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故乡的河 【诗人白桦满含深情地回忆了他的故乡的浉河】

故乡的河

乔博亮

诗人白桦满含深情地回忆了他的故乡的浉河,我蓦然回首,在我的家乡红石岭也有一条河,这条河也带给了我许多美好的趣味。不由得我也想要拿起我的拙笔,用我极尽朴素的文字来写写她—-我的故乡的河。
这条河在我家东面也就30多米远的地方,她没有一个专有的名字,从老人到小孩都只管叫她“运河”。其实它只是洮儿河的一个分支渠,用来灌溉调节水利的。我们村子很小,我也只能一瞥她在我眼里的风光。她的景色,四时各异。春天冰面消融,杨柳萌发,淡淡的绿意若隐若现。夏天河两岸绿树成荫,河水碧波荡漾,凉风习习送来,最让人倾心,顿生窥谷忘反之感。秋天落叶簌簌而下,河水也不忍心载着它飘向远方。冬天远望就像一条白色的飘带让人喜欢。
运河的西岸是一个土筑的大坝,本来的目的是用来防范洮儿河发洪水的。这个大坝比我的年龄还要大,是在1958年建成的,当时全用肩挑而成,可谓一个大工程,现在看这个大坝也是非常的宏伟。这个大坝与运河一直绵延向南,我也没有走到过它们的尽头。
相比运河的景色,我更在乎的是她带给我的无穷乐趣,她所留给我的满满回忆,我自认为比鲁迅的百草园更带劲儿!

每到夏天,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就天天泡在河里。我现在还记得有一次我们洗了十三回澡。说是洗澡,其实就是先找个深点的地方跳下去,然后一路狗刨向下游,到浅的地方就重又站起来,光着屁股又向北跑去,再一次又一次。这其中最痛苦的就是要光着脚丫子被地上的石头硌的吱哇乱叫;最痛快的就是那种泡在水里的感觉,上了岸,小伙伴用手往身上一划,白檩子一道儿一道儿。
夏天的收获不但有畅快,还有喷香的鱼酱。我知道运河的哪个地方深,哪个地方急水流儿,我就会用我家自制的渔网去捞鱼。我的忠实的搭档自然是我的小妹,她听我的指挥:我说去哪捞,她就扛着网跟我走;我说怎么捞,她就努力的配合着我尽量不让一条鱼漏网。河水犯浑的时候是最让我俩兴奋的时候了,那捞出来的鱼可以用水桶来装,真过瘾!
到了冬天,河水结了厚厚的冰,这时候就该冰车登场了。我们的冰车都是小伙伴们自己做的,从冰车到冰穿子,大人从不伸手。我们的冰车有一个土名叫做“单腿驴”,单腿驴二十五乘二十五厘米见方,划的时候需要双脚都蹲在冰车上,然后用两根比自己还高的冰穿子使劲向前撑,这其中最重要的技巧就是掌握平衡了。为此我们会举行各种比赛,跳冰窟窿,绕S弯等,一个个卡的是前仰后合,不亦乐乎。那时候的冬天有的是回忆,只记得我们曾一路向南划,划啊划的没有了冰,就坐地为牢,划个记号,再往回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黑了天,免不得被父母一顿骂,说不许再出去了。但是第二天小伙伴们在门外一喊就走,扛着冰车一溜烟的跑向大河。还有一次,我们这些小伙伴儿说要向北划,一直划到了运河的主干线上,只看见河中央有汩汩的流水还没有封冻,吓的我们撒丫子就跑。

故乡的这条河带给我的全是快乐,没有一丁点儿的忧伤。这些年工作在外地,每次回家的时候都要去登上大坝望望村里村外,下到河里蹚蹚水或是在冰面上打两个滚儿。哦,写到这儿,我的那些小伙伴儿们也都长大了!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故乡的河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