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诗词本事 -樊素小蛮

樊素小蛮
  白居易的姬妾樊素擅长唱歌,小蛮擅长跳舞。白居易曾经写过这样的诗:“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年纪大了,而小蛮正年青艳丽,于是他又写了首咏杨柳的诗来寄寓心意:“一树春风万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永丰坊里东南角,尽日无人属阿谁?”等到唐宣宗临朝的时候,乐工唱这首诗,宣宗问是谁写的,永丰在哪里。身边的人告诉了他。于是宣宗派人到东面,取来了永丰园中的两枝柳条,种植在皇宫里。白居易觉得皇上都知道他的名声,而且这么喜欢风雅之事,就又写了首诗,末尾说:“定知此后天文里,柳宿光中添两星。”
  (《本事诗》)
这里的第一首诗写到春风吹拂时柳枝一片嫩黄,比丝缕还要柔软,但如此生机勃勃的柳树,却长在荒园之中,只能顾影自怜。第二首诗全诗是这样的:“一树衰残委泥土,双枝荣耀植天庭。定知玄象今春后,柳宿光中添两星。”说柳树衰残,委身泥土,其中两枝荣耀,被植于宫中,料想今春的天象,将会有两颗新星蒙受柳宿星的光芒惠泽了。前者感时伤怀,有着共通的人生体验;后者叙写际遇,意外得到优待,从此增添光彩。显然前者写得更好。
因为白居易的诗名,与其风流韵事相关的樊素、小蛮在历史上也是极为有名。白居易年青时最为钟情的,还是他的初恋湘灵,但由于受到白居易母亲的阻拦,两人未能到一起。白居易有一首《夜雨》就是因思念湘灵而写的:“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况此残灯夜,独宿在空堂。秋天殊未晓,风雨正苍苍。不学头陀法,前心安可忘?”与暮年时的感慨相比,这样的恋情更为动人。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诗词本事
分享到: 更多 (0)

(外语学习)

(女明星写真+名言语录)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