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风雨一杯酒——三访末代圣人孔德成之胞姐孔德懋

文/宋致国

  回到县城,拜会老县长(胡昭穆先生虽退职在中国孔子基金会秘书长的位子上,但我总习惯称之为“老县长“),忆起他在中国孔子基金会对于两岸交流所做出的种种努力,不由让我忆起三次拜访孔德懋女士的经过。
  三次拜访孔德懋女士,均未成文,心里一直存着纠结。且每每想起,眼前就总晃动着孔德懋那会客室里挂着的由“末代圣人”孔德成先生亲笔撰写的“给二姐”的对联:
  风雨一杯酒  江山万里心
  且至今,让人不解的是孔德成先生当初写这幅对联时的真意。

  初次拜访孔德懋女士是在2006年6月,起因是儿子的小友做生意赚了钱要投资建一所学校。作为教了一辈子书的我当然是十二分的支持。加上儿子小友姓孔,学校又建在离曲阜不远的兖州,于是首先就让我想到了时任中国孔子基金会秘书长的胡昭穆先生,因他有接近该会名誉会长孔德懋之便。正宗孔氏办学,何不图个彩头,求其为学校题个校名呢?于是便选了2006年6月16日这个“六六”顺的日子,央着胡昭穆先生来到了位于北京甘家口的中国政协宿舍。
  孔子第七十七代孙、大陆唯一正宗的“衍圣公”传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全国唯一终身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该是怎样的一位人物啊,说实话我是怀着一颗“朝圣”的心去拜访孔德懋女士的。
  果然是圣人后裔!虽是九十一岁高龄的老人,却依然是大家闺秀的风范,端庄儒雅,以至让人不由想起“风韵犹存”这四个字。且虽是身居京城70多年(她十七岁嫁给北京柯家),依然保持着曲阜乡音,胡秘书长代我说明来意,想不到老人家竟当场慨然应允:办工厂、办商贸,求我写字的多了,但我都不能毁了老先人的规矩,绝对不写,要说家乡人,又是我们孔姓人办学,我就一定要写。且敞快的答应,等学校建好之后,一定要回乡剪彩。

  “ 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署着“给二姐”的孔德成的对联,一进孔老的客厅,就映入了我的眼帘并让我为之一亮,借着老人家兴致正浓的时候,我便先从书法夸起了“末代圣人”,问起了“末代圣人”的现状。
  老人家稍微沉思,便打开了话匣子:
  众所周知的原因,孔德成先生十六岁上就离开了衍圣公府,随国民党一路辗转去了台湾。许是老蒋一直怀着“正统”的缘故吧,撤离大陆时,他钦点必带三人,头一个就是孔德成(另两人一为张学良、一为孙科:孙中山之子),就此一去,再未能踏上故土,直至2008年仙逝都未能魂归故里!
  是什么原因在大陆一再示好,且在孔林预留下“末代圣人”墓地的情况下,孔德成先生至死不愿魂归故里的呢?这个谜,恐怕还得后人猜测吧:是阿扁的祸害,是文化大革命的阴影、、、、、、这些随着孔德成先生的仙逝,恐怕已成为永远的“谜”,“末代圣人”的心思已永远无法知晓。

  第二次拜访孔德懋女士是一个月之后,她为学校起名“大成”,且亲题校名之后让我去拿。一个人去,想正好和老人聊聊,不料等我赶到时,老人家已收拾好行李准备登机东渡扶桑。去因是到日本找她的友人,帮着把占用孔府跨院建起的幼儿园置个新园。
  当时当作幼儿园的跨院是她早年和自己的姐姐德齐,弟弟德成共同读书的地方,前几年当地把它建成了幼儿园,老人家想还孔府原貌,又不能让孩子们没有学习的地方,因而,她想到了她的日本友人。机票已买好,时间不容耽搁,因而只匆匆和老人家站着说了几句话,就由我和她的小儿子柯达拉着行李送其上了赴机场的专车。后来电话里知道老人家心想事成,日本友人慷慨解囊,为孩子们另建了一处幼儿园,使原来幼儿园恢复了当年孔氏姐弟就读时的原貌,圆了老人一个恢复儿时旧况的梦。

  第三次拜访孔德懋女士是和著名散文家李木生先生一起。那是2009年6月,拜访的日子是6月28日下午4时,原来赴京时并未计划在内,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在人民大会堂为《十三亿人乐了》开作品讨论会。会议结束后正想去蒙古坝上草原,一睹草原风光。27日下午木生先生突然征求我的意见:是去草原,还是去增光路上拜访孔德懋老人?当然我的回答是:一定要去拜访德懋老人,那年她已94岁,万一失了这次机会,恐怕再难谋面。于是就于28日下午4时,按照和德懋老人约好的时间,我们诚惶诚恐的赶到增光路上。
  三年未见,想不到老人家风貌依旧,连梳得一丝不苟的头上都未见增几根白发!不过没像前两次,她老人家会早早的站在客厅门口候着,而是正坐在“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的她和胞弟孔德成的合影照下等我们。
  “去孔子剧组探营,累的!”是柯达替我们倒了水,作了解释。老人家看来是有点疲倦,且似乎还没从片场走出来:“老先人怎么会坐马车呢?怎么就没有牛车呢?”
  经了柯达的解释,我们才弄懂老人家的意思。当时,由周润发饰演的《孔子》正在密云拍摄,剧组请孔老写了片名,又请其去探营,在片场,她只看到孔子坐马车出行的场面,而并未发现牛车,而以当时孔子“累累如丧家之犬”的窘境是坐不上马车的!可见,93岁的老人,思维还那么敏捷,对于历史还那么叫真!
  这回老人讲述给我记忆最深的当是姐弟二人在分别四十二年后的见面:那是1990年的11月24日,孔德成先生受日本丽泽大学之邀去为大学生讲《论语》,通过日本友人的安排,孔德懋事先到了日本,能见到分别四十二年的胞弟,那该是怎样的心情啊?用孔老的话说:心里像揣着兔子,又急又怕:急,代表着急切;怕,就是笔者前述的原因,万一胞弟因了大家猜测的原因对自己的亲姐拒之不见呢!
  赶到礼堂,作为姐姐,她没敢通报,怕影响了弟弟的情绪,但坐在最后排,看着两鬓霜染的弟弟在讲台上依然曲阜乡音,一字一顿的讲解,泪水不止一次漫过了她的眼睑。盼啊,盼啊,弟弟终于下了讲台,她赶紧小步跑着直奔休息室,且忐忑的掏出了自己的名片……
  就在递上名片的一瞬间,老人家心里还是纠结的:万一,但没容她老人家往下想,就见那个高大的身影,边喊着“二姐”……边大步的从休息间里迎出来……
  接着是跨越四十二年的亲情的奔放……
  接着,没用多久,胞弟亲自撰写了“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的对联专门央人从台湾捎到北京……
  看着对联,见字如面,老人家多么更想了解下弟弟在台湾的现状啊,因之第二年新年刚过老人家便凑了开世界妇女大会的机会,会没开完就赶紧奔赴了台北,她是要劝弟弟回家看看的:如今的大陆变了,曲阜变了,孔府、孔庙、孔林变了,且由邓小平提议,由邓小平的爱将谷牧担任中国孔子基金会会长,开始了一年一度的祭孔,作为“末代圣人”的身份及两岸且已解冻的条件,孔德成是能回老家看看的。然而,当老人家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发出邀请弟弟回家时,作为台湾“考试院院长”的弟弟,却只是一杯接一杯的饮着苦酒……
  是“考试院长”觉得“政治”的隔阂,还是十年浩劫对孔林,对其父母的扒坟焚尸所带来的噩梦……这恐怕永远是个谜。

  随着年龄的增长,如今笔者能背下来的古诗词已经甚少,一时探究不出“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的出处,但浏览书法知道,客死台湾的书法大家于佑任先生是写过这幅对联的,且正是从这幅对联里,体现了于佑任对大陆、对故土的情念之深。特别是那首“山之上,国有殇”的“歌”,其思乡之苦更是成了千古绝唱: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 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 永不能忘。
  天苍苍, 野茫茫, 山之上, 国有殇!
  “大陆不可见兮, 只有痛哭!”
  我想,“末代圣人”之所以将于佑任先生写过的“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的对联信手拈来“给二姐”,其用意应是显而易见的。试想,作为成长于“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的孔氏传人,什么时候会不牵挂着祖国统一,怀念着生他养他的故土呢!
  千般思乡情,都随风雨去。
  如今可以告慰“末代圣人”在天之灵的是,如今大陆及凡属有华人的国家、地区,尊孔、学孔已成“新常态”;习近平亲自撰文祭孔,马英九擎香叩首拜祭,世界诺奖获得者发出“回过头来向2500年前的孔子学习”的“巴黎宣言”,更兼“孔子学院”已在全世界遍地举办……
  我想,怀着“江山万里心”的末代圣人,纵然尸骨暂居宝岛,他的魂灵也该早已回到故里了吧!
  按说行文至此,文章该是打住的,不过小文成文之后有个细节,亦想记在这里与大家分享:这是征求李木生先生意见时,他忽然给我提到一个细节:是礼尚往来?每次从孔老那里拜访出来,老人家总会让柯达送上一盒“铁观音”,这一说我似乎猛醒,前后拜访三次,时间相距三年,都是送的铁观音,可见,是老人家的着意安排,绝不是柯达的一时兴起。众所周知的原因,老人家被“打倒过”,修过铁路、砸过石子、进过工厂、挨过斗……正因为如此恐怕更知道安定团结的重要吧?送“铁观音”,是她心里时时供着观音菩萨,我想,她老人家是想请观音这位华人最信赖神灵来帮着她,实现她这些年,一直奔波于日本、东南亚,凡属有华人的国家、地区,为祖国统一大业、为中华民族的复兴所作的努力,求观音能保佑华人,让所有的华人,福禄寿喜,和谐安康吧!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风雨一杯酒——三访末代圣人孔德成之胞姐孔德懋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