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科洛河畔走出的“棋圣”聂卫平

【黑龙江】赵国春

1985年11月20日,本是个极平凡的日子。但这一天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决赛,却使中日两国亿万棋迷们永远不能忘怀。
经过7个多小时的激战,积几十年功力的日方主帅日本终身棋圣藤泽秀行先生,终于被连挫两位日本超一流棋手的中方主帅,33岁的聂卫平战胜了。
当无线电波与电视以最快的速度,慰平了亿万个棋迷们的心时,就连一直在观看转播的邓小平同志也高兴地说:“终于胜利了,真不容易啊!”
电波传到几千里以外的北大荒,传到黑龙江省嫩江县山河农场,人们争相炫耀的却是:挽狂澜于既倒的“中方主帅聂卫平曾是咱们场的农工!”
如今已是棋圣的聂卫平,有着与成千上万城市下乡知识青年同样的经历。很小的时候,聂卫平常和弟弟在旁边看爸爸和客人下围棋,看久了不学自会。1962年,小哥俩长到10来岁时,外公便带他们到少年宫学象棋。可是,每次下完象棋,他们都不愿意走,而是跑到围棋班看别的小朋友下围棋,一边看一边“支着”。看者比下者还聪明,老师便把他俩都转到围棋班,而且,就在那年的一次比赛中,弟弟得了冠军,聂卫平得了第三名。
聂卫平心里挺难受,他居然下不过比他小两岁的弟弟,这也太不是滋味了。那会他住校,弟弟住在家里,只要周末回到家里,放下书包,他就逼着弟弟跟他下棋,越是急于求胜越是输。仗着自己是哥哥,越输越不肯让弟弟走,一定逼着弟弟跟自己下,弟弟烦得恨不能找个缝藏起来,可是,怕哥哥的拳头,只好含泪跟哥哥下……陈毅也酷爱围棋,曾同小哥俩下过。他爱才心切,还特地为小哥俩请了棋艺高超的雷朴华先生教他俩下。后来,父亲在棋社又认识了著名的老棋手过惕生,看到老先生住房条件很差,父亲还把他接到家里住下,他也成了哥俩的围棋老师……果然,聂卫平很快超过了弟弟,到1965年,当他获得全国儿童围棋冠军时,弟弟已落下了很大距离。”
1968年12月,毛主席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这话对16岁的聂卫平来说,是神圣的。他心脏不好,从小免体育,本来可以不下乡,他却找到工宣队再三要求,一定要去。
1969年9月,刚满17岁的聂卫平,从北京来到了北大荒, 被分配到山河农场。当时在国家科委情报局任局长的父亲被打成了黑帮,使身为干部子弟的聂卫平成了黑帮子女,在农场成了被歧视的对象。
秋天,站在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里收豆子,别人一口气割上3000米,而聂卫平刚割到900米左右就累得不行了。先天性心脏病不允许他长时间地剧烈运动,那漫长的900米距离,是他运动量的最高极限。当他终于感到再也忍耐不住时,不管地下是水还是泥,他都会不由自主地躺下,很长时间起不来。连长和指导员都认为他藏奸耍滑不好好干活,老批评他。
但时间一长,大家渐渐知道聂卫平得过全国儿童围棋赛冠军,便对他刮目相看。而且,那会儿青年们在一起又好比谁的父母官大,而聂卫平父母的官又是农场里最大的,很多知青慕名来找他聊天,他无形中成了头。
农场的领导看出当时的这种状况,如果把聂卫平的工作做好了,知青的工作就等于做好了一大半。所以,场里有意栽培他,把他树为全场的学习标兵,让他讲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心得。聂卫平的口才很好,上去就是一阵神侃;大家听得开心,心甘情愿地把他树为标兵。没想到不久,也就是1971年, 因为听弟弟误传北京将有中日围棋赛,他看棋赛心切,但又恰值秋收,请假肯定不会批准。所以他偷偷跑回北京想看比赛。结果,日期搞错了,只好匆匆往农场赶,没钱买票,在火车上东躲西藏,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星期。回来后, 受到领导的一顿批评,他很受压抑。由于身体不好,他被分到晒场干活,那里活轻,离宿舍又近,除了他一个男孩子外,全是女孩子。活虽不累,但太阳晒着,也渴得受不了。临近中午,一个鸡西市下乡的青年来给他们送水喝,所有的女孩他都让喝水,唯独不让聂未平喝。聂卫平气急了,两人就打了起来。,比他高大的对方竟被他打得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当时,人们以为那人死了,有人用手铐将聂卫平拷起来,用对待反革命分子的措施对待他。
后来,那人说被打坏了,再也不肯劳动。而聂卫平每月所得的32块钱要全部给他。聂卫平再也受不了这种待遇,1972年, 他擅自离开农场回北京了。虽然他的父母当时还没“解放”,但处境已经好多了。父亲在延安时期是抗大的教员,有许多遍布全国、身居要职的学生。其中有一个是黑龙江省农垦局局长,便把聂卫平派驻到北京,当农垦局的联络员,任务是尽可能多地给农场买回急需的汽车钢材。当时,汽车钢材不仅农场缺,全国都缺,在妈妈的帮助下,聂卫平不辱使命迅速地为农场买回了50辆崭新的解放牌大汽车。他自己也换来了一段休养生息的好时光。每天一早,他骑着自行车赶到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那里有原国家围棋队的陈祖德等7位高手,正在接受“教育”。而聂未平正需要向这些高手学习。
就在农场总局源源不断地接到从北京发来的各种类型的汽车、钢材的同时,聂卫平正拼命地向老国手们学习。终于,他在与老国手们的比赛中,从被让子让先,逐渐上升为可以对等较量了。几个月后,他进了刚刚组建的国家围棋集训队。1974年4月,聂卫平回到了山河农场。这一年,他以无可争辩的成绩,获得了全国围棋锦标赛第三名。尽管农场的绝大部分领导、工人并不知道聂未平曾为农场买回大量急需的汽车和钢材,但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全国比赛的佼佼者,从此,崭露头角的聂卫平一发不可收,从山河农场调入省体工队。
1982年, 北京市体委主任魏民在国外与黑龙江省委副书记李力安相遇时说起,有个运动员,在黑龙江名气很大 ,你们用了他多年,是不是给我们吧?李力安同意了,马上办手续。从此, 聂卫平调回北京,也正式进了国家围棋队。
如今的聂卫平,已是全国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常委、民盟中央委员,再加上中国围棋队总教练……各种各样的职务使他忙得不可开交。但是,他并没有忘记北大荒,没有忘记曾工作生活过的山河农场。
1993年9月25日,聂卫平回到阔别16年的北大荒。山河农场的父老乡亲列队在近千米的路两旁,以隆重的仪式欢迎他的到来。几百米的欢迎队伍,彩旗飘舞。一张张笑脸是那么的可亲而又纯朴;一张张面庞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在繁忙的麦场上,聂卫平禁不住拿起木锨扬起了油菜籽,当年的老场长陈作山说:“卫平,你下了这么多年围棋,还没忘这庄稼活?”“不行,扬不好啦!”接着又说:“我觉得辽阔的东北大平原使我对棋理有了一个理性的飞跃,使我悟出围棋的博大精深。”
(在线责编 东方嘉悦)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科洛河畔走出的“棋圣”聂卫平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