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再读海子

文/立印

从图书馆借来《海子的诗》,这本二十年前出版的诗集还是新的。内心有一种荒凉凝聚——在看到那些熟悉的诗句之前,我看到的是诗人和诗歌与这世代的疏远。而这种被疏远的命运又昭示着一种必然,不可抗拒。
  今年的春天和去年情形仿佛的是,网络上在诗人冥辰时总有人将他提起,说些似是而非的记忆和传说。我们幸福如饴,“春暖花开”。尽情地享受着这美的季节和这美好的时代。也不会推辞作一名被祝福的“陌生人”。而诗人和他的诗歌的苦痛可以不看见,不知道,可以忽略不计。像一只鸟,只在这河饮水,然后飞去,海阔天空。
  打开诗集,我看到了一个时代。多少人在拼命地呼吸着重回人世间的自由的呼吸。物质主义汹涌而来的时候,也是理想主义滥情的时代。那些高贵的理想主义者们,更愿意把高尚和崇伟作为自己各自人生的注解。诗人们用诗歌呼唤了,他们热情洋溢的生命求索着一个伟大国度的光荣与梦想。厚重的土地,健康的麦子,温柔的月光……那正是海子的麦地,是中国的麦地,是我们灵魂可以归来的家园。我们在这里成长,幸福徜徉。

  
如朱学勤说起鲁迅先生那样:或许没有谁比他更适合过一种精巧,雅致的生活。但他在精神世界里,在通常是文人用以吟花品月的地方,他填上的都是老农一般的固执。以海子的天才,我们不会怀疑他会在一种优雅,高贵的文人生活中散发光辉。只是“身在其中”的宿命让他看到的是:你家破旧的门遮住的贫穷很美。
  在现实的故乡和精神家园断开的缝隙之间,没有上帝在头顶的海子,无法演绎西方诗人在爱与痛苦中的牺牲与复活。他重回了人的卑微与脆弱。承载着麦地的质问。愿承担所有苦难精神高蹈者没有约翰·克里斯多夫般的强壮。“生存还是毁灭?”永恒的困惑没有听到回答。一再被解读的温暖和光明没能留住诗人,他已深陷它们的背面,无法超越。
  海子写过许多的母亲。土地,河流,麦子,还有《传说》中的中国。母性的光芒是温暖且柔和的。应熟知《易经》的海子,读到了伟大的顺承和载育,却一再执著地演绎着承受的苦难和屈从。本该给他更自由的生活被极端的纯粹和黑暗引走于迷途,悲剧便不可避免。
  生命归去没有复来,只留麦地青黄,年复一年。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再读海子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