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词坛飞将-辛弃疾

宋离波

辛弃疾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人物,我们可能还停留在南宋著名词人的印象里。但当我们把时间回到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这年生活在金国的辛弃疾参加了耿京领导的起义军,也开始了辛弃疾一生中最为缅怀的金戈铁马生涯。可这样的时间并不长,公元1162年当辛弃疾南下与南宋朝廷联络的途中义军领袖耿京被叛徒所杀,辛弃疾回马疾驰率五十多人奇袭几万人的敌营,生擒叛徒张安国。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成为了辛弃疾后来一生中每每不能释怀的记忆,但这样的时光在回到南宋就被迫终止了。从此辛弃疾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回到前线战场。而这年辛弃疾才25岁,25岁对于一个人来说正是满腔热血建功立业的时间,而对于辛弃疾则是从将军到词人的转折。这样的转折对于辛弃疾来说是痛苦的。这样的事实对于辛弃疾也未免太残酷一些,但我们仍然应该感到一丝庆幸。历史少了一位伟大的将军,但给我们留下了一位慷慨激昂的豪放词人。
由于辛弃疾在金国出色的英勇表现,在回到南宋的不久就被宋高宗授予江阴签判,它的全称是“签书判官厅公事”。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文职类的小官。对于有“壮声英概,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美誉的辛弃疾,这样的官似乎太不合时宜、太不合胃口了。从此辛弃疾是孤独的,是无奈的。没有用武之地的将军的内心是煎熬的,没有了刀枪剑戟只能把一腔的热血付诸笔端。

他在《青玉案-元夕》写到“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想辛弃疾写元夕的热闹,更多是在表达心中的伤痛,故国大好河山还没有收复,可南宋的朝廷呢?声色犬马、纸醉金迷。所以他才会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希望有人能读懂他的痛苦,也希望有人能让他施展抱负,渴望遇到一位明君。《美芹十论》、《九议》这些军事论著无一不是精辟之论,满朝文武才都知道有道理,可就是束之高阁、拒不采纳。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词人在辛苦的等待中慢慢都有些绝望了,可怜无数山,那山遮挡了词人北顾的视线,遮挡了词人一生的坚守。那水似乎也化作了词人日日夜夜流不完的眼泪!辛弃疾是落寞的,他一生都在等待中度过,可等待的却是一次次的贬黜。有人说辛弃疾中间不是创立飞虎军,平定了盐商叛乱吗?对于一心把收复河山、王师北定的辛弃疾来说这一切都太小儿科了。公元1207年辛弃疾病逝,享年六十八岁。临终时扔还大呼“杀贼!杀贼!”

清代陈世昆评价辛弃疾说: “词至稼轩,,纵横博大,痛快淋漓,风雨纷飞,鱼龙百变,真词坛飞将军也。”词坛飞将也许是对辛弃疾最后一点心灵慰藉吧!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词坛飞将-辛弃疾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