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万家灯火

文/布明明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灯火寄托了游子愁,归乡梦。灯火,驱散黑夜的狰狞,温暖岁月的冰冷。
  儿时的灯火是温暖的梦。我在橘色的灯光中,拉着父亲的衣角“走遍天下”。父亲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有很多伙伴,于是晚上,我最喜欢跟着父亲从灯火阑珊处奔向灯火明媚处。父亲或下棋或聊天,我通常不说话,因为嘴闲不住。每到一家,主人总会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拿给我吃,几块糖,一把炒豆,一捧青枣,爆米花,花生米,甚至于半个白面馍馍,我吃的心安理得且津津有味。那时,灯火香香的,甜甜的。
  停电是经常的事,啪的一声,灯就灭了,远远近近的有人在喊:停电了,停电了….大多是孩子的声音,满是快乐的。母亲在黑暗中摸索到一小节蜡烛,夜再次被点亮,随着烛光摇曳着。母亲有一肚子的故事,故事在烛光中起伏,我的心也在起伏,咯咯地笑,呜呜的哭,当我哭的太厉害,母亲就拒绝继续讲下去。我勇敢的檫干眼泪苦苦哀求,母亲继续讲,那一个个的悲欢离合,听得白烛也泪眼滂沱。似乎又啪的一声,灯亮了,村子里又有了此起彼伏的喊声:来电了,来电了……这次听得出添了不少大人的声音,满满的兴奋。我噗得吹灭蜡烛,母亲的故事已接近尾声,母亲含着笑,手里飞舞着毛线与竹针,那些英雄美人们都有了大团圆的结局。灯光朦胧着睡眼,静静地,美美的。

  那时候村里没有路灯,其实也不需要路灯,月亮就是我们的路灯。那时候的月亮,亮的可以清楚地看到奶奶脸上的皱纹,爷爷吐出的烟圈,孩子脸颊上的酒窝。不管春夏秋冬,月夜下总暖融融的,因为我们喜欢在月夜下奔跑。我们边跑边笑,月亮也跟着跑,还有风声与虫鸣。我们呼吸着凉凉的空气,心里如同我家压水井压出的水,清清凉凉的,干干静静地。满天的星星,数的我们的眼睛发痛。月光静静地流淌,流走岁月,到我长大了,月亮变老了。
  那一年,在我眼里,远远地万家灯火,就像一颗颗月光笼罩的星星。在外地求学,宿舍走北朝南,在五楼。楼下的校园,辉煌的灯火把月亮逼到了天的角落,热闹的歌舞把夜的静谧压缩到空荡荡的自习室。来自农村的我长久以来一直对城市的热闹与繁华水土不服,只喜欢躲在宿舍里远眺着遥远的万家灯火。那灯火如同星星,一闪一闪,怎么也数不清,看得久了,鼻子发酸,眼睛生痛。那远远地灯火,正上演着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我听不到灯火处的声音,可以猜得到,锅里咕嘟咕嘟的炖肉声,桌旁呼噜呼噜的喝汤声,怀里婴儿的哭声,客厅妈妈的絮语,床上爸爸的呼噜。那灯火远远地如豆,满满的烟火气。更远的我的家,灯火也一样朦胧,烟火也同样温暖。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有时会笑,有时会哭。

  远处的灯火在泪眼朦胧中模糊,不再是一粒粒,而是一片片,越来越亮,亮的如同白昼。晚上9点,结束了晚自习,骑着电动车,浏览灯火辉煌的夜色,天上有没有月亮,我没注意,反正星星越来越少了。灯光把每个店铺照的像宫殿一样,宫殿里春光融融,满是优美的音乐和老板的笑靥,我不敢进去取暖,因为我的口袋是瘪的,我怕当我转了一圈空手出来,老板冰冷的面孔会使小店风雨凄凄。夜已深,街上仍是热闹的,汽车急促的按着喇叭,司机探出头来不耐烦的咒骂,出租车紧贴着我身边飞驰而过,震耳欲聋的广告和音乐声压不住几个醉汉的争吵谩骂。尽管那周围围了很多看客,我没有停下,我正赶着回到我的灯火处。
  打开门,女儿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见到我,抱着我哭了:“妈妈,我不想和亲,我要嫁给李敏德。”电视里,《锦绣未央》正上演到高潮阶段,这个子虚乌有的历史故事,把一个6岁的女孩打动了。“宝贝,咱们不看电视了,来读书。”“看书有什么好的,还得自己读,太累人了。我喜欢看电视。未央多漂亮,李敏德真帅。”啪,我把电视关上了,“你关电视,我就关灯!”啪,灯灭了,一切陷入黑暗,那一瞬间,夜仿佛安静下来,但只有两分钟。女儿害怕黑暗,自己又把灯打开了,灯太亮,晃得我睁不开眼。“好吧,好吧,看书去吧,还得自己读,没意思。”女儿嘟着嘴,满脸的不乐意。

  从儿时到现在,30多年间,眼前的灯火越来越亮,夜晚越来越热闹,然而却感觉那灯火与心得距离越来越远,那夜与神秘的距离越来越远。还有月亮,似乎也越来越暗淡了,暗淡的仿佛你可以在夜晚忽略它的存在。也许是时代变了吧,也许是心境变了。女儿长大后,在她的作文里会出现怎样的灯火,什么样的夜色呢?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万家灯火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