽说人应该是向前看的,向前奋力一跃的,但那实则困难,以至于我一想到未来就会心里发怵,直冒冷汗,事实上,依然不知不觉被时间推着往前挪动,然后告别各种各样的人,林林总总的事儿,再无比虚伪的给自己加个油,打个气,在无限循环之中,终结或许碌碌无为的一生。

为什么总是如此之颓丧,我总是不乐意翻阅之前在各种情绪下写出来的文字,说到底其实是没有勇气,我希望那一笔一画的文字永远地被死死封印在我过去的笔触之下,一方面我早已没有了那时候的孤勇,果敢,冲动,喜悦,不敌当初的样子必然会使我在痛苦的同时感到无尽的落寞。我这奇奇怪怪的思想却又总是促使我想起那些事情好多次,同父母漫无休止的争斗吵闹、同张牙舞爪的理科题争个你死我活的惨状、同一个人在一起相处时的举手投足,惨不忍睹。

小时候总用在地上打滚的方式发泄情绪,再大一点去和朋友聊天,甚至伤害自己,当下写下这些也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文字,那么明天会是怎么样呢?

02

天气越来越炽热了,令人心烦之余还有那么一点冷清。

和过去相比,现在的我竟有那么一些畏惧夏天,在我看来,夏天总是会有相当猝不及防的事情要发生。走在街上突然下起的暴雨,公交车上臭烘烘的混合的味道,看到有关过去的物件时一霎那的心慌,无可理喻。万事万物都有其发生存在的道理,既然解释不了,那就只能被迫接受。

我总感觉我和那些板板正正坐在教室里的高考生不一样,我想要挣脱这种束缚,自由自在的,但我又不能为此叛逆,反而弄丢了自己的前程,我现在所走的路,坑坑洼洼,总是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氛围,我到底还能坚持下去吗?

03

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用“如果…就…”造句,我写下“如果我不开心,就会哭。”

关于“哭”我认为我本人是最有理由发言的,小学因为丢了一根爸爸送的中性笔而号啕大哭,也会因为嗓子卡了鱼刺而感到命不久矣,后来因为拔牙,因为分别、狂欢、委屈、共鸣……从真正感到生理上疼痛或是受伤,递进到了心理上的感受,越来越飘渺且毫无价值的哭泣占据了最近我每一个脆弱破碎的夜晚。

我是个庸俗的人,向来不谈论沉重话题,即与我关系不大的事件,前者看起来宏大又深刻,是我不敢触及的。渐渐的受到了大大小小,许许多多作家的影响,慢慢领略到了向死而生,无力反抗之类这样稍显阴暗的话题,于是情绪也逐渐低落,可能正是因为年龄太小还不足以接受这样的现实,我开始远离那些带着色彩的,欢愉的文字,并且总在文章结尾将一切画面转为黑白灰。

04

今天的天特别蓝,蓝得跟百事可乐的瓶子一样,跟校服洗褪了色一样。

中午从补课机构忙里偷闲出去散散步,着实体会到了桑拿般的热气儿,尽管还不至于达到盛夏时期的那种燥热,可对好久没出门的我而言还是能体会到高温正在渐渐袭来。当今天我走在街上时看到各种各样的人重新忙碌起来的身影,发传单的大声吆喝着,外卖小哥头盔上的兔耳朵摇晃,快车司机忙碌接单的喇叭声,我意识到这个世界正重新冉冉升起一股烟火气,并且慢慢覆盖住了疫情那几个月被死亡与恐惧笼罩下的阴冷,这是我好久以来从未感到的丁点快乐。

猛然之间,我想要飘在空中,同王小波笔下忽明忽暗的云自由着,不过无奈,我暂时无法成为那朵被阳光普照的云,那就成为脆弱夜晚随风飘荡的一片雾吧。

05

今晚的晚自习久久没法将心平静下来。

我发现年年到了五月底六月初总会在天气很好的黄昏时段刮上一阵风 ,我们且称之为“妖风”,大概率是这风的原因,老是挂得我心肝儿颤,总感觉有什么事情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发生,到头儿来,只是我空想一场。而且更加可笑的是,每每到了这一时期,我的泪腺会莫名发达,随之而来的是厌食、烦躁、心慌,我完全知道这毫无必要,可这情绪,不受控制的,糟糕透顶的,无情的将我往悬崖边推呀推,力气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过去我会疯狂地呼救,慌乱地蹬着双腿,当掉下去的那一瞬间或许会大叫,会痛苦。现在可完全不同了,我任由那莫名其妙的怪物推搡着我,撕扯着我,我一动不动,似乎要比一比谁更害怕谁,当被一把推下去的时候,我只是闭上眼睛,等待下一次的情景重现,我知道没有人会捡起深渊中那残缺的我的碎片,所以我每次都会用最后一点意识将我拼接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无奈地向前走去。

现在,我急需一个好消息来抚平我又突如其来的压抑。

06

仅仅是因为看到有关过去的一个物品,往事的痛苦难耐像是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一股脑地冲了出来,无法摆脱。

胸口被挤压的那种沉闷使我所有的器官几乎都接近衰竭了,趴在黑暗中那张桌子上痛哭,没错,我又开始了,通红的眼睛不断发酸,但眼皮不会眨了,整个人呆在那儿,似乎想了许多的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隔着雾蒙蒙的东西般,我好像看见了我和他在一起以及相互纠缠的那一段时间,在我眼前一幕幕的闪过,飞快的,迅速的,过电影儿般的,我根本捉不住,手边也没有暂停键,就那么手足无措的,直勾勾的看着它们离开,看着它们往天上缓缓地飘,不知道要去哪里,我没法呼吸了,没法让自己停止颤抖。

比起生离来,我更能接受死别,在我看来,前者总比后者要复杂得多,吵闹得多,所以就让有些东西留在人世间,别的因为已经死亡而变得神圣宁静的记忆就离开嘈杂喧闹的这里。

07

也许落叶归根是有道理的。

从出生到即将来临的十八岁对我而言就是一片叶子从脱落树木到摔至地面的过程,快要成年跟小时候的有些画面最近总在重叠,如果说是我想多了 ,那我宁愿自以为是。我戴上了小时候十分抵触却戴过的牙套以及今天中午躺在木架子床上体会到了从前常常感到的怅然若失。

至于为什么会感到落寞,我毫不在意,只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词语——“心空”,我的心是空空的,除了阵痛,其他任何时候都是没有知觉的,那种疼是活生生逼死人的,是眼泪无法被控制而直接留下来的,就像过去当那颗心还是充盈着丰富的情绪的时候,从而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扬,目光炯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连心房里面的血管都不复存在了,我憎恨这样的我,我的心。一无所有的我因为回忆而条件反射继而活在世上,同成千上万副行尸走肉一起。

今天的文章是关于拥有诗意人生的失意人还拥有一颗诗意跳动着的失意器官。

08

记录一个临近崩溃的下午。

其实我还挺期待今年夏天的,高考的结束也代表了一段时期走向末尾,所以就要画句号,写终了。2018年的我想着这个句号一定会漂亮,会写得轰轰烈烈,现在还是算了,我的轰烈在痛苦回忆的开端彻彻底底的画上了一个缺烂无比的叹号或是问号,我现在只希望毕业这个句号小一点再小一点,轻一点,淡一点,不要再打扰到未来的我好好往前走,那么我宁愿不要奇迹了。

到了这个月底莫名每天都会有些难过,好像也不完全是因为过去的一系列事情,大多数还是自己,太多太多的遗憾和离别占据了我的每一个夏天,也有可能占据每个二十一世纪少年的夏天。除了2018那完美的,不忍想象的,好的令人发昏的夏天,或许是我过于抬举那年了,也许那一年很平常,只是我其他的年份过得太糟糕罢了。

麻烦自己,停止回忆。

作者简介:张歆曼,十八岁,陕西西安人,在校大学生,热爱电影以及文学,常通过文字来记录自己的生活与心情,渴望在此方面,开拓出自己的一片小天地。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我由暗至明的一段路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