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难忘那些连环画

文:周 强

我经常怀想起少年时代看过的那些连环画。

连环画又称小人书,小时候我们称之为图书。它是我儿时为数不多的读物之一,它的封面多为彩色,印有醒目的书名,扉页背面有内容提要,封底有绘画者名字,出版社名、出版年份及印数。它图文并茂,每一页都是上图下字,图画栩栩如生,文字简洁生动。

我出生于七十年代初,有幸赶上了连环画鼎盛时代的末班车。我喜爱连环画,爱买连环画,因为它是我们少年的精神食粮。在这巴掌大小的书中,我读懂了《三国演义》中的《火烧连营》《空城计》《三顾茅庐》《赤壁大战》的经典故事;也认识了《水浒传》中的智多星吴用、小李广花荣、行者武松等梁山好汉;还知晓了《西游记》中《偷吃人参果》《三调芭蕉扇》《勇斗青牛精》《大闹通天河》的精美传说。我的文学名著和百科知识的启蒙,都是从连环画里获得的,少年时代阅读连环画的那种快乐而充实的精神愉悦,现在体会不到了。

小时候离家最近的书店有两家。一家在乡政府旁边的供销社,记得玻璃柜里有好多书籍,其中最吸引我的还是连环画。我常透过玻璃柜看里面摆放的连环画,想象故事里的情节,不舍得回家。有时央求母亲买上一两本,看新连环画便是最开心的时刻,饮渴的心灵很是满足;另一家在我家附近的沙石公路边上,店主在路边搭了一间小房,那是一家私家书店,房子不大二十平方米左右,店主是一位称呼雪山阿公的,他个子单瘦、戴着眼镜、说话娓娓动听、对人和蔼可亲,我的压岁钱和零用钱大多在他那买连环画了。除了自己购买连环画,当时有趣的事就是跟小伙伴们交换连环画了。自己买的看完了,为了追看更多的连环画,小伙伴们经常交换书看,彼此约定归还时间、交代注意爱护书本等事项,有时还特意在连环画扉页上写上“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几个字,至今回想实属有趣。

上初中的时候,我的连环画多了起来,突破了百册大关,成了大家艳羡对象。"宝贝"多了总要一个地方藏,记得邻居是一家社办企业,专门从事家具制作,厂里有很多木工师傅,在父亲的牵线下一位师傅给我做了一个小木箱,外面喷了黄色的油漆,木箱上还安上了一把小挂锁,我将连环画装进了小木箱,它就成了我心中的"宝藏"。

高中毕业后,我从军去了部队,退伍回家,立马寻找心里眷恋的那箱连环画,惊喜地在床底找到。

参加工作之后,我依然利用一切机会搜集连环画。省城的清水塘,县城的白马桥古玩街时常有我的身影。也许是当过兵的缘故,在现有上千册的连环画中,战争题材成了我的最爱:有红军故事《激战腊子口》《曙光》《不灭的篝火》《万山红遍》;也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故事《平原游击队》《地道战》《渡江侦察记》《永不消逝的电波》;还有自卫还击故事《祖国的骄傲》《高山下的花环》《夜袭拉敏》《者阴山赞歌》。

连环画是特定时代的产物,包括那个时代的宣传画、电影海报、书籍插图都是这样。很难想象那个年代,有如此之多的知名画家,拿起画笔专心致志、夜以继日、不计报酬,向时代贡献了那么多的精神食粮,这样的盛景现在难以复制。

我收集连环画不是为了怀旧,是因为对它有种独特的爱,爱得刻骨铭心;也因为它承载了我少年时代最纯真的梦,丰富了我童年的梦想,陪伴我度过那段美好的时光。时至今日,那个连环画的年代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里。

作者简介

周强,男,宁乡资福人,当过兵,下过基层。待人诚恳、求是务实。喜爱文学和连环画收藏。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难忘那些连环画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