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试试看,不妨这样写上帝

文/张玉庭(安徽)

崇高的上帝什么样?没有人见过。

上帝住的地方什么样?谁也说不清。

但,也正因为谁也没见过,谁也说不清,这才为写上帝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

我就写过一篇这样的寓言:

动物学校考美术,题目是《上帝的模样》。结果小白兔把上帝画成了三瓣嘴、红眼睛——俨然是只可爱的兔子;小鸭则把上帝画成了扁嘴长脖子,走路摇摇晃晃的——俨然也是只憨憨的鸭子;小马则把上帝画成了四条腿、长脸——典型的马样儿;再看看癞蛤蟆画的——上帝居然也是只癞蛤蟆!千万别说动物们错,既然上帝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人的模样,那么,动物心目中的上帝也就完全可以是他们各自的样儿。

此类作品是上帝没出场的,那么,能否索性让上帝出场,借以表达作者的某种意图呢?

当然可以。请听我写的另一则小故事。

上帝微服私访来到人间,他打盼成一位中年妇女,走进了一家商店。眼见商店的招牌上大字赫然:“本店实行三包,包换,包退,包您满意。”就挑了几样,不料付款后发现这些玩艺儿乃是假货,就要求退货,不料女售货员恶煞煞地全然不理睬,就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们不是说顾客是上帝吗?”“哼,美得你!上帝是男的,有胡子,你有吗?”就这一句,差点没把上帝活活憋死,于是他一溜烟走了而且再也没回来过。这,就是人间看不到上帝的真正原因。

如此看来,对于爱好写作的人而言,只要表达需要,是完全可以让上帝出阵的。

——

只不过,由于上帝既缥渺且遥远,写实了谁也没把握,所以在大多数作品中,上帝常常并不出场,有时,甚至完全可以妙用比拟,将上帝写成一种“理念”。

如美国作家朱丽叶·A·曼罕写的《与上帝共进午餐》就是这样处理的。作品的情节是,一个小男孩儿想见见上帝,他知道上帝住在很远的地方,就准备了许多巧克力和好几瓶饮料,上路了。途中,他发现一个老太太挺孤独挺饿,就给了她一块巧克力,老人接过巧克力,笑了。这温暖的笑容使孩子觉得身边洒满了阳光,就又拿出一瓶饮料给了老人,老人接过,笑得更加灿烂,孩子也就开心地笑了起来。他俩就这么对视着笑,不直不觉地过一个下午。天渐渐黑了,小男孩儿该回家了。临别时,他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了老人一下,老人也就给了他一个更加完美的笑。他欢天喜地地回到了家,妈妈发现他特别高兴,就问:“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他回答:“我和上帝共进午餐了!她笑得特别甜!”而回到家中的老人同样兴高采烈,她的孩子问她:“您为什么这么高兴?”她回答:“我今天见到了上帝,他请我吃巧克力,而且,他比我的想象要年轻得多!”

妙!小说因精致而让人拍案叫绝——原来所谓的上帝,就是甜美的笑容。

甜美的笑容您有吗?只要有,您就一举成了上帝。

——

还有一篇更有趣的墨西哥小说《一封寄给上帝的信》。故事的情节是:

某老农笃信上帝,做事时总要虔诚地说一声“上帝保佑!”这一年,眼看丰收在即,突然天气大旱,忧心如焚的老人便天天念叼着“上帝保佑”。一天,随着老人的祷告,果然乌云密布下起大雨,眼看着大雨倾盆,老人感动得泪汪汪的,不料大雨转眼间变成冰雹,把他的庄稼全打死了!老人惊呆了!为了生存,他必须补种庄稼,可是买种子需要钱,他没钱!于是决定向上帝求救。他给上帝写了封信,在信中陈述着自己的不幸,希望上帝寄一百比索给他以便购买种子。恰好邮局有人偷看了这封无法投递的信,发现这是一位笃信上帝的老人写的,挺值得同情,就七手八脚,虽然穷困却硬是给他凑了70比索并以上帝的名义寄给了他。老人收到钱后感动之极,还含着泪给上帝写了第二封信。信中称:“您寄给我的钱收到了,可是不知为什么,100比索变成了70比索,70比索肯定不够买种子,您必须再补寄30比索,不过千万注意,请务必直接寄给我,千万别让邮局的人插手,邮局的人显然没一个好东西。”

故事结束了,但人们的思考也开始了。这就是,这又是一封无法投递的死信,那么,邮局的人会再度“偷看”吗?如果看了,会生气吗?如果他们理解了老人,会不会再帮一把?如果再帮,这封“上帝的信”该怎么写?总之,一切都值得人细猜细想。

再就是有一种写法也挺有趣,这就是让上帝成为哲理散文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并借此引出启迪人心的思索。

——

我就有过一篇这样的习作,文曰《迷恋什么最理智?》全文如下:

据说,上帝造女人时是这样安排的,每造好的一个女人,便对她说上一句:“向前走,前面有两个篮子,一个里边装着美丽,一个里边装着智慧,想要什么,只管伸开玉手,抓吧!”
于是女人们向前——
有人迷恋美丽,便两手都抓美丽——这就是后来的美女;有人迷恋智慧,便两手皆抓智慧——这就是后来的聪明人;也有人小心谨慎,一手抓智慧,另一手抓美丽——此即后来的普通人,虽美丽虽智慧但两者皆不突出。
如此看来,上帝挺公平,对所有的女人都一视同仁。换言之,美丽与智慧的总和为十,两手皆抓美丽的,美丽占了十分,于是少了智慧;而两手皆抓智慧的,智慧占了十分,又分明少了美丽。
于是恍然大悟!
怪不得聪明的女士大多不漂亮,怪不得漂亮的女士大多不聪明,原来,这是上帝的“策划”。
怪不得天下会有那么多各不相同的女人的故事:有的靠智慧谋求成功,有的靠美丽“走南闯北”,但更多的是在兢兢业业地努力。
而这些意味深长的故事也就告诉人们,三种选择中,最最聪明的选择乃是迷恋智慧,而迷恋美丽的则常常会在老之将至时后悔不迭。
为什么?因为美丽是消耗品,即通常所说的“人老珠黄”,原来美丽会老,而美丽一但挥霍完毕,也就“一无所有”了!而智慧却是永恒的,它永远亮丽,它永不贬值。
那么您呢?
顔值不够吗?没关系。不妨靠聪明攻城拔寨。
美丽无比吗?且慢得意,如果你不设法走向聪明,你的前景照样堪忧。
总之,请千万记住,上帝不会错,他特公平,如果有错,错的是人啊!

——

于是行文至此,我也就悟出了一条规律,这就是,以上层出迭现的作品,其实都在昭示着同一条“真理”:只要有想象力,作家们的脚下就一定有路。

让想象力高飞吧!

飞得越高,才越可能有收获,有妙文。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试试看,不妨这样写上帝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