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父亲的每一本书都有故事

小时候,家里有一口大书箱,里面放着父亲的书。父亲总不让我们去乱翻。那时感觉那口书箱和那些书特别神秘,等父亲不在家时,悄悄打开看看:有《红楼梦》《三国演义》……很多是繁体字,大厚本。也曾拿出一两本看,但看的什么已经不记得了。

多少年过去了,父亲才开始谈他的那些书的来历。

《红楼梦》是从刘爷爷家换来的,上下两册,是硬壳的封面,上海商务印书馆印刷的,繁体字,有眉批和评论,当时名字是《石头记》。

刘爷爷与我们家是亲戚,父亲跟刘爷爷的关系很好,常到刘爷爷家里玩。

刘爷爷上高中时在沙河城,当时有一个老师是下放到沙河教书的右派,功底很是了得,刘爷爷很幸运成了他的学生,在老师的精心教育下,刘爷爷考上了清华大学,与刘爷爷一起考上清华的还有两位同学。右派老师为沙河教育做出了贡献,后来自然也摘帽了。

在清华大学时,爷爷的一位女同学,酷爱读书,曾在北京书店买了《石头记》,自称读了四、五遍,但仍然觉得“难解其中味”,于是在毕业时送给了我刘爷爷。

刘爷爷回来后把书放在家里,却被父亲翻到,就一直借着看,爱不释手。当时父亲在教书,学校给每个教员发一套精装本《毛选》,刘爷爷的儿子,很喜欢父亲的《毛选》精装本,央求着要,父亲提出与《石头记》互换,刘爷爷的儿子满口答应。从此,《石头记》就到了我们家。破四旧时,这套书属于旧思想,在被没收之列。父亲拿着书不敢看,但又实在想看,就放到办公桌抽屉里,吃饭时,在抽屉里面摊开,一边吃饭,一边拉开抽屉低着头偷偷看,遇有人来了,就悄悄合上抽屉,继续不动声色地吃饭。就这样,居然从未被人发现,安然无恙地保存了下来。

我只知道《石头记》是我们家的,谁知,它竟有这么坎坷的身世。

这套《石头记》,也是几易其主,最终落到爱书人之手,算是幸运了吧!

《三国演义》是过四月会买的,跟《红楼梦》一个版本。

农历四月四,是老家河会,我们都叫它四月会。这个会是乡里八个村共同拥有的。八个村轮流请戏团来唱戏,连唱三天。会况盛大。那时过会,做买卖的从四面八方汇集在大河滩,有普通的卖衣服的、卖鞋的,大布棚很多很多,再就是卖吃食的:凉粉、果子、肉片汤、面条。还有卖农具的。耧犁铑耙,镰刀草帽。卖牲口的在北边,牛、骡子、驴都在那里交易。书摊与卖农具的摊位紧挨着。

父亲每年四月会都要光顾书摊,那年发现了一套《三国演义》,也是上下两册,也是商务印书局出版的,有眉批和评论 ,但是要5块钱,父亲没有钱,就急急地跑回家找同伴老胡,可是老胡已经打猎走了。父亲又找到张伯父,张伯父是一个嗜书之人,听了父亲的描述,就牵着父亲的手一起来到书摊上,买了下来。让父亲看着。张伯父的儿子不读书,这套书得以在我们家长期保存下来。

不知道从哪年起,不知道哪个村最先不请戏了,渐渐的,四月会也就断了,成了左村一个村的会了。

时至今日,那套《三国演义》的价值早已超出5块的多少倍了。父亲也把书归还给了张伯父的孙子。物归原主,本是应该的。

《水浒传》是我们村一个军人从海南岛图书馆带回来的。

《西游记》是同学买的。那时,《西游记》不是禁书,买的人多,喜欢看的人也多。就互相借着看。所以我记得家里有,其实是借别人的。

《金瓶梅》也是从四月会上买的。那年四月会,父亲又光顾书摊,看到《金瓶梅》,也是精装,繁体字,古书,但是一看价格——十二元,太贵了,卖书的又非常死板,不去价,父亲只好作罢,扭头往回走。但又实在想买。正在遗憾,一抬头看见了李家弟兄俩,“大个头”和“二白萝卜”,俩人喝得醉醺醺的,父亲迎上去打招呼,说:“前边书摊上有一本书,特别想买,但是还不了价,那个卖书的太死板,兄弟两个要不要去看看,还下价钱,买了,你们俩先看,等你们不看了,我再看!”那俩说行。于是那俩气势汹汹地来到书摊前,父亲远远地跟着,“大个子”先拿住《金瓶梅》问:“多少钱?”,那老头儿说“12块”。“大个子”摇摇晃晃地眼睛一瞪:“什么书值这么多钱?” “二白萝卜”也凑上去嚷嚷,“5块钱都不值。”“大个子”又说:“就5块,让我们拿走!”

这俩人高马大,嗓门又高,又喝醉了酒,转眼,书摊旁围了一群人,父亲混在人群中,这时赶忙出来给卖书人说:“我看你们各自让一步,6块钱,6块钱让他们拿走!别给他们一样,就这样吧!我替他们把钱出了!要不然,你看他们……”边说边把钱塞给卖书人,转身让那两兄弟:“两位哥哥,走吧走吧,拿着书走吧!”

于是6块钱买回来了《金瓶梅》,李家弟兄看完,最后给了父亲。

话说当时书摊旁边,我们村一个老韩在卖挎篮,看着父亲来来去去,从中“调解”,也不吭声,但是,后来无论啥时候见到父亲总要奚落一番:“连本书也舍不得买,还搬来两个醉鬼,骗人家……”

《辞海》是父亲不干校长时带回来的,这是唯一一套从学校带回来的书。当时,父亲要离开朝夕相处的同事们,调到别处工作。同事们依依不舍,都来相送。加之下一任领导,与这些同事们都不投缘,收拾东西时,见父亲留在办公桌上的《辞海》,纷纷说:“你拿走,要了吧,要了吧!”

父亲笑着说:“那我可要了”!就拿回来了。

父亲的旧书原来藏着这么多的故事!书和人都有着或坎坷或有趣的经历,他们就像故友,在讲述着人世沧桑。喜欢这些书,更喜欢旧时岁月里那淳朴的人情!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父亲的每一本书都有故事
分享到: 更多 (0)

(书影音学外语)

(中日韩女明星写真集)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