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闲话闲说》读后感

原创 陈楠 生活光影

《闲话闲说》看完后,觉得没什么感想可写的,又想多少还是应该打上几个字。在这书看完到准备来写这书的书感中间又看了两本非阿城的书。

阿城的书是我期待已久的,不过七本,都不能顺着看完。
只想把剩下的两本快些看完,好看别的书。
——
〈闲话闲说〉是一个讲谈系列,“中国世俗与小说”为其中之一,其他还有另外的话题,如玉,如饮食,如孔子,等。

一网友的点评一些作家小说写得烂,但生活经验丰富,无原创思考但能强记知识,尤喜在雅俗间倒买倒卖。我觉得喜在雅俗间倒买倒卖,用在〈闲话闲说〉里是这么回事的。

阿城第七十三节里写到王德威先生有过一篇《用〈棋王〉测量〈水沟〉的深度》,《水沟》是台湾黄凡先生的小说,写得好。王德威先生亦是好评家,他评我的小说只是一种传统的延,没有小说自身的深度,我认这看法是恳切的。你们只要想想我写了小说十年后才得见张爱玲,沈从文,汪曾祺,钱钟书等等就不难体会了。联想到拍《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导演李睿珺说在县城上高中,甚至不知道北京有电影学院,甚至不知道要先去北京参加艺考,没有这个概念,老师说别想啦,这个太难考,然后山西有个影视学院过来发传单,他想,诶就填这个吧…
(水沟我没看过)

不知道这件事情确实很局限人生命的宽度,想我的成长,在学习这一面,只有到考试时家里人才会来句不读书没用,却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为什么要读书,读书好在哪里。所以这与我没有好好读书是有一定关系的。但是阿城与李睿珺这种,真的是自身有的灵气与智慧,就像是北影导演戏不一定人人能拍出好戏,打小看张爱玲,沈从文等这些人的文章就能写出有深度的小说,是一个道理。

阿城年轻时看“旧书”多,言谈写作自带了些旧时文人的气息旧时文人的情趣,阿城写文化构成对文学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我也是认同的。

也是我挑剔,人人称赞阿城的世俗讲得好,我看了,我却要觉得世俗事还是胡兰成讲得好写得美,也要觉得阿城写到世俗里的“世”,实在是大;世俗之大里的“俗”,又是花样百出。觉得阿城的随笔也多少有受到胡的影响。

是我看书不多,对中国的文学史亦所知甚少,故对此书无大共鸣感,只觉泛泛。

然闲来无事这书翻翻亦无妨,比起普通蹲坑读物还是要好。
——摘抄一些书中语录,凑合成书感,书再这样看下去,是只用书摘来应付书感了。

儒教管理世俗的秩序,道教负责这秩序之间的生活质量。这样一种实际操作系统,中国世俗社会蔫能不“超稳定”?

所谓世俗的自身净化,就是用现实当中的现实来解决现实的问题。比如一个人死了,活着的亲人痛苦不止,中国人的劝慰是:人死如灯灭,死了的就是死了,你哭坏了身体,以后怎么过?哭的人想通了,也就是净化之后,真的不哭了。

当代的文学家汪曾祺常常将俗物写得很精彩,比如咸菜,萝卜,马铃薯。古家具专家王世襄亦是将鹰,狗,鸽子,蛐蛐儿写得好(王世襄的我没看过)。肯定这些,写好这些,靠的是好性情。

若以世俗中的卑陋丑恶来质问,我也真是无话可说。说起来自己这几十年,恶的经验比善的经验要多多了,自己亦是爬滚混摸,靠闪避得逞至今…揭露声讨世俗人情中的坏,从《诗经》就开始…中国世俗中的所谓卑鄙丑恶,除了生活本能在道德意义上的盲目以外,我想还与几百年来“礼下庶人”造成的结果有关…

世俗既无悲观,亦无乐观,它其实是无观的自在。喜它恼它都是因为我们有个“观”。以为它要完了,它又元气回复,以为它万般景象,它又恹恹的,令人忧喜参半,哭笑不得。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闲话闲说》读后感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