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活着就是冲天一喊》读书笔记

 这个题目就是书名——《活着就是冲天一喊》(陈年喜 著,台海出版社2021年6月出版)。之所以直接用书名做题目,是因为作者和他们的故事很特别,是值得我们敬重的普通人!

  除夕夜出生,所以取名“年喜”。29岁前,陈年喜没有离开家乡陕西秦岭南坡的那个小山村——峡河。儿子的出生,家里的开销变大,有时连买奶粉都困难,日子过得糟糕透了,他一直在为钱而痛苦。为了给妻儿更好的物质生活,他也像同乡一样去附近的矿上打工。从此,陈年喜开始了十六年辗转全国各地的矿工生活。漫长的岁月里,他曾走在蜿蜒至渤海底的竖井之中,距离地面几千米的地心深处,走过陕北、河南、青海、新疆……足迹几乎遍布整个中国。①

  陈年喜,一米八五的个子,“长得像秦始皇的兵马俑一样”,在漆黑低矮的矿洞里拉车,只能始终低着头弓着腰,而这样的工作,每天都要持续十小时以上。他曾为拉车工的生涯做了如下的总结:“经我拉出的废石如果堆积一处,可以成为一座山丘。我拉出的矿石,冶炼加工之后,可以使一个人穿金戴银吃香喝辣一生。”②在这段岁月里,陈年喜白天在矿洞里钻岩石,填炸药,晚上回到工棚,就用装炸药的空桶当桌子继续写诗。他说,每当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感觉茫茫世界中,人真是无穷小,所以“写作在这个时候就像自己的大脑开了一个天窗一样,会缓解自己的压力。”有人问,你的生活几乎与诗万里之远,怎么会坚持这样一件无意义甚至是矫情的事情?他说,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我写,是因为我有话要说。③

  2015年的岁末,北京东五环外的新工人剧场,中国历史上第一场以工人诗歌为主题的朗诵会正在进行。几盏照射灯的聚焦和几十个观众的注目下,爆破工陈年喜走上台,朗诵着他在矿山里创作的诗歌。

我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

我把岩层一次次炸裂

借此 把一生重新组合

我微小的亲人远在商山脚下

他们有病身体落满灰尘

我的中年裁下多少

他们的晚年就能延长多少

我身体里有炸药三吨

他们是引信部分

就在昨夜在他们床前

我岩石一样 轰地炸裂一地。

(《炸裂志》)④

  有一部围绕这一群体拍摄的纪录片《我的诗篇》。在这部纪录片中,煤矿工人老井的诗,像是挖煤机的轰鸣声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他那黝黑的脸庞和沉思的眼神让人难以忘怀。富士康流水线工人、已故诗人许立志的诗句,我甚至不敢再读。

眼前的纸张微微发黄

我用钢笔在上面凿下深浅不一的黑

里面盛满打工的词汇

车间,流水线,机台,

上岗证,加班,薪水

我被他们治得服服帖帖

我不会呐喊,不会反抗

……

多少白天,多少黑夜

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服装厂的熨烫女工邬霞说,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要像石头里的草、花,推开石头,向阳生长。日复一日的熨烫,并没有让她的心也机械麻木。她特别喜欢吊带裙,天天熨烫吊带裙却没有时间穿。偶尔在夜静人深的时候,她去洗手间穿上吊带裙,借助街灯把窗户玻璃当镜子看看自己,转几圈,就几分钟而已。在诗歌《吊带裙》里,她写道:

包装车间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不会勒疼你

……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得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草坪上

等待风吹

你也可以奔跑

但一定要让裙裾飘起来

带着弧度

像花儿一样

……

陌生的姑娘

我爱你

  我们很多人没有经历他们那样的困苦。过着诗意的生活心中却没有诗意。书名《活着就是冲天一喊》这句话,源自陈年喜的诗歌《秦腔》。之所以选了这句,是因为他认为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呐喊的过程,哪怕有些人一生是沉默的,无声的,但他一定也是呐喊的,只是形式不同。

  参考文献

  ①②③④陈年喜 著,《活着就是冲天一喊》,台海出版社,2021年6月。第5页,第30页,第179页,第5页。

  纪录片《我的诗篇》由吴晓波总策划,秦晓宇、吴飞跃共同执导。影片记录了陈年喜等六名打工者,漂泊于故乡与城市之间,忙碌于幽深的矿井与轰鸣的流水线,饱经人间冷暖的故事。

美编:长安融媒体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活着就是冲天一喊》读书笔记
分享到: 更多 (0)

(书影音学外语)

(中日韩女明星写真集)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