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在丁玲的故乡(散文)

丁玲的故乡(散文)
—–—————————–

【黑龙江】 张纪平

如果从城镇建设和经济发展角度看,临澧似乎落后于时代一个节拍。楼房不新不旧,街道不宽不窄,产业不暗不亮,街上商铺不愠不火,就连人们说话都不高不低、走路不紧不慢。
可走在这样的街道中,时不时会得到提醒:这是丁玲的故乡。县城里标志性的广场,也是全县最大的文化活动空间,占地有二万多平方米,尽管周遭不高不矮的陈旧楼房使这个广场降低了档次,但广场中间那尊青石雕像展现了丁玲的风采,使广场有不凡的意义。广场也叫丁玲广场,但能寻到丁玲痕迹的也只有那尊雕像。雕像很有丁玲神韵,不是作家常有那种沉思安静的样子,而是意气风发,神彩飞扬,展现着丁玲文学活动家的风采。

县城里署丁玲名字的纪念地还有两处,一处是丁玲学校,是一个小学、初中学校,标明是双语教学。署名丁玲学校是因为丁玲曾经在此学习过,其实,从这个学校走出去的还有一个大人物,那是林伯渠。据当地人讲,这个学校现在在当地属于贵族学校,是要很有一些身份和资产的人家孩子才能就得起学。走进这学校也确有不同处,那就是就读的孩子们,见到外来人都热情的叫你不敢久留,孩子们极富表现欲。在短时间的接触中,张扬着个性,这和我们这个民族大多数孩子的性格不同,倒也显示出名副其实的是丁玲学校的学生。还有一处以丁玲名字命名的是“丁玲大剧院”,一个县城有一座大剧院,也看出这毕竟是文化之乡。大剧院隔街斜对过就是县博物馆。丁玲纪念馆就在博物馆里,占据着二楼的半个层面。就是说,在临澧县城,现在也没有独立的丁玲纪念馆,这个纪念馆的讲解员似也有内疚,她说,这个纪念馆是继北大荒的丁玲纪念馆之后建设起来的,她对家乡人落后于北大荒对丁玲的纪念怀有愧疚。实际上,在这个纪念馆之前,临澧县在县文联独立办公的小院里辟出了丁玲纪念地。现在丁玲广场上的雕像原来就在那个院落里。因为丁玲故居没有修复,也因为临澧作为楚文化承传地可纪念的文化人物太多,就把与文化有关的纪念历史都集中在了县博物馆。
到临澧看不到丁玲故居有些遗憾,但也不是寻不到一点故居遗迹。县委大院后的花院就存有蒋家花园的假山。这虽不是丁玲这个辈份的居住地,但和丁玲也有关。因为丁玲是临澧县蒋氏庞大家族中的一员。1931年,丁玲在上海光华大学讲演时就说过自己临澧的家族:“我的家庭,现在还有三千人—远近亲戚都在内,彼此都十二分亲近。”丁玲所属的蒋氏家族在临澧县是个谜。人丁兴旺且不说,单是它的财富聚敛过程就叫人不解,因为从时间和产业上推算,这个家族无论如何是不应如此富裕的。因此,有民间传闻说,这个蒋氏家族和李自成有关,甚至就是李自成“托孤”的后代繁衍。因为李自成兵败出家时就在附近的夹山寺。
但丁玲自己的说法是“我的祖父,做过很大的官”。当地一位丁玲研究的权威学者,也是新近出版的最新版本的《丁玲传》的作者,证实了丁玲祖辈是在朝廷和地方做过大官的,是做官发的财,而非李自成一说。蒋家在当地的显赫是真实的,现在临澧博物馆就专辟出一个展区,展品是蒋家遗留的华贵的衣物和金银饰器。能够想见到蒋家当时是“富可敌县”的。不过,蒋家到了丁玲这辈上已经渐渐败落,丁玲自己陈述说:“可是我的父亲在玩乐有趣之下,把家产都败光了”。
艺术家对艺术家的理解是比常人深刻的。我看到过两尊丁玲雕像,一尊是临澧丁玲广场这个,这之前看到的一尊是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后院那个。两尊雕像都有丁玲神韵,神韵在丁玲不像、至少不是单纯一个作家,而像一个战士。这实在是丁玲一生的概括。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和童年的际遇是分不开的。在丁玲的身上也得到了印证。现在介绍丁玲常说她是常德人,这有广义的临澧属常德所辖有关,也与丁玲出生地有关。丁玲父母结合于临澧,但到了丁玲快出生的时候,她父亲去日本留学,母亲为了得到生育时的照顾,回到常德的娘家,所以,丁玲是出生在常德的。直到她四五个月大的时候,母亲才再把她带回临澧。这之后,为生活计,为亲情计,母亲带着丁玲没少在临澧和常德间奔波。
也是在上海光华大学那次演讲中,丁玲说:“我曾经做了土匪叔叔的侄女。我的家中,差不多无一人读书,全在酒色之中完蛋了。家中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有精神。说打架,没有一个可以称做对手的。”家中的变故使丁玲心灵受到创伤,变故后家道中落后族人的萎靡和懦弱激起了丁玲反叛的性格。而她做过学校校长的母亲又给予了她最好的受教育的条件,使丁玲终于成为一个文艺战士,所谓“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在丁玲的故乡,才能理解丁玲的人生。所以,临澧之行是不虚此行的。
(在线责编 东方嘉悦)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在丁玲的故乡(散文)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