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你说的够我写

原创 陈楠 生活光影
——

要九时了才下班,去到食堂,刘师傅说把面条热下,我说不用。吃的木耳肉丝碱面,还有一个煮鸡蛋,一杯光明畅优酸奶。刘师傅问怎么这时候才来,想收的,但觉得是像还没见到上夜班的人来。

我说,也没想到食堂里还有吃的。

没有睡好,脾气也是坏的,心情也是差的了。应该也睡了一会,只是没有深睡眠,中午12时多,是彻底无法入睡了,躺在床上,感受着双腿酸软,全身酸疲,头也晕沉胀还痛,这一天又是废的,想着这工作让人每天在下班后就像个废物一样,也是心情差。

昨天下班时遇在院里施工的曾,问我是骑自行车回去吗?答,没有,没力气骑。曾说老了。我笑说,是呀。

更多的是这份工作,工作量和年龄一样的只递增无减,以至现在下班后都只想倒床休息。那天和婷婷聊及写作,婷说她想写东西时,写得非常快,二三十分钟就写好很长一篇了,也不用打草稿也不用想怎么写。

婷是靠灵感写作。早先我也曾像婷一样去写,但后来的我,都是坐在电脑前,要回想一下今天,才能写,也不能写更多,只愿意写流水账的日记,因为这样就不需要用脑。后来,只是一种习惯的记录,记录一下自己能想到的能写的生活日常。

我们都是打工人。累得要死却只能维持当下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无法再得到更多。无力改变只有接纳。生存生存。

躺到三时多,用意念把自己揪了起来,画画,照着书画,画得不像,但也给春娇看,春娇说,实话,你坚持画,一年以后,你画什么就都很轻松了,国画最主要的就是控水,渲染。你记住,绘画是一种熟练工种,创作才需要灵感和天赋,功底是怎么练成的,不就是一副接一副出来的嘛。

‘你画多了自然就能感觉到下笔的力度,什么时候停笔,蘸多少墨水画出多少笔,这个记忆形成了,你画什么都很自如了。’

‘这世界没有横空出世的,你觉得难,是因为你搞的太多了,把那些时间分散给很多事情上,自然比那些只做一两件事情的人进步的慢,然后你没有正确对待你究竟真正喜欢什么,什么可以拿来填充自己一生,什么可以稍稍省略,粗浅的接触一下。’

‘你想把生命里属于你的时间都占有,都拿来为自己所用,那就会很累,你会在各种忙碌,寻找,奔波中把自己搞得神经衰弱,最后,该享受什么都没好好享受到,这就像吃东西,细嚼慢咽细细品味,才能深刻的记住一种食物的本真滋味。你狼吞虎咽恨不得一口吃光眼前所有美味,那么多东西混在一起,大口大口吞下去,你能吃出什么感觉啊。’

我现在只想有个人天天的陪我过余生…我练吉他去,我以后就吉他跟画画两样吧,多不……

我这样孩子气。我和春娇,有时,我很孩子气。有时,春娇很孩子气。但春娇对生活对人生比我有智慧比我通透。

我对春娇说,每次你说的东西都够给我写一篇公众号的。

‘你以后就吉他画画两件事情?不看电影不看书了?不写书法写公众号了?我觉得你还是会把这些东西全拿来填满你的空闲时间,别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说以后就只做什么跟什么。不要刻意去想。’

‘还是那只句,培养兴趣爱好固然是可以的,但别因此搞得自己手忙脚乱,给自己添堵。如果你想掌握一门技艺,掌握之后的那些日子里,可以随时拿来慰藉一下自己,那就在你自如的掌握这门技艺之前,勤学苦练。别的什么都不要干,比如连画一个月画,这期间就别练琴,晚上躺床上休息的时候可以看看电影放松一下,但别连着不停的去看电影,看电影只是让你放松,而不是因为它耗费精力。’

‘你一直画到你可以对着一个真正的西瓜去画西瓜了,而不是对着别人画的西瓜画西瓜了,这就说明你已经掌握这门技艺了,然后你再去练琴,可以随便去弹一首自己喜欢的歌,如果你画完画再去练琴,这两件事情接着做,你的肌肉记忆就会混乱。懂吧,你画画也会总是记不住该从哪里下笔,哪里停顿,弹琴也一样。这两件事最好别放在一起做,先学会一个,学的差不多了,基本掌握了,画的很顺了,再换学琴。’

去到琴行,是因为上节课老师讲的内容全忘了,需要老师提点一下,遇到老师给一念初中的男孩,那男孩拿着音阶图纸说,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那男孩学音阶,就和我一样,我知道还有人和我一样学同样的东西同样的抓狂,我笑出声音来。那男孩喊我姐姐,姐姐姐姐的,老师笑,我也笑,可能是今天我穿的大红毛衣,百褶短裙,及膝靴的原因。

回去,天已经暗了下来,橘色的灯,白的灯,红的灯,绿的灯,都亮着。下着小雨,听到梁博的《你会成为你想的那个人》,把这首歌听了四五遍。你一定会成为你想的那个人……听着你一定会成为你想的那个人,想着现在的我,都没有想成为的人,我只想早点退休……

我给春娇回信息,我哪有这么自制,混着吧。

就是,我哪有这么自制,我就这样混着吧。我给宝子说,再练二十分钟…还有弹五分钟…坚持住……宝子喊我,妈妈,你来看,这个人好无聊喔。我说不看,我看不懂。宝子说,你一定看得懂的,你不是在学吉他吗。我说吉他是六线谱。宝子说你来看嘛,我走近了去,说我看不懂五线谱。宝子说,我弹给你听。宝子弹了下,我说是好难。宝子说,你说写这个谱的人是不是很无聊。宝子练音阶,宝子说觉得我好轻松好好喔。

我知道在练音阶的宝子在想什么,我说好什么,吉他音阶让我也挺崩溃的,我一会也还要去写东西。

为什么我们要用这样的态度呢?为什么我们不能开心些呢?为什么我们不愿用愉快的心来好好享受生命里的这些时光呢?我明天和要宝子说,只是音阶发出的声音都这么好听呢,想着是新鲜的不同的那么写作业其实也是件蛮有意思的事吧,能有时间写日记记录下今天的心情也是挺美的呢……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你说的够我写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