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细碎的,细碎的……

文| 张莉

  晨起,阳光透过窗帘亮亮地洒进来,便知天气晴好,心瞬时娴静起来,这样的季节本打算出去走走看看海,却不想他加班,我垂头丧气,兴味索然。
  他什么时候走的我并不知道,醒来时依然兴致大起,跃跃欲试,今天要穿运动服,连着十多天穿着拘谨,现在终于可以全身心地放松,于是洗了把手,懒懒地下楼,悄无一人,饭桌已撤,不吃了吧。难得清净,终于下决心整理一下衣物。自换季以来,夏季衣物占满了衣柜,一直没来得及整理。我慢悠悠把衣物搬出来,堆了一床,一件件叠着,衣服中潜藏的回忆也被我一一展开,小心叠好,细碎的幸福在心头漾开,漾开……
  我喜欢在繁忙的生活中寻出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亦或是夕阳斜照的黄昏来整理旧物,这其中有难以言说地美妙。多年前,当我读到张爱玲的书,便为之着迷,爱不释手,“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您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该完了……”(《沉香屑——第一炉香》)“我给您沏的这一壶茉莉香片,也许是太苦了一点。我将要说给您听的一段香港传奇,恐怕也是一样的苦——香港是一个华美的但是悲哀的城。”(《茉莉香片》)后来,偶然翻看她的《对照记》,便知她也是这般地喜欢翻看整理旧物,再后来我读到三毛的《我的宝贝》也是如此狂喜不已。

  我拿起一件红色的短衫:那强而不烈的阳光,那静谧的公园,还有那条曲径通幽的绿竹小径,顿时展开。当时头发的香气甚至都可以闻得到——南方的小城里曾经流连过北方的一个女子。
  我轻抚着亚麻布料画着墨蝶的素色旗袍:微雨的师大,两个丫头淋着小雨在那里拍照臭美,她们总是一拍即合,然后迅速行动。
  那条披肩展开:三月,油菜花灼灼开放,我迎风而立,伸展双臂做陶醉状,室友半蹲抓拍。
  ……
  我一生最任性恣肆的时光恐怕都留在了师大,现今工作的自己终日也只是默默,那些可以倾心相谈的人早已散在了天涯。

  前次放假回家,夜半辗转:好想继续念书,好想每天都是新的,这种停滞重复的生活早晚会厌倦。不然考博吧,辞掉工作考博。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占据我很久,可是,辛辛苦苦才与他相守又这样轻易放弃,于他也是不理解的吧,罢了罢了。
  未放假前,便盘算着出去走走,但真要出行,心中却还是惴惴,那是对未知本能的恐惧,到底是缺乏勇气的人。
  旅行应该是对当下生活常态的短暂逃离,一个包,一个相机,走走看看,与许多人碰撞而后离开,以此找到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细碎的,细碎的……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