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独立 / 有趣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李安《与魔鬼共骑》:孤行者

讲完“成长”,似乎影片就可以结束了。但如果你注意到开头前言的字幕,并在影片结束后还能想起来,那么你才真正地看完了整部电影。

这段字幕最后一句写着:(没有边界的战争)对双方来说都是危险的,而最危险的是那些被困在中间的人。杰格就是这样的人。在“横扫者”一支主要由统的南方人”所组成的队伍里,身为德裔的杰格境尴尬。

很多人,诸如皮特·麦克森,从来没有拿他当自己人看,处处提防刁难。

麦克森会逼着杰格当众朗读缴获的北军邮件,看他是否“诚实”。而杰格面对这样文化身份上的歧视无能为力,即使惟命是从,也很难改变状况。杰格为友谊和信仰而战,但他不久就发现,这些东西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而“他是什么人”却是压倒一切的问题。

人,往往只有和同类待在一起才会有安全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则一语道破了人性在群体选择上的多疑与脆弱。这是杰格从加入“横扫者”时开始,就必然要承受的,或许正是在这种时候,他才理解了饱经世事的父亲为什么反对他与“南方朋友”们混在一起的理由。

如果说身份是杰格无力控制的因素的话,那么他自寻倒霉的另一大“缺点”就是良知未泯。

这在那群狂热的伙伴当中是极度危险的。易卜生诗剧《培尔·金特》中有句台词:当狼群在外面嚎叫时,想活命就跟着一起嚎。

可悲的是,杰格既要活命,又不想跟着狼群嚎叫。为了保护老幼妇孺不被滥杀,他不惜拿枪对着“自己人”麦克森,这差点儿为他带来杀身之祸。战争不需要良善和理智,战争恰恰需要抛弃良善和理智,而无法做到的杰格被战争拋弃了。

当所有的事情都结束后,杰格所做的才被证明是正确的。可是那时,还有谁会记得这一点呢?人人都在忙着自我忏悔而已。影片的结尾,丹尼告辞而去,苏丽和孩子还在马车中熟睡空余渺小的杰格站在壮阔的大草原上,这一刻,你可以说他是豪迈的,也可以说,他是孤独的。在这个世界上,从过去到今天,总有那么一些人是注定要孤独的,我们可以称他们为“孤行者”。他们不属于任何群体,任何圈子,不会被任何偏激的情绪左右,只以自己的本性和智慧平静地观察着外界的切。

世界愈癫狂,他们愈冷静,自然地,这会令他们身陷险境。大众很爱拿他们当敌人,因为“异类总是会让大众感到威胁。虽然“孤行者”也时常会为自己不容于世而困惑、怅然、痛苦,但这决不会成为他们放弃立场和乞求理解的借口。

到头来,他们仍是要孤行下去,这是命运。

杰格·罗德就是一个“孤行者”。假如你在看完/与魔鬼共骑/后,会与他产生一种感同身受的共鸣,说不定你也是。

文 松卿竹友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书社 » 李安《与魔鬼共骑》:孤行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