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情节涣散的闷片 -《爱情万岁》《雕刻时光》《肖申克的救赎》

比如费穆先生的《小城之春》,玉纹见到老情人志诚,只淡淡一句“哦,是你。”不知是欢迎还是厌烦。

晚上玉纹跑到志诚的房间里送水,无话可说却又磨磨蹭蹭,意欲动手动脚又畏畏缩缩。

假若能够明白这种内心翻江倒海却又不能肆意妄为的情绪,一定唏噓不已。

若是不能理解,只会疑惑,这三人在这里既不说话,又不动作,光这么看来看去有什么深意呢?

又比如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情节涣散。

主角小康在那间公寓里做着很多无聊举动,把西瓜当女人的脑袋亲,然后把西瓜挖三个洞当保龄球扔出去,换上女人的衣服在镜子里左看右看,然后穿着裙子做俯卧撑。

一个在学校里生活充实的学生看了这片,一定闷得立即换碟,《肖申克的救赎》这样的励志片更适合这些对生活充满美好幻想的人,蔡明亮电影中那种孤独情绪离他们太远。

但一个人和《爱情万岁》中一样处于成天除了卖房、卖衣服、卖骨灰盒挣钱就没别的事做的无聊处境,看完这电影一定会触动得一塌糊涂。

还有些电影是因为观众的审美水平不能企及而显得沉闷,有激情的艺术家总是像夸父追日一样不懈追求着表达自我的新方法,电影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一块试验田。

这些强烈的风格化手法也会给理解电影带来一种隔离,虽然拍的都是具体的人和物,但我们还是像在看抽象画。

塔可夫斯基的诗意电影,首先在主题思想上无法透析,就算我们参透了他那本圣经一样的《雕刻时光》大致明白了其中关于电影的哲学、宗教思考,但面对他的电影,还是满目云雾。

因为他那种用写诗的形式来拍电影的方法让人头疼。

蒙太奇是人们最容易接受的一种画面叙事方法,而塔氏却痛恨蒙太奇,“蒙太奇……·在我看来是违背电影本性的。

艺术绝不能将概念之间的互动作为终极目的。

形象是具体的物件,但却沿養神秘的途径延伸到超越精神的地带…”

于是他的镜子,把人们日常生活、个人记忆、历史事件和梦用完全不符合蒙太奇的方法剪接在一起,就像诗中上下句貌似无关的意象排列,只明白蒙太奇审美方式的人就不知所措了。

贝拉·塔尔喜欢长镜头,也因为自己或马平川或复杂调度的长镜头成为影像大师,他认为“只有持续的镜头,才能唤起他人的注意力,对于正常时间的认识。”

于是他在电影中花士分钟拍一只羊,花八分钟拍一个人走路,花五分钟拍一个脸部特写等等,普通观众根本无法忍耐这种实际上是在分散注意力的长镜头。

而阿伦·雷奈的法年在马里昂巴德,人物只有A、M、X之类的代号,在个迷宫样的城市中走来走去,用“形式就是内容”来试验电影表达的可能性,这种实验式的先锋电影,观众期望从中悟出好处,但怎么看都像一粒巨大的催眠药丸

爱情万岁 愛情萬歲 (1994)
导演: 蔡明亮
编剧: 蔡明亮 / 杨璧莹 / 蔡逸君
主演: 杨贵媚 / 李康生 / 陈昭荣 / 陆弈静
类型: 剧情 / 同性
制片国家/地区: 台湾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1994-09-02(台湾)
片长: 118分钟
又名: Vive L’Amour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情节涣散的闷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