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海棠花

文/李春荣

在北国,初春的花木大多颜色较浅。梨花白来杏花粉,桃花最艳是嫣红。但花色浓重至大红色的,除了海棠花之外,少之又少。海棠的树形不大,但花开繁密,从枝到梢,条条缀满。初时,叶形尚小,叶色浅碧,蕾苞似豆,胭脂点点。继而春阳沐照,绽开如梅,花瓣有五,略厚如帛,花蕊峰聚,娥黄粉嫩。远观若晓天明霞,近赏则醇香浅浅。

对此花最早的记忆来自苏子之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可能是自己见少识浅的缘故吧,有几年的时间,我在心里老这么琢磨。这大红的海棠颜色不媚不娇,花型不袅不娜,花香不馨不远,是何故让情趣眼光颇雅的苏子对海棠花情有独钟呢?甚至到了白日赏玩尚嫌时日太短,晚上还要执烛环绕,流连不肯睡去的程度。

后来查阅相关资料,方知海棠品种大概有四:木瓜海棠、贴梗海棠、垂丝海棠、西府海棠。而苏子科考出仕入职,最先在今陕西凤翔,此地便育有西府海棠。遥想那大宋的春日里,熙和景明,惠风和畅,文人雅士群贤聚集,必赏之花定有她了。而海棠在北国之纯朴之姿,与地处南国的黄州海棠,定有品性上的诸多差异。或许经历乌台诗案之劫的苏子,再次他乡重逢海棠,会有更多的人生感慨吧。

今年我也有意欣赏过一株垂丝海棠:花色粉嫩,花瓣轻柔,内粉外紫,逐渐晕染。迎风俏立,明媚动人,楚楚有致,确有观之忘俗之感。

历代诗词文赋不乏咏海棠之作:“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易安的诗与周邦彦的“一夕东风,海棠花谢,楼上卷帘看”异曲同工,均有爱花惜花,甚而借海棠之开合伤逝年华之意。

一部《红楼梦》,里面提到海棠的大约有十六七回,大观园怡红院中的海棠:“其势若伞,丝垂翠绿,芭吐丹砂”。文中还有这样的说法:此西府海棠是外国之种,俗传出自“女儿国”名“女儿棠”,并引《平泉草木引》云:凡花木以海为名者,悉以海外来,如海棠之类是也。

贾母特别爱花,别人都说十一月海棠开花当属异兆,她则语因节气迟,小阳春里,天气和暖开花也是有的,并且还设宴赏花。贾母是诗礼簪缨之族的老祖宗,她尽享荣华富贵,极具仁德慈爱,而她如此之独宠海棠花,不得不让人对海棠细细品赏。

今观春日海棠,花姿潇洒,花开似锦,红瓣黄蕊,极具烟火之气。初看无异,仔细端详,火红的花瓣,金黄的花蕊,简洁的花形,仿佛代表着烟火升腾的俗世之美。难怪海棠自古会有“花尊贵”之称,海棠也常在皇家园林中与玉兰、牡丹、桂花相配植,形成“玉棠富贵”的意境。史载唐明皇将沉睡的杨贵妃也比作海棠花。陆放翁亦有诗云:虽艳无俗之,太皇真富贵。看来,贾母如此之欣赏海棠是有其确因了。

如今,雅号“解语花”的海棠,以其深红艳丽,富丽堂皇之姿被陕西宝鸡、山东临沂两市作为市花,寄寓了当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祝福和祈愿。

“海棠院里寻春色,日炙荐红满院香”(宋•黄庭坚),相信这如丹似砂的海棠花,一定会给深植生活沃土的人们带去火红的祝愿。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海棠花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