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小红莓乐队的主唱桃乐丝也走了

原创 陈楠 生活光影

‘在诸些大苦难里,惟有人是最孱弱如斯,最是无形逃于天地;然而,做人仍是最好的,佛家说:人身难得,只是这难得两字,已胜却凡间无数。’

有个人说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
我回,其实多希望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
于是泪如雨下。
发微博,然而还要一遍遍告诉自己,光是眼前的色就值得永生了。

一直想写《礼物》,想写张炬,从17年拖到了18年,也没有写。

然后昨晚在朋友圈里看到老杨的动态,多萝丝,你相信你的歌声能替代易朽的肉体而不会老去的青春永驻。我想你做到了,“拒绝长大”,你的青春永远停在2018年1月15日这一天,巡回在这首歌里无限放大。

然后在摇滚客的公众号里看到,虽然被小红霉刷屏了一整天,但你还不够了解他们…

年龄越增长,看人生命的离去越成一种常态。

知道小红莓,是因为王菲,是网上很多关于王菲模仿小红莓的评论,是王菲的《梦中人》。

遥远的生命。我触动,不只是为桃乐丝,也是想起曾和我一起聊过小红莓的张一丁。

还记得张一丁说楠姐,你也喜欢小红莓吧。我说没有喜欢,听得不多,我喜欢听王菲。张一丁大笑说楠姐,我懂你。

关于歌曲,文字,旅游,滑板,游泳,这般叽叽喳喳兴高采烈的聊,然后到一声不吭的杳无迹踪,竟把时间聊过两年之久。

后来,我也没有再遇到把天这样聊的人。

因为再没有,所以,几年了,还要记得。

在迷笛现场打来电话,我兴奋得嚷为什么没有我,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人生。电话那端传来他的声音,楠姐,太吵了,我人不舒服,我要回去了,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现场。

买到《殃金咒》专辑时,在京城兴奋得打来电话,我说我不要,我不懂他很久了。

说德国战车来中国开演唱会的话,花多少钱请多少假,我也要想办法去。屏幕那端笑,楠姐,我就问你山羊皮来你去不去,也就战车让你敢说这个话。
……
是,我活得特俗特接地气特无趣,只为了一月几千工资只为一日三餐世上苟延,真的也就只有战车让我敢说这个话。

这几年我听歌仍多,但不知道都在听些什么,也不再有人说你听听你听听。

饱受抑郁症折磨的桃乐丝呀,一句不明原因的走了,比王菲还小2岁呢,46岁,不可以,太年轻了。也可以了,不年轻了。

他走了,她走了,你好吗?

也就只有你会和我一遍遍聊着关注着这些与我们无关的,遥远的人,遥远的事呀。后来,你也走了。后来,我也走了。

~~~
前天,我躺在床上
觉得床边成撂的书,又能给我什么呢,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觉得我喜欢听着的音乐,又能给我什么呢,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觉得我喜欢打着的日记,又能给我什么呢?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工作,生活,我所做的一切,又能给我什么呢?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杀了这一切吧。

虚无呀,虚无飘渺。

只有我的雯雯,真真实实着。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小红莓乐队的主唱桃乐丝也走了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