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墙上的XXX (一) 从《墙上的向日葵》到《墙上的爱因斯坦》

2017-10-19 梦千寻

为承接上文,依然从李志的歌开始。

窗外的风,吹过我的房间;吹动,你的向日葵。

——李志《墙上的向日葵》

同时,这句歌词也吹动了歌迷的心。

@公爵 当时有这样的评价:

歌词动机来自于陈染的一首诗,这首诗只有两句:时光就这样忧伤的溜走,时光就这样忧伤的溜走【此处未经考证,我脑子不好】。
那些轻飘飘就溜走的旧时光随着大提琴呜咽而出,总以为自己已经遗忘了的往事在不经意间就浮现出来,散碎的黑白键敲击着在烈日下不愿回首的每一点每一滴。

李志的另一位好基友“迟有才”家里好像没挂《向日葵》,他曾在谷歌博客里写道:

搬家到剑河路已经半年多,图里左侧一大盆绿萝可真的是绿航牌子货,今年的3月8日在钦州路钦青花卉市场买来吸甲醛,如今依然茁壮。电视柜上的黑色铁茶壶是沈雪在日本买的,书架山的小沙弥购于台北机场,广播闹钟来自旧金山。大半夜的,我盯着这些想到已经搬进来的这一阵子。这些日子我大部分都待在家里,每天和家里的一切打交道,逐渐和自己的公寓建立了关系——大概知道了从哪里经过要测着身子,也熟悉了推开窗户的咯吱一声。家里挂了几张图片,一张是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文理双修的代表,我的偶像和审美观。 一张是独··立宣言影印图,我追求的精神,价值观。

看老迟博客的人全世界不超过二十个,我是其中一个。在这之前他这样“装逼”:

房子是场战争。买房是第一场战役,装修是下一场。想不到啊,小迟,你也沦为一个有房有车的人啦。

梵高装修了小黄屋来迎接高更,房间和走廊的墙壁上挂满了他的《向日葵》油画。
除了《渴望生活》,我还在好多电影里看到“墙上的向日葵”,但是想不起来,用@公爵 的话来说——我脑子不好。

“墙上的爱因斯坦”我记得,因为很酷。
这张是我念书时期去南京图书馆拍的,相比于先锋书店,南京图书馆的装修其实也可圈可点。

每次走过二楼爱因斯坦浮雕时我都忍不住心生敬佩,我心想:爱因斯坦发型真是碉堡!哈哈,开玩笑。
老迟在博客里说要亲自翻译爱因斯坦的《科学和宗教》,而他的好基友李志在博客里说:“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伟大,但不知道爱因斯坦为什么伟大”。
我高一在大学语文课本上看过《科学和宗教》, 就不扯远了。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墙上的XXX (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

赏几个铜板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