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难忘儿时的评书

难忘儿时的评书

记得三十年前,我上初中的时候,家里没有电视,我用省吃俭用的二十元钱买了一部收音机,我十分喜欢它,对它爱不释手,于是收听节目就成为我业余生活的一大爱好。在众多的收音机节目中我尤其喜欢听评书,它那委婉曲折的故事情节、高潮迭起的故事悬念、加上演播者绘声绘色精彩地描述,一下子把人带入那种奇妙无比、乐趣无穷的意境中去了,不由得让人好一番回味。

那时我经常坚持听评书,对许多名家段子都耳熟能详,由袁阔成演播的《三国演义》到单田芳的《隋唐演义》《薛刚反唐》,从柳兰芳的演播的《杨家将》《岳飞传》到赵维莉的《萍踪侠影》《神州擂》、还有王刚演播的《武松演义 》《夜幕下的哈尔滨》等等,都无不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评书中许许多多精彩片段也时时地留在脑海里,自然别有一番韵味。我初二那年,我所在的学校离我家约有二公里远,而且中间还隔着铁路和公路,放学后如果按正常回家,至少要用二十分钟。那时我们每中午的放学时间是十二点十五分,而评书开播的时间是十二点半。为了不耽误收听评书,一放学我都是一路小跑,只用了十分钟就跑回家,回到家里也顾不得放下书包,或者是歇一下气,就急忙地打开收音机,这时刚好准点开播,评书大师们那熟悉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腔调顿时在我的小屋弥漫开来,那千军万马奔腾的嘶杀声,那咆哮澎湃的浪涛声也仿佛在耳旁回响。那无数英姿飒爽、威猛凛凛地英雄人物也仿佛历历在目、栩栩如生地在眼前浮现,不知不觉中,我已深陷入评书那奇妙的意境和氛围中去了,常常忘了妈妈唤我吃饭的声音,也不止一次地挨大人的批评,但我丝毫也不减对评书的兴趣,依然在每天的中午十二点半,准时地打开收音机,来继续收听它。
评书听得多了,学习成绩没有见有多大的进步,但受它的影响,我的作文水平却大大地提高,词汇也多了,语言也更丰富了,写起文章来旁征博引、有理有据,受到了老师的赞扬,作文也因此成为老师今后向同学们朗读的范文。下课没事的时候,我会不失时机地给几个要好的同学也绘声绘色地讲上一段,让他们也饱一饱耳福。讲到精彩处,适时地也会学一学演播大师们的样子,还不忘来上一句: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戛然而止,让那些听得入迷的同学,一个劲地追在屁股后想听故事的结尾,这也常让我开心得不得了。

不经意间,三十多年已经过去了,如今的我生活和工作很忙碌,闲暇我也会看书、听歌,或者是上网聊一聊天。尽管现在的各种艺术门类繁多,包括在网络上也有不少的艺术形式,但我却很少再听到评书了,它那独有的艺术形式和魅力让人至今回味,那所无法代替的声音还时时在耳边响起。也许再过若干年,随着时代的变迁,评书这种艺术形式也可能会被人们所淡忘,但象我这种受过它深深熏陶的人们,我想永远也抹不去对它的记忆吧。

作者简介:
段华峰,现供职于渑池县公安局宣传科。三门峡作家协会会员,渑池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爱好文学,曾出版个人散文集《花开的声音》。以读书为趣,在文字中体味快乐。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难忘儿时的评书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