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最是故里茶香

作者:戴泽意

我始终以文艺青年自居,却是不大爱喝茶的。可我对家乡那不知名的茶,却情有独钟,不是珍宝,胜似珍宝。

说起茶,总想起老家后山的那一片郁郁葱葱的茶山,与其说茶山,不如说是一块小茶园,各家各户的茶都种在那块不大的黄土地上。像我们这种小丘陵地区是不会有大规模的茶园的。

自记事起,每年总是要跟着奶奶去茶园走上几遭,秋冬育肥,清明摘茶。

秋冬时节,叶尖都老去,是不能采的。我记得奶奶熟练的动作,将茶树根系刨开一些缝隙,将我手中的肥料倒入,又迅速用土层掩盖,期待来年的茶叶又长又香。奶奶对待这种事情是极为虔诚的。

三四月,是春耕时节,山涧间雾气迷蒙,远离了尘埃和喧嚣,嫩绿的茶叶尖上依然沾着薄薄的一层露水,叶片上照映着朝阳的华彩。极清极静的山头,让人沉醉,茶始终是俗而不凡。当然,我们是不在雨后去摘茶的,通常是天晴的时候,茶叶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显得娇嫩翠绿,整个叶面儿都油光透亮,惹人喜爱。

我没有茶树高,自然是摘不了茶,就在茶园里听远山的鸟叫,听土地里的蟋蟀欢歌,听奶奶讲父亲和爷爷的故事,偶尔她将小小的叶片放进我嘴里,一嚼,有些涩,清甜也随之而来。这样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我记得,有时候摘茶的时间长了,我跑进树林间玩耍,没有伙伴,就与树木为伴,有时靠着一棵大树就睡着了。

最难忘的是小时候,最喜欢吃奶奶晒红薯片。比起店里的地瓜干,自然是少了些许光泽和甜味。奶奶在茶树里忙活,我亦可以在树下捣腾完两袋红薯片。

回到家已是夕阳落山,吃过晚饭,奶奶还是不能停下忙碌的身影,放在背篓里的新鲜茶叶还要炒青。我通常坐在灶边眼看窗外的天色渐渐黑下去,此时,奶奶将炒过的茶叶放在竹篾织成的簸箕里,一团一团将茶叶揉干,青涩的水流入桌底下的桶中,泛黄又幽暗的电灯下,奶奶的额头早已渗出汗水。最后用枫球(即枫树球)放在灶膛内烘出浓烟,茶叶则在烟雾中烘干入香——这不是茶香,是岁月无痕老去的气息。

每年奶奶都要用爷爷读过的《文萃报》,来包几包茶叶,给两位姑姑和在外的父母寄去一些。家里的茶罐自然也换上了新茶。

这样的日子后来我再也没有享受过。我读书、找工作,奶奶每年还是给我们包好茶寄来,这茶里有相思、有爱。我读大学回家,奶奶已经不能再去摘茶了。再去那座茶园,早已是杂草丛生,茶树老去。

我问奶奶这茶的品种是什么,她说叫烟茶,我再问其他人也都各有各的说法,有关这座茶园的问题,都不得而终。我已不再去探寻这茶的秘史,将过往奶奶寄去的茶叶都珍藏起来,只在夜深人静时,煮一壶,慰藉那些悠久岁月。

茶叶间有茶香,虽比不过多少名品,但这氤氲里,有更浓郁的香味。后来看了电视剧《人世间》,回忆起我和那些茶树的日子,想着这便是我的“人世间”的故事吧。

作者简介

戴泽意,常德市鼎城区江南小学教师。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最是故里茶香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