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这个女人不寻常 ——读李清照《声声慢》

每当我想静下心来做事的时候,我就戴上耳机,点开一段京剧。只要京胡那集高亢、明亮、柔美、华丽于一体的声音响起,我就能立马进入到自己的世界里。

 

这会儿点开“酷狗音乐”,响起来的是《沙家浜》“智斗”选段,只听得刁德一慢慢悠悠费尽思量地唱道:这个女人,不寻常!不由哑然失笑,倒是应景,李清照这个女人,别说是封建社会,就是生活在现在,也确实不寻常。

 

这个不寻常的女人,出生在官宦世家,从小饱读诗书,父亲李格非的书房是她最爱的地方。继母王氏也对她关爱有加,不但饮食起居上对她体贴入微,而且能让她顺着自己的心愿自在成长。生在这样一个开明家庭里的李清照,长成了一个才情满腹却人淡如菊的奇女子。

 

这个奇女子有一段奇姻缘,她和赵明诚的相亲相爱、志同道合,从来就是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我很喜欢赵明诚题在李清照三十一岁的画像上的几句话:清丽其词,端庄其品,归去来兮,真堪偕隐。这十六个字真可谓情深意长,既有对李清照才情的认同,也有对她人品的赞赏,还有对能跟她风雨与共的庆幸和欣然。

 

只可惜老天总难以遂人愿,美好的日子在漫长的人生旅程中总是极为有限的一段。几经颠沛流离之后,赵明诚丢下仍在奔突中的李清照,撒手人寰。

 

 

 

国难家愁之中,为了更好地守护夫妻二人一生的心血——那些他们穷尽一生淘来并修订编撰的金石作品,也为了能有一个人相携扛过人世凄寒的风雨,病得“牛蚁不分”的李清照作出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再嫁。聪慧如她,却终是被命运钻了一个空子。

 

我们都知晓这个名字:张汝舟。这个不折不扣的宵小,他看中的,只是李清照的财产。发现李清照把金石作品看得比命还重的时候,张汝舟利落剥去了他温情脉脉的外衣,丑恶的嘴脸一览无余。此后的百余天时间,李清照的日子在防偷盗、抗家暴中循环。从交加的拳脚中醒悟过来的李清照,毅然决然地上书,以“妄增举数之官”的罪名状告张汝舟,继而争取到了离婚的可能。

 

这个不寻常的女人啊,爱得炽烈,也恨得淋漓。所以,她不惜以鱼死网破的决心换回安宁与自由,哪怕此举会令她身陷囹圄,哪怕此举会引来世人的非议乃至唾弃。

 

就这样,走到了人生边上的李清照住在了西湖侧畔一间简陋的屋子里,凄凄惶惶地开始了她靠往事取暖的暮年生活。她的不少词作记录了她当时的生活状态和内心情感,《声声慢》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

 

 

声声慢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寻寻觅觅”,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也是一种经常的状态。从早到晚,太阳就在她的怅然痴立、若有所失中轻轻悄悄地挪动脚步。屋内陷入黑暗之时,终于惊醒。清醒过来后,总该找一找曾经丢失的种种。可是,周遭“冷冷清清”一片,哪里还有半点过往欢乐的痕迹?

 

离开京城和青州,都已经太远了,往事,早就在颠簸中被点点遗落了。如今,唯有自己一个人,“凄凄惨惨戚戚”。秋天原本就让人伤感,再加上她的茕茕独立,形影相吊,这一番“寻寻觅觅”的行动,在这个“冷冷清清”的肃杀环境里,只可能加剧悲戚惨怛的心理。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忽冷忽热的时候,确实难以照料身体。可是,最难将息的,不是自然界的寒意,而是来自生命深处的孤寂。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一个冬天,当生命的冬天到来的时候,那凄风苦雨会丝丝缕缕地穿透骨缝,吹淋在灵魂的深处。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朔风、傍晚、暮年,此情此境下的风,不管淡酒还是烈酒,恐怕都是敌不过的。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物是人非事事休啊,这只雁儿,大概是当年“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那只吧?如今,即便有心,即便有信,人海苍苍,人茫茫,能往何处寄呢?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人比黄花瘦”,当年的沉静和闲趣,再也不复;“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当年的娇艳和闺乐,再也不复;“十五年前花月底,相从曾赋赏花诗”,当年的高洁与雅兴,再也不复;“当时只道是寻常”的一切,再也不复……如今有的,只是落寞,只是悲戚。“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菊花开得再热烈璀璨,又如何呢?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还是“守着窗儿”吧,虽说“独自怎生得黑”,虽说这越来越浓重的夜色要将自己淹没。但有些伤痛,只能自己承受;有些伤口,只能自己舔舐。

 

 

 

窗外如烟似雾的细雨淅淅沥沥一整天了,它们把每片枯黄的梧桐叶都写满冬的心事。贺铸说: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贺铸的不解,也是李清照的悲啼,还是千百年来鳏夫嫠妇的质问:同来何事不同归?可回答他和她的,只有点点滴滴到天明的蒙蒙细雨。

 

霜天、淡酒、晚风、归雁、黄花、梧桐、细雨、未亡人……“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双溪的舴艋舟,如何能载得动这许多愁啊!

 

敢于如此直接喊出心中愁情的,该是情感多么炽热的女子。哪怕是在这样的处境中,这个不寻常的女人,仍旧活得自我和率性。

 

寂寞愁苦和时代时光一起,残酷无情地一点点吞噬了这个不寻常的女人,但我们幸运地可以从她留下来的那些诗篇和金石作品中,依稀觅得她的芳踪。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这个女人不寻常 ——读李清照《声声慢》
分享到: 更多 (0)

(外语学习)

(女明星写真+名言语录)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