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近在楼台不得月

余昌波

故乡的家,和省城相比,相距甚多——乡村,夏日的灼阳,炙烤着大地,散发出泥土的馨香,扑鼻而来;那阵阵的牛欢犬吠、鸟鸣鸡啼,到处生气勃勃和乡土的气息,也独具一格。虽然没有省城那霓虹般的世界里,但一样有陶醉,一样有幸福……

即使乡下也会起风,也会下雨,但烈焰般的夏日也终会凉爽许多……刘霞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渴盼新的希望、新的未来……

傍晚,在镇政府上班母亲一进家门,就听到了女儿刘霞那悦耳动听的歌声“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亲人……亲又亲……”像门前绵绵的溪水淙淙不止……刘霞的母亲清了清嗓子,放开了喉咙,呼喊了起来:“霞儿、霞儿,今日么事这么高兴!”

一听到母亲的声音,刘霞“啊——”了一声,歌也不唱了,从内屋跑了出来,挽着母亲的手,撒娇地说:“妈妈,我舅舅来了电话,让您仲秋的时候,带着我到他家转一转,去看看!”

“好啊!到时,我一定带我霞儿去拜望他舅舅!”

“好啊,妈妈!” 刘霞边说边挽着母亲进了内屋。

内屋,书桌上的书整齐了很多,一本本、一摞摞,都像整装待发的士兵一样,只要刘霞一召唤,都能赴汤蹈火……

刘霞搬来了椅子,对母亲说:“妈妈,您坐啊!”

刘霞的母亲一落座,刘霞将早已泡好的茶水,端给了母亲,说着:“妈妈,霞儿我早给您泡好了茶,您品尝!”

“哟——我霞儿像换了天地一样!”刘霞的母亲边说边品尝了茶来。

这时,刘霞端来了凳子,挨着母亲坐了下来。

刘霞说:“妈妈,我舅舅在电话里还说,到时,让我一定带上省医科大学的《毕业证》、学校的《推荐书》和用人单位的《聘请书》。”刘霞一边说,一边顺势在母亲的怀里偎得紧紧的。

刘霞的母亲轻抚着刘霞的头,温和地说:“哟——霞儿进省城医院的工作,有了希望!”

“是啊——当院长的舅舅一声令下,谁能违抗!”刘霞偎在母亲的怀里,甜甜的说着笑着……

开心的日子,再快——也和难熬的日子一样的难过……刘霞就这样掰着指头,一天天地数着……

刘霞日盼夜盼的仲秋日,终于到了。

这天,刘霞起了个大早。刘霞将自己那珍藏了很久的、曾是读省医科大学、最喜欢穿的粉红色连衣裙,重又穿了起来。刘霞对着衣柜的镜子一照的瞬间,又想,这裙子这时穿太可惜了,还是留着吉日再穿吧!于是,把连衣裙换了下来,再穿上她平日穿得最多的粉红色衬衫,连同点点“星火”图案的裤子,穿得整整齐齐,着实地打扮了一番。刘霞把连衣裙叠得好好的,放进了她的背包里。

很快地和父母吃完早饭,她就又回到卧室,清了清昨晚已清理过的装在背包里的物什,尤其是舅舅要她带的几样证书,其中任何一样落掉都不成。

去省城的路是平坦的国道。刘霞和母亲坐豪华巴士软座的公交汽车,安有空调和录像机。行驶在这样的平坦大道上,犹如在绿茵的草坪,行驶得平稳,舒适。刘霞却总没去看看车窗外的一切。她倚在母亲的怀里,阖着的眼睛……要说刘霞是心平如镜,不如说她是心中装着十五个大吊桶——七上八下。

一切往事翻腾不止。

刘霞刚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妈妈正好被组织上送到党校学习了,爸爸又常常出差。刘霞的吃、喝、穿和用,只能由年事已高的外婆来料理。

外婆看上去红光满面,实际上已经七、八十岁了,还患有高血压。

一天,刘霞放学回到家,没看到外婆,喊外婆也没听到回音。她从外婆的卧室找到妈妈的卧室,又找到厨房,就是不见外婆。小刘霞吓得大哭了起来。

正好住在对面的邻居阿姨下班回家,听到哭声,便赶了过来。邻居阿姨一问情况,迅速去打开卫生间的门——只见外婆坐在便坑上,头靠在墙壁,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阿姨一下急得汗如雨下,满脸通红。但她没有急于动手,只是蹲在地上,嘴对着外婆的耳朵,温和而又着力地说:“外婆,您做么啦?”

外婆慢慢地抬起了手,摸了摸口袋,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阿姨懂了,便问:“外婆,您是不是要吃药?”

外婆无力地点了点头。

刘霞赶快从外婆的卧室里,拿出了外婆常用的舅舅从省医院买回的叫“罗布麻”的药。并端来了温开水,阿姨将药慢慢地喂到了外婆的嘴里。

外婆服药后,慢慢的来了力气,便清晰地说:“她阿姨——是恩人,救了我。谢谢您!”

“外婆,甭客气!您好了就是大家最大的幸福,也是对我最好的感谢!”邻居阿姨边说边扶起了外婆,一直扶外婆到了外婆的床上,外婆躺好后,邻居阿姨再打电话给党校,找刘霞的母亲回后,邻居阿姨才离开刘霞的家。

事后,听在省医院做医生的舅舅说,当时,如对外婆照顾不当,运作过大,就会导致脑血管破裂……一切就晚了。

打这以后,刘霞便立志像邻居阿姨那样“每临大事有静气”,事情再急也不可着急疏忽。刘霞坚决的要好好读书,长大后一定做名出色的医生,要到舅舅工作的那家省医院……

一晃,十来年闪电般地过来了。刘霞在省医科大学毕业了。

毕业前,刘霞多次找过舅舅,要舅舅在舅舅任院长的那家省医院,给毕业后的刘霞安排个医生的工作。

舅舅总是对刘霞说过“先要学好扎实的本领再说”……

毕业后,刘霞曾跟着母亲,在舅舅家一住就是几天。

几天里,舅舅只没上班,刘霞就跟小藤缠大树一样,紧跟着舅舅,步步为营,一句话,说是要到省医院上班。

舅舅总是怔着脸,像是水中的石头,一沉到底。

于是,刘霞的母亲找了个机会,一手牵着刘霞,挡着刘霞的舅舅,一手抹着她自己的鼻涕,伤心地说:“她舅舅,你只有我这一个姐姐,也只有刘霞这一个外甥女。我这一辈子也只求您这一次了。您说能办就办,不能办就当着没我这个姐姐,也没刘霞这个外甥女——好了!”

舅舅也湿润着眼睛,掏心掏肺地说:“姐姐,我和她舅妈这样对刘霞,是指望刘霞往后能真正地成才!”

“那现在您为么不想法,让她进省医院呢?”母亲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地说着:“那您是不认我这个姐姐呢?”

母亲的话没落,舅舅就抢着说:“姐姐,您说到哪里去了?”

坐在一旁的舅妈去端了杯茶递给母亲,说着:“姐姐,您喝喝茶,定定心!”

母亲喝了几囗茶,似乎轻松了许多,缓和了语气,说:“她舅妈,不是我非要难为她舅舅,而是霞儿这闺女,非要进她舅舅那省医院不可!”母亲“咳——”地清了嗓子,吸了吸气,接下说:“在家的时候,我也劝过霞儿,先到县医院工作。霞儿却戗我,说我不懂。她说么事‘树越大根越深,叶才更茂’!”

刘霞一直不说话,满脸都是不解和愁,这神情在女孩子的脸上,倒有些像《红楼梦》中“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般。

刘霞的舅妈和刘霞的母亲是两个上了年纪又相差不了几岁,饱经人世间沧桑,特别是亲上又亲的两个女人。她俩的心都相通的……“姐——华强与我结婚就说过,他和姐最亲最好了。你俩小时候的事,我都知道。“

”你俩小时候,你爸妈都是干部,常常在外顾不上家。你俩常常是你让我多吃一筷菜,我让你多喝一勺汤,好吃的东西,你推给我,我又推给你。“

”你读五年级,华强读二年级。有一天喂猪的糠粉没了,你俩就到田边扯猪草。扯得正欢正带劲时,华强的右手指突然被蛇咬了,你赶紧扯下了自己扎头发的头巾,牢牢地捆紧华强的手腕。又火急地在田边找到半边莲,边揉融边敷在华强那被蛇咬了手指的周围。要不是你,华强的手就废了。华强参加工作后,姐的恩德,华强永远不忘……”

刘霞的舅妈说着说着,脸竟然像花蕾般——刘霞的母亲也破涕为笑了。

刘霞的母亲说:“她舅妈,这不是有这层关系么?你说现在这社会,找个工作多难啊!”

舅妈抚摸着刘霞的脸,对她说:“霞儿,舅舅不答应你进省医院——是有你舅舅的难处啊!省医院有一条严格的规定:医院里,任何人特别是领导,一律杜绝任何形式、任何理由介绍或接纳自己的亲戚进入本医院工作。这条规定就是你舅舅制定的。”

“ 旅客们,省城到了,要到省政府、省医院、工人大厦的请准备下车!”售票员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刘霞一惊,举目张望。原来车已经到站了。

刘霞背着她那青春一样的背包,紧跟着她的母亲,向着如同灯塔而又前路茫茫的舅舅家,三步合着两步地赶着…

(待续)

小说为叙述式写作,通过心理描写介绍了故事情节的大体走向。作者能够在细节上刻画表现人物形象,运用回忆把故事的前期片段呈现出来。文中刘霞 在车上回忆舅舅家的往事和舅妈回忆姐弟俩的往事“这种回忆套回忆”的写法还是比较有些难度,把握不好容易表述不清楚。(赵云翔)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近在楼台不得月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