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用黄金装饰,生命也依然苍白 ——读《金锁记》阅曹七巧

用黄金装饰,生命也依然苍白

——读《金锁记》阅曹七巧

在所有人眼里,曹七巧都是个小人物,一个总想上蹿下跳却总落人话柄的角色。连在丫头嘴里她都是被奚落的谈资。她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曹七巧本是麻油店的小市侩,嫁到姜家,是水土不服的。她本也有她说说笑笑的朝禄哥,还有她哥哥的拜把子兄弟,她自有她的朋友圈。如果她这辈子都呆在那里,她的人生轨迹也可能如七仙女一样,也是一个温柔贤惠、夫唱妇随的多情少妇,也可能如大多数中国缠脚的女子一样,颤颤巍巍走完自己窄窄平平的一生,在伫望日出日落间品味自己不咸不淡的生命。

可命运一下子把她推到姜家,这个漩涡涌动的地方,与她相伴的,是一个没有感觉的生命,这怎不叫她惶恐?

曹七巧有生命,更有命,她得顺从她的生命,更得臣服于她的命。于是,她似乎一辈子都在在乎她的命,而忽略了生命;她一辈子消耗了生命来守她的命。金钱就是她的命,是她用生命换取的。她嫁到姜家,明知道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有她想要的命,她就是为此而活的。

曹七巧有爱,尤其对季泽。季泽是个纨绔子弟,是典型的坏男人,即使这样,七巧也对他心甘情愿;甚至嫁到姜家,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寄情于季泽的。可对着七巧的灼灼痴情,季泽不搭理她。他们无非都是在渴求男人或女人,季泽把热情投向她,划不来;而七巧是除了季泽,再也见不到像样的男人,两个人都不过如此而已。七巧是幼稚的,为了一个别人,嫁了一个丈夫,赔上了自己的一生。季泽在她心里,如一阵风一样,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却抓不到他,这也让她一生空虚无边。分家后季泽来找她,让她欣喜,她觉得她还是有人喜欢的,这给了她多大的希望和自信啊,甚至还给了她挑战礼教的勇气,让她压抑的整个生命都想光彩起来。可惜,季泽想要的不是她,而是她用生命换来的命——她的钱。只要提到她的钱,她就会警觉起来,警觉到连狗打哈欠都能听见。她怎能容许别人动她的命啊?于是,她就把季泽臭骂一顿。她是爱季泽的,她对他能舍得整个自己,却舍不得钱,这种爱,也就望钱止步了。

曹七巧也爱她的大哥曹大年。曹大年去姜家见七巧,总是要挨骂的,这并不是曹大年做错了什么,而是七巧活得委屈。这种委屈找谁诉说呢?姜家人不行。她总觉得别人在笑话她,确实也是如此。在她们面前,丈夫不如人自觉矮人一等,要强的七巧自然不肯在语言上输给她们;娘家人,自然成了她宣泄的对象。她嫁到姜家为了钱,为了钱她可以搭上一生的幸福,她觉得别人也是一样。她嫁到姜家受尽委屈才得到了钱,她觉得别人也理应这样。她觉得给别人钱就是爱,所以,挨了她骂的曹大年没少得东西。

曹七巧熬了一生,守住了点儿残金败银,这些,是不能抚慰一个人的生命的。曹七巧一生奔钱而来,却要处处显得自己本不为钱。她一生都在为自己的这一点小虚荣摇旗呐喊。嫁到姜家,自觉身贱不如人,尤其在那个年代,人总是很奇怪的动物,自己内心的空虚都需要用一张嘴来填补,尤其是女人,曹七巧还是个典型。她本在姜家无足轻重,却偏要嚼出些分量来,就如自不量力在老太太面前说云泽的婚事,在兰仙面前显摆功劳,每一句话说出,更让她如飘向天边的云,在别人心里,淡得似乎可以忽略不计。

无论结果如何,曹七巧还是要呐喊的,她是在为自己助威,这一生,除了她自己,是没有人为她助威的。她的心,就如一个游荡在荒冢间的孤魂野鬼。在分家时,七巧故作镇定,心还是那颗守财的扑通扑通的心。她故作矜持不先到,想尽显自己的风度。对于曹七巧来说,分家比嫁人还重要。嫁人只不过嫁的是她的生命,而分家分的是她的命。为了命,她必须抗争,大闹一场,抖搂了事先蕴蓄的所有风度。最后,九老太爷拂袖而去,觉得她不可理喻。是啊,九老太爷,一个用名门望族撑起的族长,怎能理解曹七巧作为小女人的心酸?他只觉得她变态。最后,七巧还是扳不过命运的。本来。在她嫁到姜家的那一刻起,她的一生就被叠吧叠吧装进了命运的套子里,如皮影戏中的小人儿一样,再怎么跳也跳不出像深涧一样的围屏。

曹七巧的确是变态,在所有正常人看来。她的变态源于她的饥渴。七巧也有青春,也有美丽,也曾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到街上去逛;也曾有滋有味地享受少女情窦初开的花季,感受过自己滚圆鲜活的生命……而她,却掉进了姜家的墓穴,守着一个没有人气儿的男人,怎叫她不饥渴?

年轻时的饥渴表现在对季泽的神往,明明知道他是一堆垃圾,可她,就是想沾沾人气儿,让一个有人气儿的男人抚摸,感受一下与一个真正男人的欢爱。就这个念想,让她空挂了半辈子。花儿一样的情韵都凋谢了,她的饥渴却还在那里发酵着,膨胀着……季泽只对她的钱动心,竟然对她不动心!这,让她很扎心,也很绝望。从此,与他一刀两断一了百了,可,她的饥渴了不了。

这个男人是靠不住的,他只不过是想算计她的命。哪个男人能靠得住啊?也就长白吧。于是,她把内心的饥渴与荒芜抖落给长白看。长白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完全靠本能长大。如果说非得受点儿什么教育的话,那就是他跟着季泽上过妓院……母子两个一拍即合,把男人与女人之间的那点儿私密全晒出来,并以此为乐。一个是没有享受过生命欢悦的饥渴的曹七巧,一个是靠本能混大不知廉耻的姜长白,即使是一对母子,却也能聊得斗转星移,日升日落。长白是没有灵魂的,如同他的父亲。
家里要是总有这样一个盯着你隐私的人,就足够让你尴尬;更何况,她还把你的隐私四处宣讲招摇别人也来品品,这就如把人剥光了衣服,还让你站在大街上,迎着来来往往的人指指点点,还让你感觉这很正常。七巧渴望但得不到的,就想用这个证明别人也无非如此。她太想要了,可她没有资本啊,没人碰她啊!这恐怕也是多少个无眠之夜七巧最伤的痛。她的饥渴与长白的描述相遇了,让她终于可以嗅到一点点热望了,可她的热望,燃烧了寿芝,还有绢,也把长白烧得半死不活。

七巧的欲望还在燃烧,毁了长白,还祸及长安。七巧本是把长安看成自己生命一部分的,在最初还能掌控长安时,就骂春熹对长安居心叵测。长安不明白怎么回事,七巧觉得自己明白,就把长安圈了起来,圈定到自己命运的小圈子里。裹脚,就是七巧栓长安的无形的锁链。

长安本该有自己的路要走的,就因为丢了床单,又不得不回到七巧的身边。有七巧做榜样,长安也慢慢成了第二个活脱脱的七巧,包括骂人的腔调都神似,这样的长安,七巧喜欢。七巧觉得大烟好,也让长安吸大烟,就如当初拽长白一样,把长安也牢牢地安顿在了烟榻上了。七巧是做不了自己的主的,但她对做主的那份渴望,还是足能拉住长白和长安的。他们都躺在了她的烟榻上了,也不想跳出七巧的手掌心了。七巧的命运是深陷在铜臭的泥淖中了,她也要把他们拉进去了。

长安也有青春,就如当年的七巧一样,一样对生活充满渴望,一样对爱情有向往。七巧是把长安当成自己的翻板,自己没有经历的,怎允许长安去尝试?长安遇见童世舫,努力想在童世舫面前做淑女,她差一点儿就成功了。

可她还是差了一点儿,因为七巧不允许。七巧再次用自己的欲望燃烧了长安。七巧的心虽被锁住了,但嘴是自由的,她左右指责,长安横竖不对。七巧的内心像有两个小人在吵架,一个是长安的母亲,也希望长安有个好未来;一个是和长安同样是女人的她,为什么自己得不到的,她长安凭什么得到?她不甘心,对自己的不甘心。

曹七巧终于走完了她稀稀落落的一生,带着她稀稀落落的希望,还有稀稀落落的爱。曹七巧本以为她走上了一条铺满黄金的路,谁知,正是这黄金冰冷了她的心,还有她的一生。她本想用黄金赢得尊严,哪知,因为苛求,她在金钱面前尊严却荡然无存……

作者简介:
卢超,滑县产业集聚区英民中学语文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爱生命,爱涂鸦。总觉得自己懂事太晚!邀您一起游历人生智慧的风景,品味本该属于我们的自由、温婉、淡定和从容!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用黄金装饰,生命也依然苍白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