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袖子的性

袖子的性
文/飘

那人说性是美妙的!听这话的袖子实在接不下去了。袖子是在农村大炕上长大的,长大的袖子半夜里被兴奋的呻吟激灵醒后,躲在被窝再不敢动一下了。
袖子要搬出去住,十二岁的她胳膊细的像麻杆,抱着印有大红牡丹花被面几乎看不到路。还好,东屋到西屋只有十来步。
袖子有一台录音机,姐姐留下的。袖子从《水手》到《甜蜜蜜》听得磁带断了条。
袖子住的西屋只有一张床。北墙摞四袋陈年稻子,挡住了窗口。袖子很少在那驻留,更多时候她躺在床上看南窗的亮光。看架子车上爬的扁豆花,一朵朵像要飞的紫蝴蝶。
“袖子,蚊帐该撤下来了。”妈妈在厨房轻轻地喊了一句。
“啊,我知道啦。”袖子答回着。没动。
被闲置竖起来的架子车挂的冰凌,晶莹剔透。袖子拆掉铺在身底下的褥子面,兰花中开了一朵红。书上说女孩子十四岁会来月经。袖子刚过完十三岁生日。没人告诉袖子冷水洗会干净。袖子搭晾到外面洗衣绳上时,把有印迹那面翻里头。
爽的嗓门真大,喊袖子的时候她装作没听见。袖子知道爽要她拎着。爽和袖子一起去小卖铺买手纸。爽拿吃的,要袖子拿纸。袖子把纸拎在后背走。
爽告诉袖子什么是初潮,怎样不侧漏。还拿给袖子一本她爸爸从南方带回的杂志。有些情节袖子读着脸红,忍不住还看。袖子觉得自己要成了书中说的坏女子了。
袖子觉得母亲也是。
父亲更像书里的流氓。
其实袖子母亲那年三十八。如狼。
爽是被警察送回家的。一起送回的还有真真。她们还没搭上去草原的火车就被送了回来,送了回来的俩人没法安心坐在教室里听课,耳边老有苍蝇的嗡嗡响和私奔声,最终一起辍学。袖子妈不让她去爽家,说小小年纪就学会离家出走,早晚会学坏。
袖子看着接亲车把隔着一个院子的爽一溜烟地拉走了。爽妈挺直了腰杆子,还长出了一口气。
爽抱着孩子回娘家那天,在门口袖子问过爽,为什么?
她说什么为什么?我就想看看大草原到底有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美,男子弯弓射大雕的样子。可惜没看到。
那年袖子已经不听录音机了。她结婚带的音响可以放碟片。“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叶倩文唱的声竭力透,袖子想何曾潇洒走一回呢?!”
袖子从入洞房那天到和丈夫合房二十日才完成。现在袖子听露骨的话脸还微微红。
爽问她有没有高潮时,她觉得妈妈说的没错爽是熟早了。
当袖子听那人说性爱是美好的。袖子就不说话了。
那人是男生,还在城里长大。
袖子的女儿床头放着一本《性启蒙》。袖子拿起来又放下了。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袖子的性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