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棋王,树王,孩子王》读后感

原创 陈楠 生活光影

等阿城的书等了很久很久,最初收到购物车的190元,到179,到苦等双十一的155元,终于拿到手了。

拆开包裹拆开书皮,才知道它为什么贵,很久没有买这么厚实纸张的书了,只是觉得也没必要,对我这种在乎钱的人,觉得书还是分平装与精装的好。
——
阿城是久仰大名,他的文字真真实实的铺到了眼前,却也没有多好多好的心。

但《棋王》确实是写得好。

我也爱中国象棋,虽有近十来年未下,但自信仍能开出一个好局,看到阿城写‘后方老帅稳稳地待着,尚有一“士”伴着,好像帝王和近待在聊天,等着前方将士得胜回朝;又似乎稳稳看见有人在伺候酒宴,点起尺把长的红蜡烛,有人在悄悄地调整管弦,单等有人跪奏捷报,鼓乐齐鸣……’。是整个棋盘整个军队整个王朝整个江山,那画面落在我的面前,我真是惊艳,如果没有阿城的这篇文章,我估计到死都感受不到原来下象棋还能有这种感觉。

所以,看闲书也是有点好处,它们可以把我狭窄的世界稍拉宽些。

阿城的文字有些汪曾祺的感觉,汪曾祺当然更道系更仙些。

阿城笔下的王一山是近世以来罕见的一个深刻体现了道家文化特征的人物形象。

想起昨天我截小沫群里的图,发给李生,李生说捂脸落泪的表情,说怎么你身边全是道系人。

想起张一丁满满一柜子的庄子,想起李生说你脾气这么爆,果然道系人。我要到现在才来感慨,原是同道人,怪不得我和张一丁要那么聊得来。

是的,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

仙人写仙人,不过王一山这种仙人做做朋友就好,要是和他谈恋爱或要嫁给他那真不是要一般的勇气。

写远了,今晚不在状态,一个书感,在电脑前坐了一个半小时,太冷了,人不大适,手指冰凉,脑子也冰冻了一般,是很难往下继续,又觉得还是要写,也是得了强迫症般。

阿城的《棋王》《树王》《孩子王》,尤其是《棋王》真的是短篇里的佳作,《孩子王》里王福的作文《我的父亲》看得我落下泪来,阿城的这三王是值得炒作值得推广的,拍成电影或是排话剧或画漫画那都是极好的。阿城的写作风格倒不是我大爱的,阿城的文字应该是更招男性读者喜爱的,尽管我不愿承认,但那种黏巴巴的文字是不是更易落我心些?

佛系:都行,可以,没关系
儒系:稍等,抱歉,对不起
法系:免谈,不见,按规矩
道系,闭嘴,滚蛋,你麻痹

李生说他是儒系。

摘几句阿诚语录,结束这篇书感,唉,书感写成这样,也是有些愧疚。

可我常常烦闷的是什么呢?为什么就那么想看看随便什么的一本书呢?电影儿这种东西,灯一亮就全醒过来了,图个什么呢?(对呀对呀,我也是呀不过我烦的是我没有太多的钱来买书和看电影,你说我们这是图个什么呢?)

太阳垂在两山之间,江面便如金子一般滚动,岸边石头也如热铁般红起来。(这种文字,我觉得只是沈从文写得好。)

就像爱串门子的妇女,形象却如老妪。(厉害了,一针见血了)

乡下茅房里讨论莫扎特,莫扎特真是又远又近,无疑很是奢侈。(有个能聊上天的人真好,尤其是能聊奢侈的天那更真是好。)

中国人最大的不幸,就是不得不将良知隐藏起来,这可以写成一部良知隐藏史。(诚君,现在种花国的人更不敢把良知暴露出来啦,现在连老人摔倒了都没几个人敢上前扶啦。)

写作和阅读的开放与自由,取决于我们内心的能力。(希曼,请赐我力量,不对,请赐我能力。)
——
——
下了个忙到声嘶力竭的白班。

去了趟一医南院,车苦拦不到,风雪里冰雪水里,深一脚浅一脚。

这刻在电脑前打篇不知所云的小记,小灯笼炉发着热,漫步者S1000发出刀郎的声音,玻璃窗上有雪,窗外风在呼呼声,一颗心软软,若一会没有夜班,真是一个完美的夜。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棋王,树王,孩子王》读后感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