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等等等等:《幸福终点站》

文 沈蕊

试图去寻找这样的精神根源,突然地另外一部电影就从记忆中浮了出来—由斯皮尔伯格打造的《幸福终点站》

来自东欧的 Victor在前往美国的空中飞行过程中,他的家乡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政变。

于是维克多只能带着他那本来自一个不存在的国家的护照滞留在肯尼迪国际机场,因为不被允许踏入美国国土半步,他只能一直呆在机场的休息室里,等待着祖国战争结束的那一天。

影片一开始,偌大的肯尼迪国际机场的几个场景,既交代了故事发生的现实环境,又暗合了一种不易察觉、往往被人们所忽视的心理环境:洪大的人流通过这里奔向美国、奔向每个人各自想要去的地方、奔向他们心中预设的幸福目的地,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如果你要逆流而行的话,这股强大的力量仿佛会一下子就把你不知冲向哪里。同时,机场的每一个角色:机场职员、最高管理者、清洁工、服务生。

所有的人都在忙忙碌碌中各司其职,他们那么熟悉自己要做的一切,他们在高度地按部就班中,寻找生活的稳定感和安全感。然而,生活却永远不会一味驯服地按着人们的设定而发展,意外永远是无法避免的。

就在这个按部就班的机场,汤姆·汉克斯所饰演的维克多遭遇了不曾预料的麻烦,也使自己成为了一心想要升职的机场管理者 Dickson意料之外的麻烦。只能听懂几个英语单词的 Victor陷入了一场生存危机,他用自己可怜的英文储量面对突变的环境,显得那么地糟糕、蹩脚。这就像任何一个人遭遇突然的变故,在最初只能用自己现有的力量去抗衡周遭。如果我们原来深深依赖的强大后盾像 Dickson办公桌上那包代表维克多国家的薯片一样被冲击地粉碎,所有的行为失去了最根本的庇护,我们还有获得幸福的机会吗?

我想 Victor的生存本领并不是随遇而安那么简单,他不是被动地接受环境的安排,而是真正按照自己的节奏、秉持着自己的尊严在生活,他在等待中所做的每一件事符合他自己的信仰,他也在享受等待中所遇见的每一份美丽与感动。几个细节对于塑造维克多的精神世界功不可没。当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多么糟糕的那一刻还自然地伸手去帮助身边的小女孩盖紧她的旅行箱晚上在空荡荡的机场大厅,他饶有兴致地动手为自己打造一个舒适的睡眠环境;

早上醒来照样要洗澡,哪怕是在机场的洗手间还要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从某种意义上说,影片当中的另两个相对重要的人物, Dickson和空姐艾米利不仅仅是故事情节进展的需要,同时也成为维克多精神的侧面和反面注解。

维克多执着而坦然的等待与 Dickson急于甩掉工作中麻烦与包袱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而由凯瑟琳·泽塔-琼斯扮演的艾米利却似乎陷入了另一种极端,消极被动地等待情人的随时呼唤。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然而等待中人们的内心却是如此不同。活在善意与坚持中的人们,哪怕注定要经理磨难,结局都不会太惨,最终 Victor呼吸到了机场门外清新的空气,也呼吸到了自由。当你为了某件事等待很久之后,它却在一瞬间发生了,那么如果你为了它而忽略了太多眼前的日子,即使最后的结果是你想要的,你会不会感到一丝荒唐和悲哀?

命运这东西,就犹如机场管理者 Dickson,有时候拿出一些花招来诱惑你,有时候突然暴躁地给你设置种种困难,期待着你的疯狂。面对屡次在申请资料上盖上拒绝印章的机场职员小姐, victor依然神情安定地坚持自己的执着。

4今天,忙碌的人们好像已经达成了一种共识:等待,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无论是从经济学还是心理学的角度。人从电影里看到的,永远是自己心里想要放大的那一部分,或许,正是因为人们内心有太多的不安和浮躁,才会在影像中去寻找能够对抗现实焦躁的力量。幸福并不高高挂在赛跑中的终点站让人去追去膜拜,而是就在你的身边等你去把它捡起来而已。是的,如果眼下你都不能让自己快乐,那么又怎么能担保明天会收获幸福?当我们像维克多一样遭遇机场的坏消息抑或是像丁玲那样遭遇黑夜深山中的泥潭,当我们感到自己进退维谷、被外界的因素所拘禁所包裹仿佛要渐渐丧失挣扎能力的时候,在等等等等的过程中,我们将怎样让自己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呢?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等等等等:《幸福终点站》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散文精选散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