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常识与通识》读后感

原创 陈楠 生活光影

现在来看这十二篇文字,实在同情读者。常识讲得如此枝蔓杂乱,真是有何资格麻烦读者?

钟先生是在自序里先表示了歉意。

却还是结了个集。

先生不必紧张,你乱写书,自有乱读书之人。
——
不太喜欢这种科普类的散文呢,

虽然不明觉厉的样子,

但是好在辑二的谈话有些意思。

辑一里开篇的《思乡与蛋白酶》有些意思,叫我有些想念老家的豆腐圆子。其中写家常菜的一句话好玩,家常菜天天吃,好像画牛,场面菜不常吃,类似画鬼,‘画鬼容易画牛难’。

《魂与魄与鬼及孔子》《还是鬼与魂,这回加上神与魄》大晚上看这样的文字,看得我有些小害怕。也是奇怪呀,我为什么这么怕种花国的鬼魂故事呢?想起以前无意间对门房大叔说晚夜班上班途中很怕鬼,那位门房大叔从此只要不是大暴雨天,我晚夜班上班时间,他都会坚定的出现在公司或是宿舍楼下陪着走,开始还感动的我,后来就很内疚把怕鬼这件事说出来了,好在后来那位好心的大叔也调走了。

《攻击与人性》《攻击与人性之二》《攻击与人性之三》攻击与人性写得比较有意思。
固定空间里人居住得越多,所谓“三代同堂”,越容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人类的笑,其原型可能是一种求谅解或欢迎的仪式。
没有一种爱是没有攻击性的。
孤独呢,既得不到释放攻击的快感,也得不到压抑攻击的快感,这种茫然就是孤独。

对我来说,辑二要有意思些,只是也只是相对辑一而言。

《与周勤如对谈》,叫人感慨音乐的世界如同深海,我完全是看不懂和听不懂尤其是听不懂周勤如在讲什么呀。深海的世界没几个人能抵达,所以周勤如是傲骄的,他很得意的聊到他如何通过答辩时,阿城接他的话,You win!你赢了!你以你的知识,使命意识和热情,让委员会的作曲家,音乐学家和音乐民族学家们震惊。我打到这里,赶紧拿来手机点开虾米放上一首刀郎的歌来感受一下音乐的魅力。不过周勤如有句话说得我很赞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基础,决定意识,决定文化(我得想办法有点经济基础才行,不过我这样的傻子该怎么去挣到钱呢)。
周勤如,音乐哲学博士,旅美音乐家,编辑,教师(怪不得这么神侃,还侃得叫人不喜欢)。中央音学院作曲系83届毕业,留校教作品分析。发表了很多与音乐有关的文章也给很多关于音乐的建设性意见。

《与姜文对谈》OK, 看到姜文了,呀哈哈哈,这下接地气了吧,这下要说我看得懂的话了吧,姜文这人也有意思呀,我也挺喜欢他作品呀。前五句聊得可以呀,提到王朔余华什么的,我也熟悉呀(捂脸)。结果第二页就画风大变了,阿城聊他的嗅叶他的海马幻觉等,姜文聊他的电影,这两个文艺工作者,各聊各的完全不在一个节奏上,唉,他俩倒是聊得嗨,我却看得失望。

现实在哪里?你要生活的现实,生活就好了,何需写小说,拍电影,画画儿?你要创作的现实,重组记忆就好了。

创作的出发点肯定不是如此,意思是你就在自己家里待着,不用听不用看也不必等,世界会自己走来,它会在你面前狂扭。(卡夫卡??)

阿城真是京城神侃范,什么都懂什么都能聊,装X又装到好处,我真想有个这样的朋友或者这样的老师也行呀,我就喝着热水看他各种讲。

《与孙晓云对谈》聊书法,而且不是科普类的,我喜欢看。阿诚讲到一般的书法家,不是出身大地主,像董其昌,就是门阀大姓,像王羲之,等,都是由农业中产阶级养起来的。中国在半个世界前消灭了地主,富农。这样一个农业大国,如果农业中产阶级消失了,由他们所养成的中国文化,当然也就难以再生,难以存在。还有就是最低限度的人际约束关系,由文字和手工保留下来的文化知识和大量的文化技能者。

阿城讲到董其昌就是这样的人,大官僚,大地主,这样的人文化技能很高,有的是贵族,有的是豪门,有的是通过科举上去,他们当然要承担文化保存和传承的责任。(太赞同好了好吗,虽然我是董其昌的粉丝)

〈与洪晃对谈〉对呀,这才是我要看的对谈呀,上篇里与倪军聊宗教聊犹太,我又一目十行了。只是看着看着又不对了,我一直以为洪晃格调是很高的,毕竟是才女嘛,结果呢,这么俗,并且大有我这么牛逼,我说太他妈的,我想怎么俗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骄傲感,自己也靠文字捞钱又何必讽刺别的写文字讨生活的文青呢,这都不是事,是事的是她拍戏写东西都是投机,投机到出乎我意料,也是呀,她本来就是个搞投资的人嘛,唉,所以,我应该多看看这种对谈类的文字呀。

阿城与洪晃聊天也聊得很静的,就是我静静的看你装X的感觉,不过后来也忍不住了赶紧的说好啦,你明天还得伺候你们的电影儿,我明天也是得赶飞机出个远门儿,我们回来再说吧?(呀哈哈哈哈,其实写东西挺好的呀,随便发泄呀,讲真,如果洪晃是我身边的同事,或者我这样赤裸去写我身边的人,我这是走在路上要被人打死吧)

好在阿城在和洪晃的对话里讲了个有意思和熟悉的故事,李勉放跑了个犯人,后李勉辞官在黄河以北游荡,偶遇到那犯人,犯人邀李勉到家里,晚上和老婆商量怎么报答其活命之恩。老婆说给他一千匹丝绸怎么样,老公说还报答不了啊,老婆说那两千匹呢,老公说还是不够报答的,于是老婆说,这样的话,只有把你的恩人杀掉了。

阿城:报不了的恩,或者是善,就只有是恶了。

对了,其中阿城在辑一的再见篇里有写到一事也蛮好玩的,阿城写,九二还是九三年的时候,意大利有制片人执意要将〈树王〉拍成电影,结果有亚洲朋友认为这是发达国家的阴谋,他们通过糟蹋生态发达了,现在为了他们的利益,让不发达的国家保持生态环境。‘你的小说改编成电影,是他们用一个不发达国家的作品来说‘看,你们自己的人也说了嘛’。阿城听进了朋友的话,并认为自己政治交集表现得智力不够,于是婉言谢绝了制片人。

阿城写臭也好玩,说臭得尖锋锐利。我是第一次见到把尖锋锐利和臭屁联在一起的。

恩,好冷呀。就这样吧。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常识与通识》读后感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