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人的追求有不同,没有高低之分 ​▌《人世间》观后感

人的追求有不同

没有高低之分

作者:张学军

最近央视一台热播根据文坛巨匠梁晓声同名小说改编的《人世间》,记不清自己是否读过这个小说,但不经意间从40多集电视剧看起,似乎就不必回看前面也是欲罢不能。剧中人物弟弟周秉昆相对于高干哥哥周秉义、大学教授姐姐周蓉来说“最没出息”,处于社会底层,住在贫困区,但他对哥哥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这句台词大致是:人的追求只有不同,没有高低之分。确实,不能说醍醐灌顶,确实是值得深思探讨的“追求观”。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对生活对人生的要求都不同,因时而异,因人而异。农民兄弟,最普遍的追求就是六畜兴旺,五谷丰登;莘莘学子,日思夜想的就是功课优秀,逢考必过;机关干部,循规蹈矩,默默奉献,图的是职级职务晋升,个人价值获得认可。诸如此类,当然这是从一定角度而言,是按人皆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哲学逻辑而言,是在任何人的追求不与社会基本制度、公序良俗、核心价值观、基本道德伦理等相违背前提下而言。如果要升华到理想信念,那就另当别论。在社会主义中国,真正的共产党人,真正的人民公仆,就是为党为国为民。“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从生命个体本源意义来说,鱼有鱼的快乐,猪有猪的愁忧,并不能因此而言鱼贵猪贱。人的追求亦然,确实是只有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换一个角度分析,这句话不见得全对。事实上,古往今来,由普通士兵成长为将军的微乎其微,凤毛麟角,而“好士兵”海量存在,比比皆是,无以数计。因此一个普通士兵的追求,首先应该是做个“好士兵”,在此基础上再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直至将军,特别是注定成不了将军的情况下,“好士兵”才是最现实最不错的追求。谁能说“当将军”的追求比“当好士兵”的追求高贵呢?追求也是因时因事而变化的。

犹记当年,我在初二时,因为调皮打架被学校辞退,回家放牛,当了两个月专职放牛娃,眼巴巴看着别人上学,那一刻最激烈的想法就是能继续读书。后来某位老师开恩把我重新收入善山岭公社(当时称呼),善山岭中学重点班,我的愿望就是能够顺利考取高中,后来一番努力,出人意料考入宁乡一中重点班,考取大学吃“国家粮”成了当年最大追求,同时郑重承诺班主任老师:“今后一定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进入大学后,各项认知逐渐提高,进而加入中国共产党,加上所学专业就业趋向,进党政机关就成了毕业时的追求。而今党政机关进了,“对社会有用”自认为也实现了,但当年雄心壮志,永远停留在学生时代谈资,成了天边的云彩、儿时的味道。转念一想,几十年服务在基层有什么不好?难道低人一等?当下的我就该静心顺应趋老日子,听党话,跟党走。在此基础上过好日子过好生活,这不失为合情合理的人生追求,至少是不能归于低下之类的人生追求吧。不同时代、不同个体、不同环境、不同的主客观条件,注定了人的追求的差异性。但是差异不意味不平等,不能因此厚此薄彼,甚至产生歧视,譬如农民伯伯的追求与企业家老板的追求,肯定有区别,但谁也不能简单地区分谁高谁低。

有了追求,需要努力才能实现。剧中人物大哥周秉义一路坎坷,但不断走出困境走到了省级领导岗位;二姐周蓉寒窗苦读,终成大学教授;即便是弟弟周秉昆,有点悲剧色彩,但一步步自我努力,坚挺过来,渐入佳境。如果农民伯伯不老老实实耕作,就不可能稻花香里说丰年;学生不认真读书,就不可能金榜题名;党政干部不担当作为,就不可能得到组织提拔重用。习近平主席教导我们: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人有了追求,却不躬身践行,不努力付出,那就一切白求。

不记得哪位作家还是哲人说过:人生本来没有什么意义,你赋予它意义就有意义了。剧中周秉昆、郑娟夫妇贫贱夫妻百事哀,屋漏偏逢连夜雨,深夜干脆起床对饮,一碟剩下的冷豆角,一碟花生米,一截腊烛,秉昆直言人活着没啥意思,娟儿则软语相劝:愁的时候想想好的事儿,想想有点希望的事儿,什么都能过去,生活就有意思了。有追求,就是我们赋予人生意义的体现,有追求,就会热爱生活,就有生活动力。而后经过主观努力,含辛茹苦,步步为营,最终就能成就各自的人生意义,绽放出不同的人生色彩;就不会长叹“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了。

写到这里才发现,“人的追求”这个话题有些复杂,有些深奥,苦于个人有限的人生认知和写作笔力,感觉写不明白了。恰好电视机里《人世间》又开播了,还是就此打住,继续追剧领悟,以上估当即时观感吧。

作者简介

张学军,乡村出身,学校初成,基层摸爬滚打,业余爱好文艺,偶有诗文习作,追求诗文大众化。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人的追求有不同,没有高低之分 ​▌《人世间》观后感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