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叶天士和姜琚

 叶天士,号香岩,苏州人。叶天士是嘛人,响当当的江南名医,人称赛半仙,专治疑难杂症。伺候过皇上,当过御医。皇帝老儿得病,叶天士一准手到病除,康熙皇帝一高兴御笔亲题”天下第一名医”匾额。姜琚是谁?姜琚也是名医,姜琚乃山东夏镇街人氏,医术在十里八乡很有名气,当然和叶天士没得比。叶天士和姜琚,两人一南一北,相距千里之遥,互无交集,却横生出一段故事。
  姜琚,字佩章,夏镇泰山村人,出身贫寒,少时聪明好学,通经史善诗文,博学多识。无意仕途,不进科考。姜琚目睹百姓疾苦,立志扶危救困,遂精研岐黄之术,每日闻鸡而起,伏案诵读,夜以继日精研《黄帝内经》、《脉通》、《灵枢》、《素问》、《八十一难经》等中医名著。
  康熙四十年初,夏镇一带瘟疫盛行,百姓遭灾,缺医少药,姜琚心怀仁德,为普救众生,架锅于运河街上,日亱熬煎自已配制的中草药,供百姓免费饮用,並让家人为病重者挨门送药,救活病人不计其数。百姓为感其恩,特制作金匾一块,上书“华佗在世”,敲锣打鼓送至家中。

  姜琚博采众长,学为所用,对同是夏镇名医王叔和的医学理论和医术有深入研究,在临床辨证方面具有真知灼见,立方遣药有化险为夷之功。姜琚擅长内科、妇科,尤对瘟疫治疗有奇术。
  康熙五十年八月,夏镇北滕州刘村盛产黄梨,其梨之甜之大之黄之香之脆誉满乡里,梨再好不一定卖上好价,能人王孝义伙同村人租船去苏州卖梨,船到苏州不久,王孝义突然染病,日见病重,访求当地名医叶天士诊治,叶天士诊脉后,对王孝义同伴说:“此病已成肺痨后期,实为不治之症,医药无用,急速回家,越快越好,否则,将危于途中。”王孝义听闻叶天士曾当过御医,对其诊断深信不疑。未等梨卖完便沿大运河急急往家赶,这一日梨船停泊夏镇小闸口处,几个人在岸上饭铺谈及王孝义病情,饭铺掌柜听到几个人谈话,说:“夏镇街姜先生医术高明,何不让其瞧瞧。”几个人便抬着王孝义来到姜琚门上。姜琚诊脉后,问其病因,得知是刘村的梨商,问船上还有梨吗?人答有,听说有梨,姜琚说这病有救了。遂提笔写中药两味,嘱配煮熟梨食之,并饮其汁,回家后,家人依姜琚嘱咐,药配梨煮之,让王孝义服食。病情不几日大好,不足三月病痊愈。转年,王孝义复去卖梨,又寻叶天士瞧病,叶说无病,王遂实告姜琚诊治过程,叶天士听后十分惊愕,于是说:“医学深远,其奥妙非一人所能解,你好了不更好”。支支吾吾打发王孝义出门。叶天士深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随后叶天士便起身奔赴夏镇,并装扮成乞丐,讨饭于姜琚门前,一连多日,叶天士见家中仅有姜琚和夫人二位老人,遂借宿其家,帮其挑水,打扫庭院清扫屋地,居两月有余。一日,一患者于庭院外车上呻吟不已,全身浮肿,痛苦不堪,姜琚诊脉后,到屋里写处方,写到“砒霜”二字,握笔展转,下多下少犹豫不决,站在身后的叶天士一时冲动,喊出“砒霜五钱”,姜琚猛抬头看是家里的乞丐,惊讶不已,暗想此人决非等贤之辈。开了五钱砒霜,让患者亲属取药煎熬,当场灌下,时辰不久,患者泻黄水后病安。

  姜琚医病只开方不售药,患者多拿方到月河涯育生堂药铺买药。一日,育生堂掌柜的女儿突然身痛发热,即请姜琚诊治,叶天士同往,叶旁观望诊,知女系毒邪内蕴,非急救不可,于是围女惊乎“有鬼,有鬼!”女大惊,掌柜愤怒不已,姜琚明白叶天士良苦用心,于是携掌柜外间言明。原来女欲出痘疮,元气素虚,不能托毒而出,因此借用受惊气功,毒火方能外泄,痘才表出。是夜,女果然出痘,病即痊愈。掌柜转怒为乐,重金相谢,姜、叶不受。
  事后,姜琚把叶天士恭请到屋里问明来意,方知眼前的乞丐就是江南名医叶天士。尔后,二人深谈医术,切磋琢磨,甚是投缘,互相敬佩,结成挚友。
  叶天士师从姜琚其间,夏阳名士为母立节孝坊,特请姜琚巽联,叶天士作书。其联曰:“玉碎珍沉化作清风阵阵,山飞海立,长留正气绵绵”。横批“烈竟秋阳”。其书法度严谨,笔力遒婉,雅静洒脱,蕴藉多姿。师徒书文并茂,一时运河两岸大江南北传为佳话。
  昔日,夏镇街上曾高悬着“烈竟秋阳”金光耀眼几个大字,可惜到了文革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作者简介

   秦臻,山东省作协会员,济宁市作协副主席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叶天士和姜琚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