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倒霉的猴子》:选择荒谬或被荒谬选择

◎洪帆

主人公,一个颤抖地提着短刀的蒙面劫匪,和另一个端着手枪的同伙走下轿车,准备抢劫银行,猛然撞见另一组装束模一样的强盜,抱着钱箱被警察追杀着从里面逃将出来!

得手的强盗被警察击毙,想栋便宜的持枪同伙被车撞死一升格——被高高抛到空中的钱箱,翻动着、飞舞着,不偏不倚地砸到主人公怀里!

追兵步步逼近,吓傻了的他这才想起要发足狂奔—与时间赛跑、与警察赛跑、与生命赛跑、与被荒谬之甄选赛跑。峰回路转,逃过此劫;

而刹不住脚的他却和迎面走来的少女撞个满怀特写—紧攥手中的尖刀也深深扎入对方年轻的身体。血,涌出来,迷惑而美丽的脸,美丽而迷惑的眼,慢慢地、慢慢地,倒下死去。

开场3分钟的黑色抓狂已充分体现出萨布的一贯风格一自我标榜之“非逻辑娱乐”,而据说他创作这场戏的时候更是一直在旁边播着 Sex Pistols的音乐。片名《倒霉的猴子》中的“猴子”在形象上是来自于劫匪戴的面具—系列的荒诞与不幸的导火索和传染源,而被命运捉弄的人又何尝不似那些自以为是,却被万能之手戏耍和嘲弄的猴子?萨布在本片中继续了他对于人之命运的虚无与荒谬一面的探讨,手法相对前两部电影已经更加娴熟和流畅(包括剧本叙事和影像表达),也在主动追求更内敛的方式(比如“追逐”这一萨布式的标志性元素被刻意削弱,并企图转换为人物内心的“奔跑”),不过在剧作丰富性与影像冲击性上好像反而弱了一些。

看萨布的这部电影,其实看出很多香港黑帮片、无厘头电影的影子(尤其是《旺角揸FI人》《一个字头的诞生》《东成西就》,以及麦当雄的几部电影),这似乎也部分佐证了“亚洲电影香港化”的说法(三池崇史的2000年作品《漂流街》、中野裕之的1998年作品《武土畅想曲》、石冈正人的2000年作品《池袋色情男女》也都有很多“香港化”的地方)。不过,萨布的好在于主动学习和利用这些桥段与方式的同时,恰当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有趣命题:幸运与不幸都是荒谬的,无由地来,没理地走,而我们所能做的只有—接受它,或被它选择。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倒霉的猴子》:选择荒谬或被荒谬选择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散文精选散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