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一次有效的作业

学到《故都的秋》时,让学生做了一个自认为比较有效的作业。
清代、明代学者、诗人在讨论到宋诗时,对以黄庭坚为宗师的“江西诗派”颇多微词。黄庭坚做诗讲求“无一字无来处”、“点铁成金”、“夺胎换骨”。论者认为此后江西诗派一味模仿古人,崇尚奇险,走上了一条邪路。但也有人认为,对于这种现象不可过于较真。并举例说,如果拿唐诗来比附,同样可以在唐以前的诸多作品中窥见许多诗句——或者立意,或者境界,或者用词——的影子,如果一味地盯住“来处”,那么,从中就看不出创新来了。这话确实不无道理,诗歌的创作,本来就是继承并发展的一个历程,高明的作家,总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加以创造,并进而形成自己的风格的。
我们看“五四”时代的散文,就颇有这样的感受。“五四”时代的一批作家,像本文的作者郁达夫之类的,虽然曾留学国外,但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很深,郁达夫的古体诗写得相当好就是明证。像这样受传统文化深刻熏陶的文人,在写作的时候,不自觉地会运用到传统诗歌里面的意境、情调、语句、观念,只不过由于作者自身修养很高,将那些诗歌自然而然地散布开来,一般读者只会体味到作者在本文中的心境和叙述,而不去追究哪一个场景是哪首诗里曾经描写过的,哪一句话是脱胎于古代诗歌的。如果这样做,不但违反了作者的本意,将作品扭曲了,而且也会胶柱鼓瑟,大杀风景。原因就在于,作者无论怎么运用古代传统诗歌里面的意象和语句,他都是为自己表情达意服务的。那些融铸了自己情感的语句已经不能等同于古人的语句了,那些寄托了个人情感的意境也不能用古人的意境来硬套了。立足于古人,又超越于古;借用于古人,又不拘于古人。这是一条写散文的很好的方法,因为在古代,散文也是极富诗意的。

之所以给学生讲明这一点,就在于让他们很好地领略古代的诗词歌赋,然后在此基础上更好地提高写作能力,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学习这篇课文,为了让学生领会这一点,布置了一个作业:让学生找一些描写秋天的相关的语句,加入想象和联想,渗入自己的感情,将它散文化。这个工作在高一时已经做过许多了,当时是让学生找一些喜爱的诗歌,来演绎成一篇散文的。学习到这篇文章,正好借此复习一番。
为了让学生明确这一点,为了使他们写得美好写得深刻一些,自己也写了几则,权当是一个例子。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站在空寂的庭院中,怔怔地看着那弯新月从东天攀上来。初秋的月亮,似乎还没有从夏天狂热地散发光亮的疲惫中恢复过来,此时,它分明有些憔悴,有些乏困,就那么,将淡淡的月光撒下来,像撒落一首朦胧歌曲的音符。黑色在这层光线的怀抱里显得格外安谧,格外乖巧。迈出站立得有些麻木的脚步,慢慢地在这比白天显得分外宽敞的院落里行走,借着幽暗的光亮,想寻找什么,可总也找不到。它好像就有眼前,但伸出手,却是一掌的冰凉。蓦地,脚踵处一滴冰冷将自己从那份渺远无际的痴望中唤醒过来,将自己拉回到地面的僵硬和板滞里。那是一粒圆润的露珠,带着这个秋天最早的问候驱走了迷幻,啼唤来清明。没有了迷梦的笼罩,没有了思情遮隔,才感觉到自身的真实存在。披在身上的这层绮罗已显得太单薄了,它只适合那个带着热情的季节,而不再适应于这个清冷的时序。漫长的寒冷不期而然就这么降临了,唯一可惜的,可自己还没做好迎接它的准备呢。也许只能继续寻找,寻找一份佑护,一份煦暖,让它像一件从异来捎来的棉袄,煨暖整个世界。

“风定小轩无落叶,青虫相对吐秋丝。”
秋风苏醒在昨夜,沉睡在今天。昨夜,它摇撼着这个小轩,将片片落叶摔打在栏杆上,然后带着它们走向不可测度的远方。而今天,它似乎慵倦了,似乎无力了,心怀叵测地躲在他处暗暗地积蓄着力量。而就这么停顿的功夫,却便宜了枝头仅剩的几片叶子,像一个个枯黄的蝴蝶标本,醒目地站在枝头。小轩前面干净了,是被风打扫过的干净。在这个特殊的时日,没有了风,没有了落叶,显得分外安静。昨夜,自己宛如一艘风中的小舟,一凭身世心思随着风儿起伏摇摆,而不去细加追究,不去细加品尝。而今天,当沐在这难得的秋阳中时,那些暂时远去的思情却不可遏抑地打了个哈欠伸上来,那情形,就像被阳光催生的禾苗。在树上,在那仅存的落叶下,两只还保持着青春的虫子,屈伸着柔软的身子,相对吐着丝线。晶莹的丝线,潋滟在阳光下,没有了风的打扰,延伸得细长细长。它轻微地颤动着,像那缕缠绵细致、绵延无限的念想,颤动到被秋阳软化了的心里,颤动成一段美好的往事,颤动成一段眼前的忧郁,颤动成一段他日的怅惘。

“清梦初回秋夜阑,床前耿耿一灯残。”
时令到了秋天,伴随着这个清冷的季节,就连梦境也变得清幽、清静起来。春天的梦是温馨的,夏天的梦是热烈的,冬天的梦是沉寂的,它们都可以忍受,唯有这秋天的梦,是那么冷清,那么幽寂,仿佛一年的梦就等待着到了这个季节来让人疏理,一年的梦就到了这个季节来让人沉淀。
深入到梦境中,那么寒意也随之浸透进来,潮湿了所有的思绪。不堪忍受境的凄清,从梦里回来,正是夜半。夜半的清明告诉自己,那梦是一场幻境,但眼前的清冷却是真实的。眼前的清冷不能温暖寒冷的梦境,却引领人更去深味那场幻境。心底是阴冷的,身外也是阴冷的。在这样一个漫长而阴湿的夜里,靠什么来取暖呢?也许只有这一盏用心点亮的灯了。此时,它就默默伫立床前,用那细微的火焰冲破浓重的阴暗。它是那么努力,那么忠诚,但黑暗和清冷却是那么浓厚,那么滞重。它的存在更折射出内心的无助,更显现出外界的强大。细小的火焰,既然照不彻这夜,当然也照不亮那梦。还能怎么办呢?在这个突如其来的秋夜,在这个梦断不能续的秋夜。也许,只能借助于春天那个桃花树下的梦、夏天那丛绿草上的梦,才能慰藉孤苦的心灵,才算是给这灯注入了新的能源。

“园翁莫把秋荷折,因与游鱼盖夕阳。”
那些美丽的鱼儿,应该还记得往日的欢畅。当荷叶屹立在水中,舒展成亭亭玉立的姿态时,它们曾经在那里寻找过属于自己的欢乐:有时,只是为了躲避一个伙伴的追逐;有时,则是独自出游时的嬉戏;有时,却是一种出自天性的淘气;而更多的时候,则是为了躲避映在水面的日光,它是那么强烈,那么莫测,就像一双觊觎着自己的眼睛。而那里的荷叶,分明就成为一种遮避,一种佑护,藏在它的身子下面,宛如依伏着母亲的忠告。被水铸成的灵魂注定要与清凉和静谧为伴,而在外界变幻的打搅之下,还有什么比依靠一份柔软的坚挺更合宜的呢?
但现在分明已到秋天,滑过脊背的寒冷已经在宣告这个季节的来临,再回到那个枝干边去,用唇轻轻地触碰,似乎也感觉到了它的柔弱和衰颓。那么,当那层阳光铺在水面的时候,当由那层明艳牵动对外界的担惧的时候,还有什么可以作为依傍让它们继续水中的清梦而不会联想到水面之上的诡诈呢?
也许只能期盼那颗心灵了,那颗诗人的敏感的心灵。他应该是深谙鱼儿的愿望的。他会劝告此地的主人,将那已日渐枯萎的荷叶保留下来,就像保留住属于自己的一份雅静和柔软。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一次有效的作业
分享到: 更多 (0)

(书影音学外语)

(中日韩女明星写真集)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