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唢呐王

唢呐王
张淑清/文

  老杨自己也不知道,有一天会成为辽东一带赫赫有名的唢呐王。
  事情追溯到二十年前,那时候,老杨还只是个挑着担子卖针头线脑的货郎,除了对唢呐的痴迷,根本没有本钱娶同学梅子。一个沮丧的秋天,老杨去朱集镇进货,正遇到一家迎亲的队伍停在那争论,老杨一打听,原来,男方家许诺的唢呐队来不了,新娘在生气,不下车,要悔婚!
  这可不是小事,新郎一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老杨的脚就迈不动了,连忙从担子里取出一只唢呐,唢呐把拴着红绸布。瞬刻,一声长调,天地之间回旋着高亢喜庆的《凤求凰》。
  新娘欢喜得哭了,下车跟着新郎走。众人喝彩,鞭炮齐鸣。
  这一次吹奏,老杨的名气就上来了,以后的日子靠着红白喜事给人吹唢呐挣点小钱,梅子也被她父亲逼着嫁去了邻县,这件事成了老杨一辈子咀嚼不尽的酸苦,至今单身。
  老杨坐在家里,抚摸着唢呐正胡思乱想,徒弟小高来了。
  小高说:“师傅,有人在朱集上设擂,指名道姓要向您挑战。”
  老杨听了,问:“谁”“ 何天国。”“何天国?他干嘛要挑战我?”
  小高说:“她就是梅子阿姨的丈夫啊,师父……我也是听人说的。说梅子阿姨一直没忘记您,何老板很吃醋。所以,这几年,他专门去陕北拜师练习唢呐,发誓要打败您……”
  老杨说:“他富得流油,开了几家大型超市和农家乐,难得还惦记着这事。”
  老杨没有了梅子,心里不知有多苦,想着你何天国既然挑战了,我也必须应战,不然,在梅子面前就永远失尽了面子。老杨决定带着小高迎战。
  第二天是腊月初一,老杨师徒两个刚到朱集街上,三个小青年就迎上来说:“杨师傅,我是今天民乐擂台赛的义工,负责接待参赛的人。走,我先带你们去吃饭。”
  一行人到了后街“美人农家乐”。老杨傻眼了,灶上掌勺的,不是梅子吗?二十几年不见,她身体胖了,但脸蛋还是那么好看。梅子吃了一惊:“你,你真的来打擂?”
  老杨“嗯”了一声,转身就找了个单间进去了。
  来打擂的还有其他几个小乐队。大家抽签,安排对手。老杨说:“我没时间耗,直接与何老板单挑!”
  白净高瘦的何天国笑道:“唢呐王就是唢呐王,霸气!嘿嘿嘿……”
  民乐擂台就搭在街口。自发赶来的观众,数以千计。几个小乐队先比赛,争夺三四五等名次。冠亚军没有悬念,肯定是唢呐王和何老板的。比赛中,梅子神色慌张地在后台找到了老杨,递给他一只新唢呐说:“你今天用这支唢呐。”
  老杨问:“为什么?”
  梅子说了句“别问为什么,你就听我的”后急匆匆地走了。
  轮到老杨上场了。他和何天国各带徒弟,站到了擂台上。
  何天国说:“老杨,既然是决赛,我俩得订个比赛规则。我输了,就用不再吹唢呐。你输了,也不能再吹唢呐!”老杨说“好!”
  两人在公证方的主持下签了比赛合约,比赛开始。可是,小高却输给了何天国的徒弟,他吹的曲子竟然走音。
  何天国笑得前仰后合,说:“老杨,我俩还比吗?”
  老杨一咬牙:“比!”
  何天国吹的是《百鸟朝凤》。吹奏完毕,顿时掌声、欢呼声雷动,说真的,老杨吹了几十年唢呐,还没听过第二人能吹出这缠绵悱恻之音。
  但是,老杨成竹在胸。他拿着陪伴自己几十年的老唢呐信心十足的举起,深吸一口气,鼓着腮帮……奇怪,吹出的声音也如徒弟们一样走音。
  全场大惊。这可是唢呐王啊!怎么会吹出这样曲子?
  老杨惊骇地放下唢呐,往喇叭里一瞧,明白了,他的唢呐被偷换了,这把唢呐与自己的那把外表一模一样,但这把唢呐的内口有个小口,自己竟然没有发觉。
  老杨鄙夷地看着何天国,说:“何老板,我输了。从现在起,你是唢呐王!”
  回家路上,小高愤愤不平:“这个何天国,偷偷在我的唢呐上做了手脚。我的唢呐哨子被剪了缺口。师傅,你的唢呐咋回事?”
  老杨说:“他偷换了我的唢呐……也是我们多喝了几杯,让他做了手脚也不知道。”
  老杨信守承诺,从此不再吹唢呐了。
  但是,几个月后,何天国来了。他是吹着唢呐来的。他送来了老杨的唢呐,真诚地说:“老杨,对不起,梅子对我说,唢呐是民间国粹,我们只能将它继承并发扬,而不是相互争斗。以后,我出资,决定每一年举办一次比赛。”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唢呐王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