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生而为人,我很惭愧(散文)

朗读这篇文章

文/君山

无意中读到曹操《短歌行》中的句子,“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想起了小时候我经常干鸟窝扒拆队队长的那些荒唐事。

在家乡的鸟眼里,我是个比进了村的日本鬼子还坏的大魔头。那时候我走近任何一片树林或者打谷场上觅食的鸟群,鸟只要老远看见我摇头晃脑的走过来,就立即惊慌的作鸟兽散。也有胆大一点的鸟,远远的落在树上或者别人家的屋脊上,紧张的撅着屁股,一律嘴巴冲着我叽叽喳喳,仿佛是在驱赶我。

鸟为什么这么怕我呢?因为我爱拆它们的房子,杀害它们的子女,还把它们撵得无家可归。好比人最怕的是凶神恶煞直接要命或者逼得你几乎活不下去的恶人,恶人干那种刺激宣泄又能让弱者痛苦不堪,敢怒不敢言的事很容易上瘾,反正我那时候干鸟窝拆迁队长是乐此不疲。

麻雀的房子我拆得最多,屋前屋后那种荆棘丛生,密密麻麻长不高的矮灌木里面,到处是它们的窝。这种简单的拆迁工作,一般我是用棍子直捣黄龙府,麻利的戳下来。这鬼东西的房子建得可好,找来的草都细腻柔软干燥,像一个厚厚的碗,密密匝匝的,里面是柔软的鸡毛,摸上去那一层羽毛温暖细软,比我当时睡的床舒服多了,我当时的床下垫的只有旧稻草,上面一块破床单。反正它们属于“四害”,相当于那时候的四类分子,我拆起来毫无顾忌,一通大力的捣戳后,一片狼藉,破鸟蛋的黄浆四溢,还有一些刚出生还没长毛,紫红眼睛还不能睁开的小麻雀,掉到地上瑟瑟发抖。等我扬长而去后,老麻雀回来了也只能焦急凄厉地鸣叫。很快,黄鼠狼会叼走它们,到处觅食的狗会叼走它们,成群的蚂蚁也会爬满还没长毛的小麻雀身上啃噬它们,现在回想起来,这其实比直接杀它们更使它们痛苦。

去墙洞里拆除麻雀的房子难度大一点,不灵活不行,我专门发明了一种拆迁工具,把一根铁丝一头弄成一个小弯钩,伸进去掏耳朵一样掏,先捅一下看有没有麻雀在里面,平时爱叫的麻雀在里面时,此时你怎么捅,它们都不叫,估计是这时候它们像人躲追兵一样,出声是大忌。有麻雀在里面时,捅上去软乎乎的。

斑鸠的房子也容易拆,这种业主缺心眼,以为天下永远是太平的,总把房子建在很显眼,位置不高,树枝粗壮的松树上,不象布谷鸟,啄木鸟这类聪明的鸟,把房子建在人够不着有陡坎的沟渠边,还颤颤悠悠的细树枝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也只能望窝兴叹。斑鸠这种鸟不仅笨还胆小,我经常爬上去手伸过去捉它们时,才知道惊慌扑棱着飞走,好几次我都差点摸着它们的毛了。它们一飞走就好久不敢回来。

喜鹊的自建房一般都建在离地一二十米稳定的三角形树杈上,既豪华又高大,用现在的话说是小高层,东西南北上下通透,面山临水,独门独栋,有山能俯视众生的可以叫山景房,有水就说招财聚气,打广告叫湖景房,周围灌木丛生的也可以打噱头,叫园林景观,别墅小院。总之,拆起来难度系数比较大,拆这类房子要业主不在家时偷偷拆,因为这个业主个头大,声音也大,还爱扎堆,爱叫,容易把舆论搞大,一旦引来村里德高望重的老爷爷,就会指责我小小年纪,道德沦丧。

有时当我爬上抬头能掉帽子的树杈顶端,正在卖力地拆喜鹊的窝时,偶尔路过的人就会惊呼:“这孩子,不要命了?那高也敢爬,还不快下来。”望起来不大的喜鹊窝戳下来捆成一捆后,体积一般会增加几倍,这是我拆了无数喜鹊的自建房后得出的经验,那时我想,要是能把太阳拆下来,一定能堆满整个山谷。

四月天不能去拆喜鹊的房子,容易碰到另一种独来独往的土匪,就是很大的蛇,蛇爬树时鳞能倒着支棱起来,它上树比下树更利索。有时我刚刚爬到头顶着喜鹊窝的高度,抬头朝上一瞄,想看看窝里有没有鸟蛋,正在吃鸟蛋或雏鸟的大蛇会昂起头,瞪着神秘又瘆人的眼睛很讨厌地盯着我,再张大嘴巴对我吐个舌头打个哈欠,能吓得人魂飞魄散。

八哥鸟是个非常厉害的业主,它们的嗓门也最大,还喜欢聚群,房子也建在村庄附近,很容易搞大舆论,搞急了还直接用锋利的爪子与尖嘴直接武力攻击。

我拆过两次后再也不敢惹它们了。第一次拆的时候,满山坡的八哥盘旋着在我的头顶愤怒地吼叫,整个村子的人都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总不能让它们把整个村子的人都引来看我又干缺德事吧?我哧溜滑下来就跑了。还有一次,窝里有刚开始长毛的小八哥,我听说小八哥鸟喝了人舌头上的血能学说人话,正兴奋的想捉一只回家做试验,周围盘旋的八哥在我头顶愤怒地吼叫,其中两只还直接俯冲下来啄我的脑袋,还想啄我的眼睛,我想,这两只大概是小八哥的父母,可怜天下父母心,当时我的敬重之情油然而生,又哧溜下来敬重又惭愧地逃跑了。

老鹰是空中的霸王,是神一样的存在,据说它们的房子建在深山里的悬崖上,太远,去了也找不到,还怕它把我啄死,或者掉下悬崖摔死了,我不敢去。

从绝迹了小动物后,田间野蛮滋长的害虫到广泛喷洒的农药又直接威胁到人体本身的健康,渐渐明白,其实万物都有灵性,万物都讲究平衡,人类只有与动物和谐相处,才能共生共荣。望着屋外更深露重,寒天雪地,如果当年那些鸟不是鸟而是人,当我阉割了他们那点可怜的良知,他们会不会以命相搏?想到小时候少不更事的自己干的那些缺德事,生而为人,我很惭愧!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生而为人,我很惭愧(散文)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