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萨布电影专题:五年,四部

◎洪帆

原名田中博行的萨布(Sabu),初入日本演艺界是以音乐制作人的身份参与多部电影的制作,可是当他发现整个日本音乐界都只看重那些十年如一日的流行情歌时,他毅然脱离了一向热爱的音乐世界,改做演员,在幕前以嬉笑怒骂的方式把自己对世界的不满公之于众。当他又发现自己只能是一枚被人操纵的棋子时,便下决心去制造自己的电影界。

在拒绝随波逐流中,他在日本90年代的新锐导演中闯出了一条血路。

请看美国记者 Gabe Klinger在2000年与萨布进行的次访谈。

萨布,一个为电影活着的导演萨布一到芝加哥参加他的电影回顾展,关于他“演而劣则导”的传言就不胫而走。

然而面对这些流言蜚语的嗡嗡声,萨布只觉得像是置身进一场非常苛刻的高尔夫球喜剧场面。

在影片放映结束后,萨布按照惯例“不知羞耻”地推荐自己“其实,一直以来,我电影中的奇思怪想都是毫不费力地一下子就从脑子里跳出来的。”今年早些日子,萨布已经引起了世界电影界的注意,他在1996年的作品《弹丸飞人》(DAN.G,A.N. Runner)已经以《狂奔不止》(Non-Stop)的名字由 Shooting gallery在北美发行。

在芝加哥酒店的一间客房的客厅里,萨布接受了我的采访。

萨布说:“我是一个需要刺激自己兴奋起来的导演。让他名声大振的首部作品《弹丸飞人》(后改名为《狂奔不止》)被称为是比《罗拉快跑》( Run Lola run,1998)更早的新锐“奔跑片”。而他接下来拍摄的《盜信情缘》也是当代日本电影中相当荒诞有趣的一部。影片讲述了一个邮递员无意间被卷进与其平淡刻板生活根本无关的生死游戏的故事,再次体现了导演萨布解构黑帮片的高超技巧。

盗信情缘》毫不掩饰地引用了不少经典电影,如《 K waidan》( Masaki Kobayashi,1964)、《 Branded to Kil)》( Seijun suzuki,1967)、甚至《重庆森林》(王家卫,1994年),而导演在这些引用中随心所欲嬉笑怒骂,颇
后现代精神。虽然《盗信情缘》不是萨布最好的一部电影,却是他作品中涉及元素最广泛而又最切题的一部。

当然,现在断言萨布最杰出的电影是哪一部就如同断言婴儿能长多高一样毫无意义。不过,他的第四部,也是最近部作品《星期一》却是迄今为止最优雅和风格化的一部在这部电影中,萨布启用了一位新的摄影师,并参考了摄影师的不少创作意见。

当我间他为何要换摄影师时,萨布回答:“我们原来的那个家伙变得有点太骄傲了。也应该换换人,来点新鲜刺激了请不要因此误解萨布“喜新厌旧

其实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个非常“忠贞”的人,比如他的合作演员 ShinichiTsutsumi就在他迄今为止的4部片子里都一直出演角色。

当我问萨布用一个词来描述演员 Tsutsumi时,他的回答是“天才!”翻译小姐在翻译之前忍不住爆笑,不过我从萨布的面部表情上已经大概猜出了这个词的意思。萨布的固定演员还有 TakeshiKitano、 SusumuTerajima和常常扮演可人角色的RenOsugi。

萨布平静地看着我,补充了句“在老演员中很少能找到他们这样令我满意的风格演员了。”我开玩笑地问“那影片创作上找个合作者怎么样呢?”萨布斩钉截铁地回答:“没门儿!我们一部电影不需要有两个导演!

萨布说对电影节上观众的反应非常满意。我想起一个有趣的问题,就问他:“是否西方的观众看您的电影,他们发笑的地方和日本观众很不一样呢?”萨布眨了眨眼,很快回答道:“恰恰相反,引起所有观众发笑的地方都完全一致!”当我问他“是否在日本,您也是保持和在美国一样的特立独行的形象?”时,萨布否认:“不,在日本的时候我比较低调。

我在这里会用一些滑稽的姿态让观众们轻松接受只是因为我的英语实在太烂了。

在日本,我会使用一些其他的技巧,至少绝不会有这种‘不知羞耻的自我推荐’。”当我想结束采访时,萨布却拉住了我,要我先谈谈对他的新片有什么看法。我表示对这一部现代色彩的武士电影非常有兴趣。

然后,他又接着问我最喜欢他的哪一部电影(据说,他对每一位采访者都问了这个问题),我说还是《星期一》,因为从这部电影里看到了一种新鲜优雅的亚洲电影。

是的,萨布就是这样一个为电影,为观众、影迷活着的导演。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萨布电影专题:五年,四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散文精选散文随笔

赏几个铜板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